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评罗培林中篇小说《遥远的白杨树》


□ 何志刚

  前些日子在《三边文学》和《长篇小说》海外版2008年第四期看到靖边作家罗培林创作的中篇小说《遥远的白杨树》(下称《白杨树》)。新颖的标题吸引了我,泡上浓茶,挤出时间,潜心阅读,我不禁为作品的魅力所震撼。时过不久,我又去靖边统万城游览,见到了罗培林,交流中他殷勤冀望我写一评论,都是文化圈人,故不揣浅陋主要就《白杨树》的成功之处写篇短文,公诸文友,以求切磋。
  
  一、内容的真实性
  
  真实是艺术的生命。法国著名小说家左拉在《论小说》中说:“当我读一本小说的时候,如果我觉得作者缺乏真实感,我便否定这作品。”《白杨树》描述了时跨二十年陕北油区“白杨岔”的人事变迁。白杨岔上世纪六十年代有一条遇集热闹的石板街,窑洞内住着为数不多的土著农民,九十年代此地变成了油区,“天南地北的人们一起涌到这个小小的沟岔”,许多人住进了“新盖的楼板房”。小说主人公愣张三和侯七这伙原本贫穷的光棍汉借政策宽松集资自采石油,变成腰缠数十万的暴发户。其后楞张三挥金如土,胡作非为,儿子吸毒,自己被骗,“一切的一切全完了”。小说的情节发展符合生活逻辑,是对我们周围农村屡见不鲜典型的人事的真实写照。《白杨树》不是刻板的再现生活,小说家罗培林由于观察准确透彻,“能够真实的表现善恶”(列·托尔斯泰语),描写细节真实,极具特征,因之作品有着强烈的艺术真实性。
  
  二、主题的深刻性
  
  古代论文家强调“意在笔先”(清·刘熙载《艺概·文概》)。主题至为重要。当今一些人编造的时尚故事,要么无聊,要么低俗,要么荒诞,其主体思想俗不可耐,误人非浅。《白杨树》的主题是深刻的,它通过楞张三“辉煌了几年,眨眼间又回到原位,而且是残缺的千疮百孔的原位”给我们揭示了一个真谛:生活是严肃的,不可儿戏,要认真地、以负责任的态度对待人生,积极进取,否则必然被现实生活所抛弃;或者落拓潦倒,一蹶不振;或者同流合污,步入歧途;或者深陷囹圄,家破人亡……正如著名小说家沙汀所言:“要使主题鲜明突出,并完满的表达作者意图,首先必须注意人物的选择和安排”(见《漫谈小说创作中的一些问题》),罗培林深谙此理,他精心塑造的楞张三这一主要人物形象极具典型性,其故事情节发展符合生活逻辑,富有思想教育意义,因而作品揭示的主题是深刻的。透过小说主人公楞张三的兴衰史,我们还可以想到三个问题:即金钱观、精神文明(毛泽东曾说“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和教育下一代的问题。可见《白杨树》所揭示的主题思想极具普遍性、现实的社会意义,“对读者都有一定的潜移默化作用”(见赵树理《与青年谈文学》)。
  
  三、描写的生动性
  
  老舍先生在《怎样写小说》中曾说:“创造人物是小说家的第一任务。”作家罗培林在两万字的中篇小说《白杨树》中成功的塑造了楞张三这一艺术典型,描述了时跨二十年代的生活际遇,简洁的笔法、生动的描写,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认为,死板的写实是技术,生动的描写则是艺术。《白杨树》的描写笔法极为成功:不论是属人物描写的肖像描写、语言描写、动作描写、心里描写,还是环境描写的社会生活描写、场景描写、自然环境的描写,都很生动。尤其是罗培林能恰到好处地将故事情节的叙述与人物形象的描写交融一体,娓娓写来,让人如见其人,如历其事,如临其境。作品中楞张三的肖像、语言、心理、动作等描写都很到位,可谓形象逼真而鲜活。例如,第二节中楞张三跳进激流堵龙口这一描写,虽然着笔不多,却通过人物语言的描写突出他急公好义、无所畏惧的感人之举。第八节中写楞张三逛完夜总会回到家中被刘毛女“臭骂”的语言描写,传神写照,将她的泼辣强悍,嫉恶如仇的品格描绘得跃然纸上。再加几处涉及性事的场面描写,也是含而不露,意会即止。另外,楞张三拉叫驴走过街头的复杂心态写的合情合理,叫人忍俊不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陕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陕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