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黄(短篇小说)


□ 罗凤纨

  我们家老少都不吃狗肉,忌讳吃狗肉,忌讳了二十多年了。
  老家是一个十分偏僻的山村,真正的穷乡僻壤。
  那时,家里年年需向生产队借口粮,才能度过青黄不接的季节。挨借口粮的原因除了村里人多地少、收成低外,还因为爸爸自告奋勇做了代课老师,队里认为教书轻省,只给他记女劳动力半天的工分;我和两个妹妹本来应该跟村里的大孩子一起在队里放牛、割草、晒谷、看田水、拔秧苗,记半天工分的,但是,爸爸要求我们上学;奶奶半瘫在床,爷爷有肝病,不能参加劳动。一大家子的重担压在妈妈一个人身上。一年里有半年的口粮没有着落。年尾发了新口粮还掉年初借的已所剩无几,过了年三四月份又得借,恶性循环。为了借到粮食,妈妈不少看生产队长的脸色,每次都是低三下四说尽好话,才讨来全家半年的口粮。
  生产队长是个高大粗壮的汉子,四十开外,长着剑眉、鹰钩鼻,两只眼睛也像鹰一样犀利挖人,人称二爷。除了上级来人看到他眉开眼笑外,很少见他有笑脸。孩子们见到他远远就躲到大人身后,谁家孩子夜里哭闹,大人会说“再哭,再哭就叫二爷来。二爷来啊!”孩子立马不哭了。二爷还兼做生产队会计,队里派工、核算工分、分粮分柴火、上面有招工给哪家填表……都是他说了算,权力大得很。常有妇人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交头接耳“看他那凶相,不知贪了队里多少东西”,“他女人不出工照样记工分。哼!”但是谁也不敢大声说出来。全村五十多户人家,只有他家盖了砖瓦房,其他人家仍住泥墙屋茅草房。
  二爷家单门独户坐落在村子最上坡,可以俯瞰全村,更显示他位高权重。二爷的威风和令人生畏之处,还在于二爷养了一条大黑狗,据说是狼狗配的种,一身黑毛光亮亮的,脖粗腿肥,高大威猛,仰天一吠声震全村,也如它的主人一般霸道蛮横野性十足。时不时有村里人报告二爷“你家黑狗昨天又咬死我家两只鸡和一只鸭了”,“你家黑狗咬伤我家母猪了”,“你家黑狗抓伤我家孩子了,你怎么不管管?”二爷听了冷笑两声说:“那是畜生,它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啊?你比畜生不如?你看管好自己的鸡啊鸭啊猪啊孩子啊不就得了?”没有人敢顶撞他,只能认倒霉,谁家没有个事求他啊?
  黑狗看护二爷的家可谓尽职尽责,除了二爷家里的人,没有人能够进他家院子。无论生人熟人它都撵,听到脚步声,它就狂吠着冲出来,不分青红皂白直把来人撵得无影无踪方才罢休,主人不但不阻拦还挺乐。有事找二爷,需结伴前行,并备了狗食,先丢狗食过去诱引黑狗,再慢慢靠近。我在村里生活了十九个年头,从来没有去过他家。
  村里的狗们也怕黑狗,几乎所有的狗都被它咬过遍体鳞伤,有好几条活活被它咬死了,二爷看着直乐,狗主人敢怒不敢言,自叹晦气。所以,狗们听到黑狗的声音都逃躲。我家大黄也不例外。
  大黄还是只小狗仔的时候来到我们家,它浑身上下毛绒绒黄灿灿的,一根杂毛都没有,鼻子小小的,耳朵翘翘的,舌头粉红粉红,我们最喜欢拿吃的逗它让伸舌头出来就用手去摸。它在地上跑的时候,活像一只黄绒球在滚动,惹人喜爱。“大黄”是六岁的弟弟起的名字,我们说这么小的叫小黄好了,弟弟说:“它长大了一定是个大将军,叫大黄!”仅一年功夫,大黄就长成了真真正正的大黄狗,你看它,双目炯炯、脖子粗壮硬直、耳朵竖立戒备警觉、鼻子一翕一翕随时都可以嗅出敌情的样子。它往上扑腾,后腿直立的时候,比十三岁的我还高出一截呢。但是,相比二爷家的黑狗,大黄还是小了一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