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杂货铺(中篇小说)


□ 李辉

  1

  村支书赵书田的新媳妇刘金枝推开朱贵家篱笆院门的时候,院子里还浮动着丝丝缕缕的夜色,朱贵两口子刚打炕上下来没多会儿,老婆坐在屋子里拉着风箱做早饭,朱贵蹲在屋门口就着脸盆里的水磨镰,风箱声和镰刀的磨擦声搅和出的噪音在寒冽冽的院子里乱飞。

  赵书田是村子里职位最高的人,也是离婚回数最多的人,刚五十出头的年纪,离掉六房娶过七房了。这个刘金枝便是他的第七个媳妇。其实在赵书田那里已经不能算是新媳妇,刘金枝踏进他的家门八九个月了。印象里还是新媳妇,是朱贵两口子的看法,朱贵两口子以为过门八九个月的女人应该是新媳妇,再一个,他们两口子还不太认识刘金枝,感觉里刘金枝过门没几天呢:朱贵两口子前年冬天给最小的儿子五牛娶上媳妇后,户头儿让五个儿子均分,田地让五个儿子均分,老宅按惯例腾给了小儿子五牛,还不算太老的老两口从村庄热闹地界搬迁到了人迹罕见的村落尾巴根儿上居住,老两口除了给儿子们做活就是吃饭睡觉,其余再无事情可做,包括去村支书赵书田家翟求这求那,赵书田的家事以及村里的鸡鸡狗狗便难得知晓了。

  刘金枝走到朱贵跟前,细声细气地打了个招呼,朱贵没有听到,还蹲那里吭吭哧哧地磨镰。朱贵磨镰是要去给三牛家割地爪秧。朱贵的户头儿被分解后,离家不离岗,轮流给五个儿子家千活,一家一天,今儿轮在三牛家,去西南岭割地瓜秧刨地瓜、朱贵打脸盆里撩水时发现了刘金枝,先看到的是女人的高跟鞋脚,他抬起头往上看,又看到两条直溜溜的长腿,朱贵感觉女人不寻常,就赶忙掠过女人的细腰往脸上看,他看到了一张比花骨朵还要俊美娇嫩的面盘儿。朱贵觉得女人似曾相识,以为是隔壁杂货铺里的洗发女水儿,仔细一看不是,又一想可能是水儿的亲戚,或者是杂货铺里又添加了新的洗发女,朱贵就待理不理地收回目光,继续磨镰。朱贵心里道,这个洗发女八成是过来借东西的,俺们家什么东西也没有,石子瓦片儿土坷垃也没有,你快去那些花花男人家里借去吧、,

  朱贵老婆是识得赵书田的第七个媳妇的。朱贵老婆不用天天出坡给儿子们干活,活计不紧时她可以待在家里做做事,家里的事告一段落就去胡同口上站站,加之头而人物她特别爱看,一来二去就把刘金枝认识了,朱贵老婆一转眼睛发现了刘金枝,发现支书媳妇刘金枝站在男人跟前,男人只管磨镰根本就不理睬人家,朱贵老婆既兴奋义着急,提着烧火棍跑汁屋子,抓住刘金枝的手就往屋里拽:大嫂子快屋里坐快屋里坐!又转脸呵斥朱贵老汉,死老汉,你咋让大嫂子站霜地上呢!这时朱贵电记起这个女人是谁了,赵书田娶她的时候,朱贵闲着没事也去瞧过新鲜哩,在村子里似乎也遇到过三四回。朱贵愣怔了一下,肚子里疑惑起来,跟在她们后头往屋里走去。支书媳妇是庄子里的显要人物,走到哪里去也不能慢待的。

  朱贵两口的屋子跟地洞差不多,又黑又窄巴。原因是,按规定他们这种情况不能建新房了,五个儿的地场就是他们的地场,可儿子儿媳妇们不愿意跟老家伙住一起,宁愿送礼给赵书田另外批个地场,把老两口远远地送出去。宅基地过多村里不批,朱贵两口子日渐老迈也住不几天了,五个儿子便一切从简,屋子只盖了一间,一门一窗,一锅一炕,锅灶跟火炕连结一起。屋子的面积比平常屋子小,门窗也小,安置的东西却比平常屋子多许多,屋子就显得更为黑暗,屋外头的东西都历历在目了,屋里边却还是一团模糊。

  朱贵老婆破例拉亮电灯,抓起笤帚扫炕,请刘金枝炕头上坐。刘金枝不坐,她说她说几句话就走,说着坐在了炕沿上。朱贵老婆说,大嫂子,你有事只管开口,千万别把俺当外人!刘金枝张了下嘴,说道,没事,没大事,耽误你们做活了吧?朱贵老婆说俺的天,大嫂子来俺们家,活计耽误上天去俺也喜兴哩!朱贵老婆抓住了刘金枝的手,开始赞美刘金枝,大嫂子你真是俊俏,俊俏得就跟画上的人儿似的!就是把赵支书先前的六个媳妇搁一堆儿,也抵不住大嫂子一根头发好看,抵不住大嫂子一根手指头好看!

  朱贵听不下去了,老婆子一口一个大嫂子,刘金枝做她的闺女都嫌小,她一日一个大嫂子地叫人家!显见刘金枝也觉出刺耳了,感到难为情了,头深深地勾下去,脸红得像搽了粉。朱贵老汉就生硬地打断了老婆的聒噪:你大嫂长大嫂短地做甚呀,人家女子才二十几岁!老婆生气地瞪了他一眼,道,你个死老头子,昏了?赵支书五十三岁,你四十八岁,辈分结结实实摆那里呢、俺不叫大嫂叫什么,你还想攀大辈让俺叫人家大妹子呵?

  朱贵看看说不到一处,一生气出了屋子,蹲下身继续磨镰,老婆的大嗓门很响地传出来,大嫂子呀,赵支书娶了你这么个俊女子,赵支书福上加福了!大嫂子你呢,嫁给有钱有势的赵支书,也是哪辈子烧高香了!朱贵噌地站起来,朝着屋门瞪了下眼睛,气哼哼地走出了院子。他站在大门口,望了一眼宝林媳妇开在南屋的杂货铺,眉头锁得更紧了。自打宝林媳妇雇了个东北女孩做起洗头买卖,小卖部变成了不伦不类的杂货铺,朱贵就很少在院门口闲站了。宝林媳妇不喜欢他在那里站,他也不乐意站那里。胡同里静悄悄的,宝林媳妇的院门兼铺子门还紧登登关着。宝林媳妇的铺子而今注重的是夜间营生,早饭过后铺门往往还是关着的。朱贵背对杂货铺蹲下来,摸出烟袋烟包子装烟抽烟,心里想的还是杂货铺的事。他想几时才有新邻居搬过来呢,有了新邻居,他就不会这样难为情了。

分享:
 
更多关于“杂货铺(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