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将小说《金大班的最后一夜》搬上舞台


□ 谢 晋

  白先勇的小说多次被搬上银幕,但用“音乐歌舞话剧”这种形式将《金大班的最后一夜》搬上舞台还是第一次。
  最近,我和白先勇在上海见面,回忆十八年前一次愉快的合作一一电影《最后的贵族》(根据小说《谪仙记》改编),谈起先勇的小说往往从一个人开始,反映一个时代,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它不是从大事件来推展,而是从一个人物身上反映整个时代,就像人物的传记,表面上写一个舞女、老兵、佣人,可他们背后还有更深广的东西。
  
  这次, 《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的故事,地点发生在上海的“百乐门”和台北的“夜巴黎”,时间相隔了二十多年。有人主张剧名用“金大班”很大气,但我感到“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的核心思想是在“最后一夜”的回顾。白先勇的小说评论集是取自刘禹锡的诗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小说中也充满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样一个很美丽很沧桑的意境。白先勇的作品归纳起来用十二个字可解,就是“今昔之比,灵肉之争,生死之谜”。“最后一夜”所体现的也是世态、人情、哲理……以及金大班从一个舞国皇后经历人生多变而难以忘怀的沧桑。
  这一出涵盖音乐、歌舞的话剧,我在几次观看排演时,看到演员们扮演的各种角色,感到表面上似是轻歌曼舞,灯红酒绿,实际上却是海上旧梦的一个追忆,从金兆丽一生的命运折射出历史的沧桑。它深深地打动了我,它不是一段段舞女们的故事,而是像巴尔扎克(H0nor de Balzac)说的,“艺术作品用最小的面积,惊人地集中了大量思想”。我想,《金大班的最后一夜》所折射出来的思想,会使观众思考,使观众痛苦,使观众议论,使观众震撼……很多人生经历,如“最后一夜”的悲剧是不容易用一句话、用表面的形象来说清楚的,导演和演员最大的功力也就是把灵魂深处的东西揭示出来,让观众们品味、思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8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