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邙山背茄记(散文)


  邙山背茄记,

  朱明德

  题记:这是47年前的一段往事。我国60年代初那三年,正逢自然大灾害.那时的人们都知道啥叫饥饿……

  爸,我饿!爸,我累!爸,……

  爸听不见,他走得比我快,那矮墩墩的身影被邙岭土路扬起的黄尘淹没了。

  我后悔昨天不该喊吃不饱。妈嗔怒道:“兔崽子!就知道喊,哪回不是大人喝汤叫你捞稠的?全中国粮食都缺,有啥办法?”我噘起嘴不吭声。爸端起油灯走过来,仔细张望一阵,对妈说:“孩子吃不饱,咋不兴喊一句?你过来看看,又黄又瘦,还撑着上学哩!”妈抬眼看看我,说声肚里有虫,就哽咽住,低着头继续默默地糊她的袼褙。

  我临睡着,迷迷糊糊听爸说,明天上邙山……梦里,我在稀泥坑里打滚,浑身泥水,眼里也溅进泥点,看不见了,急得哭叫……

  “恁大了,还发癔症。”妈慈祥的声音。睁开眼天亮了,她早就糊起袼褙。我说了梦,妈说:“梦里沾水是吉兆,梦火是灾。你爸今天带你上邙山,说不定真能弄点菜哩。”

  老听爸说在邙山有几个朋友,是他们饭店支持修水库时认识的。现在见到了人家,爸叫我喊叔叔、伯伯,我一喊,他们一个个都和气、亲热。他们管爸叫大哥,都问腰伤好了没有。爸笑而打岔,我听了稀罕,爸从来没对俺们说腰伤的事,就有几回阴天,爸趴在床上咬牙,脸上尽出汗,叫我踩他的背,我踩了。妈问他咋了,他笑笑哼哼。

  叔叔伯伯们摇头叹气,有的揭开锅盖,叫爸瞧他家吃的:清汤里漂几片菜叶,有的亮开粗青瓷的面瓮,空空的。

  大哥啊,真他娘没想到,老天爷不下雨他下火,麦没伸腰都瞎啦!

  大哥,咋说吧,俺这咋说也比城里人啊活泛点,种点菜,捡巴点能吃的熬熬,明年还能这样?

  爸给他们小声说点悄悄话,他们就说,俺也这么想啊,大哥,这日子会有多长?

   叔叔伯伯都没有给我爸面,都送给一些茄子,紫的茄子,绿的茄子。汇在一起,有半麻包另加一小面袋,爸块儿八毛的给人家钱,人家都要了。

  快晌午了,爸等我喝了几口凉水,他也喝了几口,就把小面袋压到我肩上,扭头望人家笑笑,使劲扛上麻包。

  日头顶头,老没下雨,邙山的地干裂得像无数龇牙咧嘴的怪物。爸领我抄一条没啥人走的小路走。时不时刮过来热风,黄尘叫人看不清路径。

  走了一程,我出汗了,见爸满脸是汗。

  我说,歇会儿吧,我累了。

  爸说,再走会儿吧!

  又走了一阵,我又说,爸歇会儿吧!

  爸说,再忍会儿!

  再走一程,我央求爸,我想歇会儿……

  爸不说话,只是加着劲往前走。

  我喘着气朝前赶,几步小跑,超过爸,把面袋放在地上,一屁股坐下来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