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之三(航鹰、张一弓、刘兆林)


□ 南 丁 宋安娜等


张一弓弓未藏

南 丁
编者按:文革之后,发轫于“伤痕文学”的中国新时期文学曾制造了文学作品一次又一次的轰动效应,然而随着新世纪的来临,新时期文学那些曾风光一时的作家如今身居何处,都在忙些什么?我刊从今年第一期起的系列报道“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将一一满足您了解的愿望。
80年代几乎可以说是张一弓的年代,他的《犯人李铜钟的故事》、《张铁匠的罗曼史》和《春妞和她的小嘎斯》连续三届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黑娃照相》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然而,曾经红得发紫的张一弓却几乎沉寂了整个90年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一弓身材比我略高,也就是1米75之上吧,也上不到哪里去。年岁比我略小,也是66周岁了。66岁的1米75的张一弓,走起路来依旧保持着昂首挺胸身材笔直的姿势,显得年轻,在夏天,就能看出他身材保持得还是不错嘛。头发仿佛是比年轻时稀疏了些,好像尚未发现白发,眼镜一戴,脚步依然轻捷,前后左右看,还是有男士风采的。
一弓跳舞跳得好,专业水平。也爱唱歌,我听到的就是《三套车》、《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偶然还有《在乌克兰辽阔的原野上》,也就是这几个曲目了,情绪表达还算准确,艺术表现则略显业余,但有一点好,人家不怯场,叫唱就唱,我看出来,他特想唱。多是朋友相聚的场合,对酒当歌,借歌宣泄,管它专业业余。嗜酒,也有量,但不能自控,喝起酒来显豪爽气,一路豪爽下来就有醉意,醉时就不定会搂住哪位朋友的肩膀眼泪两行地哭出声来。
生活极不规律。16岁读开封高中二年级时就应召去《河南大众报》作了娃娃记者,80年代初,《犯人李铜钟的故事》之后,从事专业文学创作,半个世纪的文字生涯,就使得一弓难于日出作日落而息,劳作和休息常颠倒着过。
《犯人李铜钟的故事》之后,一弓一发而不可收,有上佳表现,继李铜钟,又有《张铁匠的罗曼史》、《春妞和她的小嘎斯》,连续三届在全国中篇小说评奖中获奖,《黑娃照相》则是短篇小说的获奖篇目,成了获奖专业户。有些未获全国奖的篇目我也颇为欣赏,如《考验》。20世纪80年代,几乎可以说是一弓的年代。一弓的文学创作如日中天的时候,我正在河南省文联扮演主席和党组书记的角色,在河南省,作协与文联没有分家单独建制,文学创作也归文联管。看着自己的作家如此火爆,我当然高兴。那时,我们制定了政策要奖励有好的表现的作家,记得就曾给张一弓叶文玲兑现过,给张一弓晋升两级工资给叶文玲晋升一级工资。一弓有时会不经意提起此事,我就会想起一弓当场将奖励给他的奖金捐献给青年文学创作基金的慨而慷。
其小说创作几乎热闹地贯穿了整个80年代,在90年代怎么突然沉寂下来了呢?也几乎是沉寂了整个90年代。这是怎么回事?在新世纪开始时回想起来,坏就坏在一弓在 90年代初做了河南省作家协会主席。就是这个主席使得一弓在整个90年代被卷入了一场躁动不安中,他难以坐下来写什么小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