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颜


□ 付秀莹

  一
  
  四月的一个午后,滕雨第一次来到沈家。
  按了门铃,早有一个小童过来开门,弯着腰,在前面引路。院子里寂寂的,阳光照下来,把花木的影子印在青砖地上。过了第一道月亮门,小童躬身退下,一个妇人走过来,朝滕雨道了个万福,带着她向内院走。四下里静悄悄的,抬眼看见廊上挂着鸟笼子,有一只金丝雀,正用尖嘴梳理着羽毛,问或啼叫两声。穿过几道回廊,眼前是一个雅致的院落,一个丫头迎出来,半低着头,搀住滕雨,上了台阶,紧走两步,打起帘子,请滕雨进屋。滕雨在门口立住,定了定神,这才看清屋内的陈设,心想,未免有些脂粉气了。脸上却是不露声色,在椅子上端坐下来,看了一眼丫头递过来的茶,并不接,问道,老爷在休息?丫头忙说,回姑娘的话,老爷出去办事。临走时吩咐了,姑娘来了,尽管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等老爷晚上回府,再来看望姑娘。滕雨把手摆一摆,笑道,好吧。我乏了。歇一会儿。你们也辛苦了——先下去吧。
  阳光透过帘子照进来,淡淡的,东一点,西一点,在墙上微微颤动。滕雨歪在榻上,半闭着眼,只觉得周身无力。这一路,舟车劳顿,她是真累了。早就听母亲说起过,沈家是这一带的诗书望族,同滕家素有旧谊,算得上通家之好。可是如今,滕家是早就败落了。这么多年,勉力撑着一个空架子,而今父亲滕梁效辞世,滕家也就真正走到了尽头。临行前,母亲再三叮咛,到了沈家,凡事要懂规矩。不比在家里,处处要谨言慎行才是。滕雨知道,自己此番进城,绝不是普通的走亲访友。她是滕家的独女,母亲宁可孤身终老,也要把她送往沈家。母亲的意思,她如何不懂?
  傍晚时分,丫头来报,说老爷回来了。滕雨赶忙过去拜见。只见这正屋的气派,到底不同,处处透出一股轩昂威严。沈老爷正在桌前喝茶,见了滕雨,自然免不了一番嘘寒问暖。滕雨依礼拜毕,沈老爷命她坐下,问她一些家中近况,滕雨都一一答了。说到父亲的辞世,强自忍着,仍是哽咽难言。沈老爷极力宽慰,方才渐渐止住。忖度自己初次登门,该克制一些才是,因笑道,伯父的气色倒是越发好了——言犹未了,只听门外一阵笑声,滕姑娘在哪里?帘栊一挑,进来一位少妇,穿一袭绿地暗花旗袍,外罩一件乳白镂空短衫,头发是烫过的,波浪汹涌,一直从背后倾泻下去,同旗袍的花色缠绕在一起。只听沈老爷说,雨儿,见过三姨娘。滕雨正待开口,早被三姨娘一把扶住,携了手,把她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一番,转身同老爷笑道,早听说滕家小姐模样齐整,今日一见,果然是神仙般的人物。复又携着她的手,问她几岁,读过哪些书,在府里可住得惯,滕雨也一一答了。三姨娘又转身同老爷说道,这回好了,滕姑娘来了,平日里闷了,我们娘儿俩也好说说话。沈老爷也笑道,今天难得都凑齐了。吩咐下去,准备一席精致些的饭菜,为滕姑娘洗尘。滕雨的手一直被三姨娘携着,也不好中途抽出,只好任由她握着。三姨娘无名指上的钻戒,硬硬地硌着她。滕雨感觉手心里微微出了细汗。叙了一些家常,沈老爷问旁边的下人,少爷呢?怎么不见过来?下人忙回道,少爷一早出去了。沈老爷皱皱眉头,正欲细问,三姨娘忙说,报馆一早来电话,说是公事。老爷不必牵挂。沈老爷转向滕雨说,我记得,儒儿跟你同年,儒儿三月,你是九月。三姨娘从旁笑道,老爷好记性。少爷是三月初三。沈老爷闻言,又把眉头皱一皱,沉吟道,三月初三。三姨娘说,这日子好,吉祥。沈老爷拿茶杯盖子轻轻拨动着浮茶,半晌,展颜道,我这个儿子,他母亲去世早,我对他,是太宠惯了一些——还请滕姑娘不要见笑。滕雨看到,三姨娘的脸上紧了一下,很快就又松弛下来,因笑道,伯父哪里话?素闻沈少爷才气过人,这一回,我倒要多多请教才是。沈老爷摆摆手,正待说话,三姨娘问旁边的下人,老爷的雪梨羹可好了没有?又转身对着滕雨道,这两天,夜间老爷有些咳嗽一沈老爷笑道,小疾而已,并无大碍。三姨娘说,只怕是受了凉。还是当心一些才好。滕雨坐在一旁,看这夫妇二人言来语去,似有不尽的恩爱,也婉转劝道,春寒未退,伯父还需静心珍养,才不辜负三姨娘一片苦心。三姨娘闻昕此言,不禁黯然道,滕姑娘这番话,倒教我——沈老爷忙笑道,遵命就是了——当着雨儿,何必如此?辞色之间,极尽缠绵。滕雨从旁看着,越发想念起自己的父母,不禁心下凄然,又不好稍有流露,仍强作欢颜。几个人说笑一回,饭菜都一一摆好了。这时候,有下人报,少爷回来了。话音未落,一个青年匆匆进来。滕雨抬头看时,不觉呆了一下。沈少爷沈介儒看到座中的滕雨,也不禁一怔。待给老爷和三姨娘请过安,沈老爷命两个人厮见,饮酒,叙些家常。滕雨注意到,沈少爷似乎一直心神不定,只管低了头,一杯一杯地饮酒。倒是三姨娘,格外的殷勤活泼,不时地说一两句俏皮话,把沈老爷惹得纵声大笑。趁着席间欢腾,滕雨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沈少爷。怎么说呢,这位沈少爷,她是早有耳闻的。自小,父亲就常常在她面前提起,说是沈家少爷如何好相貌,好人才,曾一度,父亲是要收了这沈少爷做义子的,后来说是属相有悖,也就只得按下此念不提。如今一见之下,这沈少爷果然是器宇不凡。今天沈少爷穿了西装,咔叽色,带着暗的细格子,方才已经把外套脱去,只穿一件雪白的衬衣,外面是一件短款西装马甲,显得格外有一种洒脱风度。沈老爷今天精神很好,同儿子谈着时局,说着说着就激动起来,转身吩咐下人拿烟。三姨娘从旁劝道,老爷还是忍一忍吧。咳嗽还没有大好一沈老爷摆摆手,说,生年不满百,哪里有那么多清规戒律?三姨娘素日最知道老爷的脾气,也就收起嗔怨,命下人把雪茄装好,亲自递给老爷。沈老爷喜欢烟斗,且只嗜雪茄。他把烟接过来,冲着滕雨微微一笑,说,当年,你父亲也是一个有名的瘾君子。且极善饮。醉酒后即兴写字,元气淋漓,人称醉书。沈老爷慢慢吸了一口烟,叹道,你父亲,奇才哪。滕雨喉中不由一阵酸楚,眼圈就红了。三姨娘赶忙笑道,老爷,光顾说话了,尝尝这道蒸乳鸽,是你最喜欢的。复又转身对滕雨说,这些菜粗陋,也不知道是否合滕姑娘的口味。待会夜里要是饿了,只管告诉我,我让他们给你做些点心。滕雨赶忙谦让一番,道过谢,拣着离自己最近的两样小菜吃了几口,又赶忙接过三姨娘递过来的汤,拿小匙慢慢喝了,小心不弄出一点声响。这边几个人有说有笑,一团热闹,相形之下,饭桌上的沈少爷越发显得格外沉默。滕雨发现,整整一餐饭下来,他几乎都不曾动筷子,只是低头喝酒。正暗自纳罕,只听沈老爷又问起了报馆的事,沈少爷一一答了。父子两个人说话,三姨娘就侧过身,同滕雨说些家常。三姨娘夸滕雨一头好发,黑油油,又浓又密;又夸滕雨好肤色,粉白脂红。夸着夸着就发起了感慨,说年轻好啊,年轻的光景,怎么样都是好的。滕雨被她夸得浑身不自在,心想,这个三姨娘,看上去,也不过三十来岁,或者,还要更年少一些。倒在她面前卖起老了。算起来,沈老爷今年总也有五十多了吧,竟然有如此娇美的如夫人。滕雨忽然想起母亲。母亲年轻的时候,也是当地有名的美人。而今年岁渐老,却还是风韵不减。而父亲,也是一个风流倜傥的人物。父亲同母亲,可称得上一对璧人。正胡思乱想,只听沈老爷应声去接电话,方才省过来,一心一意应付三姨娘的攀谈。
分享:
 
摘自:十月 2011年第02期  
更多关于“红颜”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