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机缘


□ 顾金良

  1997年初秋,我受单位派遣,前往苏州参加一个会议。在德州火车站,朋友给我买了只扒鸡,把我送
  到车上,然后拍了拍我装有几千元现金的衣兜,关切地叮嘱说:一路珍重啊!
  上了车,对号入了座,将行李安置好,这才发现对面坐了位长了一脸络腮胡子的汉子。汉子身材魁梧,黑黑的脸膛,两道浓眉向上拧着,一副不言自威的架势。汉子朝我点点头,看了一眼我刚放在行李架上的几本书,问:去上学?我愣了一下,旋即点了点头。在哪个学校?南京大学。
  我深为自己流利的谎言感到惊异与得意。逢人少说三分话,不可轻抛一片心。像我这等常年坐办公室的文弱书生,如今天涯孤旅,又遇上这样一位怎么看都让人心里不踏实的旅伴,不提防着点哪成呢?
  车过徐州,天已黑了。乘务员的售餐车推了过来,我和汉子一人买了瓶啤酒。我从包里拿出扒鸡放到桌上,汉子见了,微微一笑:我们一个口味。拿出的竟也是一只扒鸡。汉子用牙启开瓶盖:兄弟是德州人?我点点头。那你好口福哟!汉子感慨地说。
  爱吃扒鸡?我问。爱吃没的吃哟!汉子流露出一脸无奈。汉子说他是苏州人,我听了不禁一怔,想不到他一个南方人竟活脱脱长成了北方大汉的模样!见我一脸诧异,汉子笑着说:不像?小兄弟你也不像个北方人呢!我们一同笑了,彼此似乎亲近了许多。汉子告诉我,他早就听人说起过德州扒鸡,只是南北相距遥远,要真正品尝一次实在不是件易事。这次出差路过德州,他一下买了一大箱,带回家好让亲朋好友也品尝品尝。
  汉子见我放在行李架上的书中有本诗集,问我:喜欢诗歌?我点点头。汉子说,他也喜欢诗,还自己出版了诗集。这就更使我惊异了,想不到外貌粗犷的他,竟也深藏了风雅性情。我不禁有了与他交谈的兴致,知道了他叫阿成,在江南是一位知名的青年诗人。不知不觉间,车已驶上南京长江大桥,阿成两眼看着我,遗憾地说:这一路真是太短了,你该下车了。我一下子红了脸,尴尬地语无伦次:其实、其实……我不是学生,我也去苏州……阿成愣了一下,旋即爽朗地笑了:太好了,到苏州有啥事找我!
  到了苏州,阿成“打的”把我送到了开会的宾馆,待一切安排妥当才离开。三天的会期,阿成几乎每天晚上都来我的房间坐坐,每次来都带点苏州特产,并且还赠我一本他的诗集。阿成是一个幽默健谈的人,我们在一起谈苏州,谈园林,谈诗歌。与阿成交谈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竟使我全然忘了自己的寂寞。返程那天,阿成将我送上车。车启动了,车厢里依然挤满了陌生的面孔,我又想起来时与阿成的相见,不禁感慨万千:在漫漫人生旅途上,我们相识的人无以数计,可又有几人能从相识到相知,乃至成为朋友呢?人们紧紧地包裹住自己,又小心地提防他人,若没有一个机缘,便是相识也是陌路啊!而我与阿成的机缘又是什么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