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真实:支点还是陷阱?


□ 张同道


在所有关于纪录片的言语中,有一个笼罩巫术魔力的词汇格外荣耀而含混,它的名字叫真实。血统纯正与否、价值高低乃至于是不是可以归入纪录片家族,真实是一块试金石。
然而,真实是什么?
其实,真实比上帝更羞涩,它永远躲在万象的背后偷偷地冷笑——不管谁宣布他/她跟真实有什么血缘关系。谁能自信地指出黑泽明的《罗生门》中谁讲的故事最真实——武士、真砂、多襄丸还是樵夫?这并非鼓吹黑色的悲观主义或玄秘的虚无主义,而是探寻在纪录片范畴中如何理解真实——纪录片的支点或陷阱。
在英语中,关于纪录片的言语中常常出现的词汇 是 actuality/reality/truth。actuality是指现实、事实存在,reality更强调哲学意义上的真实、客观存在,truth则是真理。英国纪录片大师格里尔逊——纪录片documentary一词的英语命名者使用的是actuality,他定义documen-tary为“the creative treat-ment 0f actuality”。但也有人宣称纪录片的目标是truth一真理,而不是还原actuality,如苏联电影大师维尔托夫,他把自己办的一份电影杂志称为《电影真理报》,而这一理念直接成为20世纪60年代法国真理电影一cinema verite的由来。在汉语中,尾随真实而来的是两个抛头露面频次更高的词汇:真实性和真实感,这对孪生兄弟常常以对方的名字在不应该的地方出现。由此可见,真实并不是一个坚如磐石的理论术语,而海面上浮动的冰山,关于真实的理解又可区分为不同层次。

哲学真实/心理真实

在一次会议上,一位学者就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举例阐述,例证是荷兰纪录片大师伊文思的《上海第三药店》。当女售货员抱起孩子与丈夫走出家门之后,门在全景中咚地一声关上。这位专家问道:“别人一家人都走了,摄影机还留在人家家里,这不符合生活真实。”从影片制作者的视点看,问之有理。然而,我想向发问者问一句:“你们家的人走光了,难道门还开着吗?”这是以普通观众视点提出的问题——他们不会从摄影机后面看问题。否则,银幕上的英雄壮烈了,他/她却窃窃在意识中私语“这是演员表演的”,那么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就破产了。可是,争论的核心在哪里?
前者立论的支点是哲学,伊文思的拍摄不真实——不符合生活真实,违背了生活自身的逻辑;后者立论的支点是心理学,从观众心理经验看,这个镜头是真实的,它符合普通观众的生活经验。从哲学真实看,纪录片要客观、中立,抛弃任何偏见与立场——这就是真实性,它的参照系是非人力之外的自然世界。如果按照这一标准去要求,人类可以想像的智能生物中只有一人是合格的纪录片工作者——上帝,无私无欲,无所不知。不过,让他拍夏娃恐怕也难以公正——他对这名女子有成见。从心理层面看,真实是一种被生活经验认同的心理感受。即真实感,只要符合观众的生活经验,那么这就是真实的。人走了要关门,这是一种普遍的生活经验,所以伊文思的处理并没有违背生活真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