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技术是怎样“失灵”的?


□ 阿 巍

  我国自改革以来推行的市场经济,使人们开始关注“风险”和“风险社会”这些概念。有别于传统风险的是,现代风险具有“自反”的性质,它像飞去来器一样冲击着受益于现代化的人们。“风险是具有威胁性的现代化力量以及现代化导致的怀疑全球化所引发的结果。”(贝克的说法)
  现代风险是一种“人造风险”,是“被制造出来的风险”。现代科技(尽管“科技”这个概念备受质疑,但考虑到国人约定俗成,姑妄用之)一方面为人们提供了太多的新手段,另一方面使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不确定,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当然,新式的发明和制度安排会提供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但这些办法又可能引进新的风险参量,尽管它们本来是为了控制风险的。在这个意义上,风险已经变成了一种结构性的东西:现代性既不断控制风险,又不断增加着新的风险。
  不确定性,而且是“人为的不确定性”(manufactured uncertainty)构成了风险社会的核心范畴,例如SARS爆发之前人们对之几乎一无所知,转基因食品将会带来什么,恐怕谁也说不明白。人们无法评估所使用的技术将导致什么样的环境变化,将出现怎样的环境风险。这些风险超出了人们预先检测和事后处理的能力,也超出了目前任何保险所能覆盖的范围。对此,专家也难以做出准确的判断与预测,即便有预测也是模棱两可的。这就大大动摇了人们对专家的“系统信任”。
  大家都知道经济中的“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其实还有一个“技术失灵”(technical failure)。另外,在科学技术领域,专业人士除了拥有共同体的研究“范式”和游戏规则,作为社会成员,他们也有自己的偏好和利益,这会影响他们的选择标准、制度设计和价值取向。
  人们要利用技术改变环境,但结果技术的利用反而使环境恶化了,从生态学角度看,就是技术出现了系统偏差,或者说技术选择出了毛病。
  毛病在哪里?技术的开发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济与社会的需要。大多数情况下,技术的开发与利用是以效率和利润来作为选择的标准,商业利益几乎有最大的权数。技术可以很成功地改造自然,但这个成功也很可能包含着对环境的危害,或者是在生态上的失败。既然技术目标是由经济利益与社会价值观规定的,“技术本身不是人类的数量和活动迅猛扩张的主要原因。它能够放大或缓和人类活动的环境影响,但技术不是自动地被设计、选择和应用的。因此,作为全球性变化的一个执行者,技术是一个媒介物而不是一个根本的原因。技术的设计、选择和应用是社会选择的问题”(《技术与全球性变化》,375页)。同样的道理,技术本身也不会自动关心公平问题,穷人买不起合适的技术,他们在摆脱贫困的同时保护环境的能力就必然受限制。
  于是,技术开发的不对称出现了:一方面是某些技术的过度开发,它引发了一些未可预料的,可能对环境不利的后果;另一方面,对环境有利的技术又因为无利可图而得不到开发和利用。到目前为止,环保技术基本上不是根据市场逻辑开发的,因为它们在经济上没有什么优势,也就是说技术与环境之间似乎还没有很好的兼容,在利润与环保之间,科技人员将做出怎样的选择呢?还有,技术后果在开发前期殊难预料,虽可加以控制却没有控制;而随着技术的影响逐渐显现,到了那时即使知道了应该控制却已经很难进行控制了。这种延迟效应,既增加了技术产生环境负效应的认识难度;也增加了及时采取有效措施保护环境的控制难度。环境史上,一八七四年合成DDT,一九三九年发现它具有杀虫特性,一九四二年投入生产,但直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人们才发现其环境危害;氯氟烃(CFC)四十年代以后一直广泛使用于工业品,一九七四年研究表明它破坏臭氧层,但限制使用CFC的《蒙特利尔协议》一九八七年才签订,而从这个协议到伦敦的加强执行又过了十三年(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