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城市文化色彩与色彩文化的透析


□ 贾京生

  内容摘要:随着中国城市现代化建设的飞速发展,城市的文化色彩与色彩文化,出现了很多急需解决的问题:中国城市的传统文化色彩正迅速消亡,而城市色彩的新规划与新建设,既没有文化性又没有科学的规划。本文从文化学的角度,论述并强调了城市色彩规划设计中历史文脉的传承和系统、科学的设计。
  关键词:中国城市、文化色彩、色彩文化、问题透析
  
  
  1.缺少北京古城文化的建筑色彩
  
  2.缺少色彩变化的北京东方广场
  3.缺失北京城市主调的色彩
  
  4.缺乏文化色彩设计的北京王府井
  5.缺失景观整体感的北京建筑色彩
  
  论题中的城市文化色彩,是指有形文化带来的抽象“色彩感”。城市色彩文化,是指有形的城市色彩必须要有“文化性”。一个城市,如果没有文化色彩,必然会因文化的缺失使城市黯然失色;如果城市色彩没有文化,必然会因文化的匮乏使城市色彩杂乱无章。随着中国城市现代化进程的飞速发展,中国城市文化色彩与色彩文化出现了诸多问题,本文就此展开分析。
  
  一、中国城市文化色彩在消亡
  
  城市文化色彩,不是直观具体的色彩,而是因城市历史、文化的长久积淀带来的独特“色彩感”,“色彩感”中又同时显现出文化性。美国城市专家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让我看看你的城市面孔,我就能说出这个城市在追求什么文化。”[1]以此审视中国现代城市文化的现状,结果让人感慨!中国城市在大规模快速化的建设中,原各具特点的城市文化色彩在迅速消亡。有人发问老北京哪去了[2];有人感叹“新上海新则新矣,此处可比香港,彼处很像纽约,惟独不像上海自己的昔日容颜”[3];有人疾呼:“我们一向自诩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但那是古代。而我们今天的文化却在走向粗陋化!一个民族不管有多么博大精深的文化,关键是你现在手里还剩下多少,你对自己的文化知道得多少,还有你心怀多少文化的自尊与自豪?否则,你辉煌的过去与你的关系并不大。”[4]可以说,北京不像北京,上海不像上海,苏州已非江南“旧貌”,西安也非古都“旧容”——中国城市文化色彩在消亡。
  当今城市建设,不仅与老城原貌大相径庭,各城市之间相互雷同,同时还严重破坏了城市的传统文化。北京“50年代确立的以旧城改建、扩建为中心的‘破坏性建设’的思路一直延续至今。吴良镛先生总结为‘好的拆了,滥的更滥,古城毁损,新建凌乱’。北京仍以‘铺大饼’的方式迅速扩张。我们已经建设了相当于十个北京城,而那个世界上独一无二、具有高度历史文化价值的北京明清古城,却日新月异地消失了。”[5]近二十年来,北京成为到处“开膛破肚”、彻夜施工的大工地。一位清华大学建筑系的教授早已说过:“我们正在毁灭这座伟大的古城,不是因为战争、革命,而是因为建设。”[6]中国正在以“世界上55%水泥倒在中国”的建设速度达到世界的至极[7],其浮躁和盲动也是世界之极:为城市“旧”貌“美容”而“毁容”,因城市“危”房“改造”而“破坏”,因城市现代“进化”而“退化”。“面目一新”带来的是“面目全非、满面雷同”。这都是为了眼前生活、经济发展而置城市历史文化于不顾,人们在崭新的城建中丢失了文化色彩和历史积淀。
  首先,新建建筑以围堵、淹没的形式带来城市文化的破坏。西安鼓楼周围的“现代”建筑群,上海外滩新老建筑杂交并立,高层建筑逼近北京故宫,乐山大佛对岸建起高层建筑,杭州城向心发展造成西湖地区历史文化环境难以保存。[8]其次,传统景观的改建、拆毁带来原城市文化消失。如北京城墙、胡同已所剩无几。新建破坏“旧”文化,改建毁坏“旧”文化,美化摧毁“旧”文化,扩建围攻“旧”文化。“旧的城市文化景观”生存危在旦夕。“在推土机下一条条传统街道、一片片历史街区正逐渐消失,危旧房改造工程使历史文化街区遭到严重破坏。”[9]
  新建城市怎样呢?“我们触目所见的违章建筑,廉价粗陋的建筑,大而无当、弄雅成俗、急功近利、刻意夸张,与伟大的中国古典建筑文化,与成熟而审慎的西方现代建筑文化,相映成灾。它们已经是庞大的,抹杀不去的都市景观,这景观,乃是被我们二十年来的建筑文化所败坏。”[10]城市“容貌”一次次“脱胎与换骨”,在号称“中华第一街”的长安街上,建筑成为北京人调侃的对象:妇联大楼像“肚子”,海关大楼像“裤子”,中服大厦像“柱子”。还有,城建中模仿风愈演愈烈,名称、造型、色彩均用“拿来主义”:罗马柱、欧陆风情,洋名洋色。有媒体戏称“罗马柱的中国拆拿(CHINA)”,琉璃瓦的“希同帽”是对中国传统建筑的拆拿。有人认为“他们有计划地摧毁郊区的乡镇历史生态,将那里变成缩小的迷你型伪英国、伪法国、伪意大利,加上伪美国。笔者在美国看到的各种当地地名,如橘县、苏荷、上东城、曼哈顿、时代广场、公园大道等,最近几年被命名为北京各个新建小区”。[11]“北京若去除紫禁城或天坛,还是不是北京?今日的上海与香港作何区别?破旧立新之后,除了地名与地理位置,中国城市将因此换来一副什么‘样子’?”[12]建筑大师贝聿铭也感叹:“中国的建筑已彻底走进了死胡同,建筑师无路可走了,在这点上中国的建筑师会同意我的看法。他们尝试过苏联的方式,结果他们对那些按苏联方式建造的建筑物深恶痛绝。现在他们试图采纳西方的方式,我担心他们最终同样会讨厌他们的建筑。”[13]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