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读者心中的好诗


□ 闫新影

  读一首好诗后的愉悦能持续很长时间,但随着板块的消失和诗歌质量的下降,之后就逐渐逐渐地失望,以至于热情全无,现在我很少有兴趣读完一首诗。

  一个读者心中的好诗

  年少时,曾有多少人将青春的烦恼写成诗,书写在日记中,尘封于记忆里,是诗给那时的烦恼开辟了一个出口。曾有多少人将初恋幻化成美妙的小诗,是诗将青涩变得更加青涩,将甜蜜变得更加甜蜜。快乐时可以写诗,悲伤时可以写诗,感悟时可以写诗,诗可一字千言,诗可美轮美奂,诗可含蓄深远,诗也可以让人浮想联翩,诗对于人就像晨起时的朝露,山涧中的清泉,绵雨后的彩虹,树林中鸟儿的脆鸣,一首好诗带给人的一定是心灵的熨帖,一种情感的慰藉。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对诗的崇尚曾达到过登峰造极的程度。诗的含蓄、内敛、唯美、睿智,与中国人的个性相辅相成,形成特有的气质。中国人从一生下来就或多或少地被诗熏陶着,民谣、民谚、古诗词、戏词、歌词等,那些长长短短的句式,那些平平仄仄的韵律,已根植于中国人的骨髓中。诗以不同的形式存续于不同的年代,诗性也如魂魄一般一直存续于中国人的体内。有人喜欢用打油诗打趣助兴,有人喜欢用谐语调侃抒情,有人则喜欢字斟句酌地切磋玩味。在喜欢诗者的心中那些有韵律的、与心境一拍即合的、能触碰到某根心弦的就是好诗,无论是上古的、古代的、近代的、现代的,无论是中国的、外国的,无论是民间的、官方的,诗本应是人与天地间灵气相接的产物,它可以激昂、可以悲愤、可以浪漫、可以温情、可以唯美、可以清灵、可以忧怨、可以缠绵,但就是不可以造作、不可以扭捏、不可矫情。诗可以分流派,而流派只应是习惯于某种表达方式的总称,而不应在写诗时就定准往哪个流派上靠拢。诗也可以分体裁,而体裁只能是让心境表达得更淋漓尽致的最佳形式,而不应让体裁束缚了无限延伸的诗性。

  作为一个现代的读者,我更喜欢现代诗,现代诗不拘泥于形式,韵律更现代,手法更直接,抑扬顿挫间情感更容易释放,那些曾经激动过我、感召过我的现代诗句至今依然难忘。“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这样美妙的诗句,让人们滋生出了多少美妙的遐想,这首现代诗中的极品,不但让徐志摩成为无数人心中的诗歌王子,也让一代一代人感受到了现代诗歌的魅力。

  现代诗日益衰落,还能否在文学的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这是许多写诗的人和爱诗的人共同忧虑的事情,现代诗真的会被现代科技下的影、视、音淹没吗?这个问题确实值得探讨,但确实不值得惊讶。现代科技下的影、视、音的确冲击着各种原有的文艺形式,其中也一定包括诗歌。诗歌它不可能是文艺的主体,但也不可能就此消失,因为人的心灵需要抚慰,人的情感需要抒发,人的情绪需要出口,只要诗中还能找到真诚,只要诗中还有灵动,只要诗中还有曼妙,那一定就会有人愿意让诗还原自己、找回自己。但最关键的是还有没有写出那样诗的诗人?我以前买报纸、杂志时首先要翻阅一下里面有没有诗,这可能是很多爱诗人的通病吧。翻到一首好诗,就立马对这份报纸或杂志有了另一层的好感。读一首好诗后的愉悦能持续很长时间,但随着板块的消失和诗歌质量的下降,之后就逐渐逐渐地失望,以至于热情全无,现在我很少有兴趣读完一首诗,因为常读诗的人读个开头就可以感知到诗人的心境和意境,诗人自己都没有心境也没有意境怎么能给读者带来精神的享受和精神的慰藉?生涩、拧巴的类诗的东西只能让人倒胃口,但就是那些生涩、拧巴的类诗的东西竟然可以堂而皇之地在各知名刊物中占有一席之地,这让原本爱读诗的人感到了嘲讽,让原本就不太爱读诗的人更加地嗤之以鼻,只是让那些自认为是诗人的诗人们更加地孤芳自赏了。说是现代诗的没落是受现代科技和现代网络的冲击,倒不如说是诗人们自掘了坟墓。就相当于列强来强占你的地盘,你不阻止也不报警而是开枪自杀,只给后人留下了疑案。如果诗界再不警醒,那真是诗将不诗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