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牛虻》,七年之痒——关于话剧《牛虻》的创作


□ 刘永来

从着手进行《牛虻》的剧本创作到这个剧本进入排练场,已经七年过去了。
七年,不短的时间。一个少年足可长成青年了。七年,我们的《牛虻》也成熟了。
一言难尽。
其实,七年前我和导演雷国华原只是想动口不“动手”,并没想自己上阵操刀。可是,在先后邀请了相关富有经验的编剧为我们改编这部文学名著,由于各种原因创作都没能进行下去,而距离剧院计划要排演这个戏的时间已经非常临近后,我们不得不披挂上阵了。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我们仔细研读了小说,提炼了小说的精神,树了结构,订了提纲,确定每幕每场的人物和情节,确立高潮和结尾后,经过三个月的奋战,剧本出笼了。然而,物是人非,先前答应出演主人公牛虻的陆毅却由于没了档期,使这个戏的演出搁浅了。而且,这一搁,就搁了七年。
七年之痒。
这七年,我倒也没闲着。因为一时不能演出,也就有了时间让我们继续加工润色剧本。世界上的事告诉我们,当你失去它的时候,也许你是得到了另一个更好的它。
于是,我们觉得原先剧本不够饱满、情境不够浓烈,冲突不够尖锐,高潮不够激荡的地方,我们都沉下心来仔细斟酌和丰富,甚至有的地方我们推倒重来。改编名著不仅是简单地把小说复现在舞台上,而是一个将文学语言转化为戏剧语言的复杂过程。应该说,它们的符号体系是不同的。于是,小说中有些情节和语言即使再好,也只是小说语言而不能原封不动地复制在舞台上,必须进行表现语汇的转化,用戏剧形象而不是用文学语言在舞台上展现。因而,它是一个再创造的工程。于是,我们在牛虻和蒙泰尼里的父子关系上,在牛虻和琼玛的爱人关系上,在牛虻和绮达的情人关系上,在牛虻和马尔蒂尼既是战友又是情敌的关系上,都进行了丰富和加强,更加深入人物的内心世界,撞击人物的心灵,展现人物潜意识的欲望。另外,为了让牛虻在舞台上更加有血有肉,更加生动,我们还进行了一定的虚构,在牛虻和他周围人物的冲突中,增加了不少小说中没有的情节。尤其是他和马尔蒂尼冲突的戏,我们作了不少的创造,使他们的戏更加富有戏剧性了。表面看起来是写马尔蒂尼,实际是烘托了主人公牛虻。通过这些努力,使剧中人物的性格更加鲜明、情节更加感人,冲突更加尖锐,高潮更加激荡人心。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创作上适当吸收了文学性的表现。如在剧本的每一幕的前面,我们都设置了牛虻、蒙泰尼里和琼玛三位主人公以半是剧中人半是叙述人的身份叙述,分别对剧情、对事件、对人物进行评论和判断,引发观众的思考。这是剧本的另一个层面。当时我们在设置这样的表现时还没有听说这样的类型。几年后,我们看到一部在2000年获得美国普利策奖和托尼奖的话剧《哥本哈根》,全剧以德国纳粹时代的科学家海森堡和丹麦科学家波尔及其夫人玛格瑞特的亡后灵魂的回忆与对话,展开对原子弹研制成功前后历史的审视。我们看到在剧中穿插了大量的剧中人物对戏剧事件,对人物动机和灵魂的判断和评论。它既是布莱希特“间离效果”的运用,其实也是文学性和戏剧性的融合。随着戏剧家们对戏剧艺术的探讨,不少的戏剧家们在尝试文学性在戏剧中的运用,并且取得很大的成功。如英国剧作家迈克尔·弗林的话剧《民主》,就大量运用了文学性的手段,颠覆了传统话剧主要靠台词和动作的方式。可以说在《牛虻》一剧中,我们做了一定的文学性的尝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