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雁荡三叹


□ 吴 玄





雁荡山方圆五百里,百二奇峰混混沌沌晕晕乎乎地罗列其中,许多个世纪又许多个世纪,都无人发现,个中原因,大约是因为雁荡“不类他山,皆包在诸谷中,自岭外望之,都无所见。”
后来,到底让人发现,史载雁荡山兴于唐而盛于宋,算起来成名也一千多年了,且获得“海上名山”、 “寰中绝胜”之誉。但雁荡僻居海陬,远离汉文化圈,不少历史上光照千古的人物都没有濯足过雁荡,譬如李太白,譬如白居易,譬如苏东坡,以至现在的雁荡人还为他们没有来过雁荡,没有挥洒些才气予雁荡而遗憾。
山水诗的鼻祖谢灵运,乐清是来过的,雁荡是否去过就很难说,然而雁荡山还是有谢公岭和落屐亭,雁荡山渴望文化由此可见。或许谢灵运是来过雁荡的,并在落屐亭附近掉了他的一只屐,这只屐于雁荡确实很重要,千百年来,雁荡似乎都在静默中等待,等待一些人来吸取它的灵性。谢灵运为何不留下几首诗赞美雁荡,以让我们后人有诗为证。



灵峰夜景是雁荡三绝之一,在一圈不大的空地边缘,疏密有致地耸立数座奇峰,峰顶有怪石,峰底有怪洞,且有两道溪流隐秘地来,又隐秘地去,聪明的和尚在洞里筑了九层浮楼,确是个幽玄之地。这些峰,这些石,象形得惟妙惟肖,又移:步换形,叫人不断处于惊叹之中;灵峰是很容易使人联想翩翩的,甚至产生幻觉。
但灵峰早就被定格了,人们对灵峰的理解就是象形,那峰是夫妻峰,又叫合掌峰,又叫鹰鹫峰,又叫双乳峰,那石是牧童,那石是老妪,那石是犀牛,犀牛的头上有月,于是犀牛望月,象形也不失为广种大家喜闻乐见的观赏,然而有人嫌不够生动,还要在峰石之间联络联络,编成个故事,故事梗概可以用一首歌谣概括,歌曰:牛眠灵峰静,夫妻月下恋,牧童偷偷看,婆婆羞转脸。
这故事源远流长,许多人都说妙趣横生,雁荡的导游带着一代一代的游客,来到灵峰观赏夜景,无一例外就是讲解这个故事,导游很自豪地说,游客很满足地听,导游不时幽峰石一默,游客不时会心一笑,灵峰就这样在导游和游客的默契中,成了一幕闹剧,他们似乎并非观赏山水而来,而是窥视夫妻的隐私,大约这也陶冶性情吧。
在我们这个不乏山水诗情的国度,雁荡却长久地被故事化,进而伦理化,这般好山好水,只不过演绎了一个俗不可耐的民间故事和一首不伦不类的歌谣。真让人感慨系之。



灵岩飞渡也是雁荡三绝之一,灵岩为一空谷,谷底茂林修竹,古树参天,中有千年古寺,许多石峰和石嶂于苍翠的颜色间,忽地拔地而起,崖际又有飞瀑泻下,在谷中旬訇作响。谷口双峰对峙,左展旗,右天柱,相距二百五十米,皆顶天立地,峰顶之间架一钢缆,飞渡就在此间进行。
飞渡起源于采药,原来雁荡山的峭壁间盛产药材,山民为了采药,自然而然练就了飞渡绝技,如今,药是很少采了,飞渡已演变为一项专门娱人的杂技,定时表演。对此,至今尚有争议,观众或者游客大体分为两派,反对者说这种表演,要钱不要命,太危险,应当停止;赞赏者则以为表现人的伟大,实在叹为观止。
其实,危险倒也不比走在街上,随时都可能碰到车祸更危险,绳断人亡的事毕竟只发生过一次,况且现在用了钢缆,断是很难断的。身怀一技,借此混碗饭吃,也没什么不是。人在这样的高度表演飞渡,当然要训练有素,至于就可表现人的伟大,则未必,如果训练一只猴子飞渡,可能比人表演得更出色。
那天,我在灵岩凑巧也看了飞渡表演,只听得峰顶上一阵鞭炮炸响,谷中游客被突如其来的声响吸引,都一齐仰了脸,把眼睛、鼻子和嘴仰到一条水平线上,接着,一个蝙蝠那么大的人沿钢缆滑过去了,说蝙蝠那么大,也许有点夸张,实际上大约有一只小猴子那么大,他/帧着钢缆滑过去,突然停住了,在高空翻几个筋斗,那表演一点也没有惊险的感觉,这高度太高了,高得使人没有感觉,好像看着一只鸟,怪模怪样地在高空滑翔,然后又滑,然后就完了。我根本没有感到人的伟大,我只看见人的渺小,人要在这种地方表现伟大,真是莫名其妙,好在表演者原意并非要表现人的伟大,混饭吃而已。
反对者和赞赏者大概都没想过,这地方用来表演杂技,是否合适,是否太奢侈,表演杂技,太低了,自然不刺激,太高了,也没有刺激,必须选择一个适当的高度,才会让人感到刺激,灵岩这样的一个奇绝之地,竟作了并不合适的耍杂技的场所,游客至此,只是想看杂技,我们的山水精神呢? 真让人感慨系之。



龙湫飞瀑又是雁荡三绝之一,大龙湫高二百米,五丈以上是水,十丈以下是烟,气象万千,很不好写,所以江瞍叔的一句“欲写龙湫难着笔”,便成了名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