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黄(短篇小说)


□ 罗凤纨

  我们家老少都不吃狗肉,忌讳吃狗肉,忌讳了二十多年了。
  老家是一个十分偏僻的山村,真正的穷乡僻壤。
  那时,家里年年需向生产队借口粮,才能度过青黄不接的季节。挨借口粮的原因除了村里人多地少、收成低外,还因为爸爸自告奋勇做了代课老师,队里认为教书轻省,只给他记女劳动力半天的工分;我和两个妹妹本来应该跟村里的大孩子一起在队里放牛、割草、晒谷、看田水、拔秧苗,记半天工分的,但是,爸爸要求我们上学;奶奶半瘫在床,爷爷有肝病,不能参加劳动。一大家子的重担压在妈妈一个人身上。一年里有半年的口粮没有着落。年尾发了新口粮还掉年初借的已所剩无几,过了年三四月份又得借,恶性循环。为了借到粮食,妈妈不少看生产队长的脸色,每次都是低三下四说尽好话,才讨来全家半年的口粮。
  生产队长是个高大粗壮的汉子,四十开外,长着剑眉、鹰钩鼻,两只眼睛也像鹰一样犀利挖人,人称二爷。除了上级来人看到他眉开眼笑外,很少见他有笑脸。孩子们见到他远远就躲到大人身后,谁家孩子夜里哭闹,大人会说“再哭,再哭就叫二爷来。二爷来啊!”孩子立马不哭了。二爷还兼做生产队会计,队里派工、核算工分、分粮分柴火、上面有招工给哪家填表……都是他说了算,权力大得很。常有妇人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交头接耳“看他那凶相,不知贪了队里多少东西”,“他女人不出工照样记工分。哼!”但是谁也不敢大声说出来。全村五十多户人家,只有他家盖了砖瓦房,其他人家仍住泥墙屋茅草房。
  二爷家单门独户坐落在村子最上坡,可以俯瞰全村,更显示他位高权重。二爷的威风和令人生畏之处,还在于二爷养了一条大黑狗,据说是狼狗配的种,一身黑毛光亮亮的,脖粗腿肥,高大威猛,仰天一吠声震全村,也如它的主人一般霸道蛮横野性十足。时不时有村里人报告二爷“你家黑狗昨天又咬死我家两只鸡和一只鸭了”,“你家黑狗咬伤我家母猪了”,“你家黑狗抓伤我家孩子了,你怎么不管管?”二爷听了冷笑两声说:“那是畜生,它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啊?你比畜生不如?你看管好自己的鸡啊鸭啊猪啊孩子啊不就得了?”没有人敢顶撞他,只能认倒霉,谁家没有个事求他啊?
  黑狗看护二爷的家可谓尽职尽责,除了二爷家里的人,没有人能够进他家院子。无论生人熟人它都撵,听到脚步声,它就狂吠着冲出来,不分青红皂白直把来人撵得无影无踪方才罢休,主人不但不阻拦还挺乐。有事找二爷,需结伴前行,并备了狗食,先丢狗食过去诱引黑狗,再慢慢靠近。我在村里生活了十九个年头,从来没有去过他家。
  村里的狗们也怕黑狗,几乎所有的狗都被它咬过遍体鳞伤,有好几条活活被它咬死了,二爷看着直乐,狗主人敢怒不敢言,自叹晦气。所以,狗们听到黑狗的声音都逃躲。我家大黄也不例外。
  大黄还是只小狗仔的时候来到我们家,它浑身上下毛绒绒黄灿灿的,一根杂毛都没有,鼻子小小的,耳朵翘翘的,舌头粉红粉红,我们最喜欢拿吃的逗它让伸舌头出来就用手去摸。它在地上跑的时候,活像一只黄绒球在滚动,惹人喜爱。“大黄”是六岁的弟弟起的名字,我们说这么小的叫小黄好了,弟弟说:“它长大了一定是个大将军,叫大黄!”仅一年功夫,大黄就长成了真真正正的大黄狗,你看它,双目炯炯、脖子粗壮硬直、耳朵竖立戒备警觉、鼻子一翕一翕随时都可以嗅出敌情的样子。它往上扑腾,后腿直立的时候,比十三岁的我还高出一截呢。但是,相比二爷家的黑狗,大黄还是小了一圈。
  大黄和我们形影不离,跟我们上山捡柴禾、去菜地摘菜、到河边洗衣服,还跟我们一起上学。我们上的是复式班,一个教室四个组,一个组一个年级,一个年级也只三两个学生。弟弟上一年级,小妹上二年级,我和大妹上三年级。加上大黄和爸爸,我们家的人占了学校总人数的一半。大黄有时趴在弟弟的课桌下,有时趴在我的课桌下,不时舔舔我的脚背,暖呼呼痒舒舒的。它很乖顺,从不发出声音。下课的时候,它在操场撒欢,伙伴们追逐着它,个个都可以抱抱它,逗它蹦跳翻滚教它各种各样的动作,拿偷偷省下的早饭喂它。快乐闹腾的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
  有一次上课时间,大黄趴在弟弟的课桌下。爸爸上四年级的语文课(学校只有一个老师,爸爸教四个年级的课,既教数学又教语文),提问一个同学,那个同学答不出来,弟弟抢着答了。爸爸三申五令上别的年级的课其他年级的同学不要听更不能发言必须保持肃静。自己的儿子尤其不能纵容,爸爸罚弟弟站立一节课。桌底下的大黄“汪汪汪”吠起来,满堂哄笑。爸爸当场勒令弟弟带走大黄并告诫再也不许带到学校来。
  学校和村子隔着一条小河,大黄仍然每天跟随我们到河边,姐弟几个挨个拍拍它的脑袋,它就蹲下来,在河岸等我们放学。河岸边总有一些老人在树底下乘凉,也逗它玩。放学后,我们刚走过河,还没上到河岸,大黄就奔过来,挨个扑到我们身上,我们抱抱它,它舔舔我们的脸蛋。随后的伙伴们也抢着跟它拥抱,招一招手,它就扑过去了,一个劲舔人家脸蛋,乐得大家伙嘻嘻哈哈笑着回家去。大黄太重了,好几次差点把我扑倒了,弟弟是常常被扑倒在地上的,扑倒弟弟后大黄撒腿就跑。弟弟爬起来拍拍屁股就去追赶大黄,身后笑声轰然,整个河岸一片欢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08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