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澳门,我何时才能走近人?


□ 韩小蕙





我自己觉得跟澳门有点儿特殊关系,虽然,我跟她的大大小小根系之间,找不到直接的血脉。 但我就是对她心心念念。 人生怕惦记,我是从那个奇怪的名称“大三巴”耳始的。
那是香港回归的时刻,有一位性急的澳门文友,从遥远的南国寄了一篇稿子过来,急着向大陆读者展示澳门的华彩。他首先就赞美了“大三巴”,具体细节我有点儿记不大清楚了,可那个雕满了华贵纹饰的大三巴牌坊,却犹如被我亲眼看见了一样,从此不但鲜明地印在我脑海中,而且勾起了我无限的遐想——不过,我又确实没有着急,我是觉得,随着日子和细节一天天有血有肉地丰满起来,我也正在一步一步地走近她。
后来,澳门也如期回归了。在那激荡人心的历史大庆典之中,我又在自己主编的《光明日报》 “文荟”副刊上,组织刊发了一组介绍澳门的文章。方方面面的勾连越来越丰满、越细密了,有一天,我收到一位不知名的读者——澳门读者的一包邮件,打开一看,呀,是澳门艺术博物馆的介绍资料。
一共有十函美丽的小册子,图文并茂。最上面的一函,题着“澳门艺术博物馆”七个苍劲的大字,不知道是谁的法书,只看着字势和笔力都好。打开来,一缕古香气氤氲而来,历史,顷刻就在这里现身了——有佚名中国画家的布版油画《澳门南湾》,有法国画家奥古斯丁·博尔杰的铅笔纸本画《妈祖阁海边的舢舨》,有英国医生托马斯·屈臣的水彩纸本画《炮台俯视》……这些古典的朋友们,不仅笔道、构图、色彩都是古典的,是三百年或是二百年前那种标准的纯粹与宁静;而且连心情也是古典的,比如风是轻轻地飘在云彩上的,海是温柔地浮在桥下面的,炮台是升起在一抹黑的浓云之间的,哎呀呀,真是养眼——尤其针对今天这特大暴风雨一般的喧嚣,和整日汲汲于觅食的我们!
然而当然,最最重要的,还是澳门的镇岛之宝圣保罗大教堂,还有澳门的门神——大三巴牌坊!
英国画家乔治·钱纳利的铅笔纸本《圣保罗教堂》,俄国画家乔治·史密罗夫的水彩纸本《圣保罗教堂前壁》,这两幅大画中,大三巴牌坊都赫然矗立在纸上,只不过有了本质的区别:钱纳利是抢在了一八三五年那场凶悍的大火之前,那时圣保罗大教堂还没有焚毁,所以牌坊精美,教堂亦精美;而史密罗夫的画面只剩下一座大三巴牌坊了,看得出来,画家有意把它画得顶天立地,然而却也遮蔽了一个更重要的减数:不闻历史辛酸的人只道其巍峨,却再也听不见它身后的长长的嗟叹了。
我见此画已叹息,又见此景重唧唧!
剩下的九函小册子,都是各个分馆的专题展介绍,有《第四届澳门艺术双年展入选作品展》、 《历史绘画展》、 《千面舞台展》、 《石湾陶瓷展》、 《香港现代陶艺新印象展》、《儿童绘画交流展》等。最提升我对澳博,乃至澳门文化界,甚而整个澳门特区的尊敬之情的,是《千面舞台展》的开幕词,其最后一段语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