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坛是很势利的



石山兄:
真的是金鸡报晓,我的散文《绝版三峡(外二篇)》发在《山西文学》2004第4期上,被收入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2004年中国精短美文100篇》,选了其中的《川江号子》和《峡江人家》。这当然得感谢《山西文学》给了我一个出风头的机会。有这样的好消息,不给主编汇报还等什么?
你在电话里问我今年打算写什么?我是个没什么出息的人,借你的话说:小说写不动了写散文,散文写不动了写评论,评论写不动了做土家族文化研究,研究做不动了作歌词。这十几年,我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不,该说是堕落下来的。怎么样?韩石山语录还算活学活用吧。至于今年,主要是写散文和歌词。写散文与读者混个脸熟,写歌词赚点钱以文养文。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文坛是很势利的,一方面所有作家都在说耐住寂寞,另一方面许久不发作品又有人说你江郎才尽。所以,像我这样的业余作者,该出手时就出手,不写东西就要背个骂名了。

专此,即颂春绥。

甘茂华 2005年2月21日茂华兄:
来信收到,大作也看了。确实堪称美文。人选事,自然可喜可贺,是您的文章好,刊物才跟上沾了光的。最近对散文写作有些思考,您是散文名家,提出来向您讨教。
中国堪称文章大国,道德学问都是靠文章传承的。文章者,散文也。我甚至觉得,中国的文字,最宜于写的,一是诗,一是散文。何以到了现在,散文反日渐式微,读众远不及小说?除了文体特质,读众心理之外,不能不说与散文作者的学识素养,写作才能大有关系。你写的不好,怎能要求读众趋之若鹜?散文这个文体是有些老化了。既然能传承两千年,当今又有人能写出那么好的散文,就不必苛责这一文体,还是要在作品上找原因。
我的看法,主要是无趣,逗不起人看的兴趣。小说似乎是一种散漫的文体,人都知道,写起来也就放开手脚,使才使性,尽情尽性,直人读者的心窍,有情又有趣,人也就愿意看了。一写散文总觉自己是在代圣贤立言,要传之千古,正襟危坐,口吐莲花,也就难怪其面目可憎了;再就是文字不行,难有阅渎的快感。好多作者根本不懂得语感、语调,只是那么直楞楞地写,自以为这就是白话文,这就是质朴简洁——写文章的上上境界了。更有甚者,明明是流水账,偏自诩为行云流水,真是糟践了这个好词儿。须知,行云流水,绝不是普通的赞词,它是有其科学的含义的,不过是用比喻来说明罢了。真的行云流水的文字,应当能看到“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样子,能听到“堂堂溪水出前村”的响声,这就是文字的动感,文字的乐感。好的文字,应当是内里涌动着回荡着一种音乐的旋律。读这样的文字,会沉浸其中,如醉如痴,难以自恃。世界上的文字中,据说只有中文有声调(四声),字的声调,就是管这个事的。声调加上语调(句子),用的好了,就有了音乐性。还有一点,就更不能提了。汉字是形声字,现在好的写作者,也只是注意到了声,而没有注意到了形,顶多是像写绝句律诗那样,不要在一首诗中出现两个相同的字。这不能全怪作者,与现在简化汉字的粗鄙也有关系。去年我去韩国,在三八线上看到一处写着“了望台”,真有无地自容之感。字典上“嘹望”作了“了望”,中央办的那个时政杂志陔叫“了望”了,却又叫“嘹望”,——刚刚查了字典,又改过来了,不说也罢。字形的扩大便是句形,该长该短,该舒缓该急促,都是大有讲究的,绝不是什么“辞达而已矣”一句就可了断。好了,说的不少了,不知老兄以为何如?谨颂文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