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里有鬼


□ 凌可新

  在城里忙碌了快两年,马二福回家了。都说马二福发财了,来看他的不少。马家庄的人眼窝子浅,以为从城里蹦出来的一只跳蚤也有乡下的鸡大。马二福因为是刚刚从城里蹦回来的,他家屋子的空间很快就让人给塞得满满的,转不开身子。
  马二福脸上却并没有丝毫发了财的表情,苦着涩着呢。他说发个屁财啊,乡下人进城,两眼一抹黑。城里的财哪里是咱乡下人能发得了的?邻居们都不相信,说不会毛也没赚下一根吧?要是毛也没赚下一根,那不就瞎折腾了?马二福的脸就不那么苦了,他说:“赚下了。没把自个儿全赔进去就是赚下了。”
  马二福随身带回来的包不是个大包,是个旧得不得了的帆布包。他从里面抠出一包糖果分给大伙,又从怀里摸出一包香烟分给大伙。然后他就在包里掏啊摸啊,到底掏摸出来一个用报纸严严实实包裹起来的纸包儿。他有些得意地说:“看看看看,这个才是我在城里赚下的哩!”
  众人一听,眼睛都红得发亮了,都把脖子抻长了看这纸包,以为里面是厚厚实实的一摞钱哩。都说马二福啊马二福,还说你没赚下啥呢。这不,到底憋不住了吧?有钱拿出来让大伙看看嘛,又不会抢了夺了你的。就算是想借你几个花花,也不会赖着不还吧?况且你赚下那么多的钱,自个儿花不完,大伙儿帮你花花也是你的福气啊不是?
  马二福嘴里说着是哩是哩,大伙都跟着沾沾光,这就沾沾。他小心翼翼地把报纸一层一层地揭开来。揭到最后一层,大伙以为马上就能够看到花花的票子了呢。可谁知看到的却是一把半新不旧的茶壶。这茶壶原来是白色的,上面印了些花草和一只鸟雀。但现在壶不那么白了,花草也都不新鲜了。那只鸟雀呢,像是让人放进开水里连皮带毛一起煮过了似的,都快要没了形状了。更要命的是,这把茶壶还没有个盖儿。
  开始大伙还希望这茶壶里面会藏着钱,或者是一块沉甸甸的金子呢。但很快就看见,茶壶里面是空的。也不全是空的,壶壁上还有一层厚厚的茶垢。
  马二福脸上这时出现了一片笑容。他把着壶的把手说:“怎么样,好东西吧?茶壶这是,泡茶用的茶壶。”
  马家庄的人再眼窝子浅,也是见过茶壶的。有些不光见过,家里还有一把呢。虽说马家庄的人不习惯喝茶,但有一把茶壶一点也不稀罕。尤其近些年结婚的,谁家的媳妇还不得陪嫁一把茶壶外加几个茶杯啊。
  就这个啊?
  “就这个。茶壶。可别小看了它。它是有来历的哩。”马二福把着壶的把手,往里面瞅瞅,又把着壶嘴儿,转了几转,小心地放下来,说,“你们家里有是有,可哪家的用来泡过茶?没有吧?你们的茶壶都是聋子的耳朵,摆设。里面都是满满的灰尘哩!我这把茶壶啊,可是泡过许多许多回茶的茶壶了。看看这里面的茶锈……看看,不加茶叶都泡得出茶水来……”
  有人看了茶锈,说不就是些黑糊糊巴巴那样的东西嘛,那有啥呀。尿壶用久了,还长尿锈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