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世同堂》,写“人”的杰作


□ 王行之 丁 聪

  一九三六年,《骆驼祥子》在《宇宙风》上开始连载的时候,老舍先生写信给编者说:“这是我的重头戏,好比谭叫天唱《定军山》,是给行家看的。”当时,很可能有人讥笑这是“儿子都是自己的好”。因为,那时候,只有把自己的儿子叫作“犬子”或“小犬”,才配算是“谦虚”。四十多年过去了,历史和实践证明的却是:老舍先生说的是老实话,“骆驼祥子”这个中国洋车夫,后来成为几乎全世界都知道的“国际名人”。
  祥子的成名,没有什么秘诀在内,无非是再一次告诉我们一个老问题:文学创作重在写“人”,写社会中真实的人,写有生命的活人。多少中外名家名作的创作经验,说明的都是这句“老生常谈”。老舍在他的《老牛破车》中,也发表过一段精彩之极的“旧说法”,他说:“凭空给世界增加了几个不朽的人物,如武松、黛玉等,才叫作创造。因此,小说的成败,是以人物为准,不仗着事实。世事万千,都转眼即逝,一时新颖,不久即归陈腐;只有人物足垂不朽。此所以十续《施公案》,反不如一个武松的价值也。”这是老舍关于小说创作和文学特性的真知灼见,更是他自己的创作追求的自白。
  看看老舍一生所写的几十部短、中、长篇小说和几十部话剧、戏曲剧本吧。尽管这些作品的思想内容、艺术成就有高有低,正象十个手指头不是一般儿齐;但是,在这些作品中,作家的眼睛紧紧盯住笔下的人物,把人物创造视为作品中心的创作特色,却是始终如一,很少例外。即使在老舍先生为“赶任务”而匆匆写出的作品中,也仍能看出他对人物创造的注意和努力。至于他的许多脍炙人口的名作,好就好在人物写得真,写得活,可以说达到了出神入化的艺术境界。今年春天,因北京人艺重新公演而再度轰动文坛的《茶馆》,在短短三万字的篇幅内就写出了几十位出入“茶馆社会”的“老北京”,深刻地反映了祖国黎明前的三个黑暗时代。老舍擅长塑造人物的这等神力,教人没法儿不佩服。最近,由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和四川人民出版社同时重印的长篇小说《四世同堂》,给读者带来了很大的艺术享受,因为,在这部洋洋八十多万字的煌煌巨著里,我们的语言艺术大师老舍先生充分发挥了他的文学特长,写出了比《茶馆》人物更细致、更丰满的一代北京人。书中那条住满了活“人”的“小羊圈胡同”,就颇有点儿象是赫赫有名的“大观园”。是的,《四世同堂》的人物创造,很容易使人联想起《红楼梦》的笔力和神韵。
  三教九流的人物写得多,是《四世同堂》人物创造的特色之一。一般来说,长篇小说之“长”,常常长在围绕一个中心人物,或一家一事,细细地叙述其来龙去脉,成长、发展和演变。在讲故事的过程中,把时代的、社会的诸多有关因素带进来。象老舍自己的长篇小说《骆驼祥子》、《牛天赐传》和《离婚》,顾名思义就是以一人、一事为主的。写好这类单线索贯穿的长篇小说当然很不易;而且,大手笔也常常是把笔触伸展到社会的各个阶层中,在广阔的天地里写出人物群像来的。但是,相对的说,象《四世同堂》这样一骨脑写出一条胡同各家各户(实为各行各业)的沉浮兴衰,为沦陷时期的“北平”老百姓们立传,遇到的困难毕竟要更多一些,作家的生活阅历是否深广,艺术表达才能是否精湛,都将遇到更为严峻的考验。弄不好,就会心有余而力不逮:要么,书中的人物虽有姓名而无生命,事件的叙述淹没了人,所谓“人物”只不过是些形象模糊的影子;要么——干脆写不出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