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之三(航鹰、张一弓、刘兆林)


□ 南 丁 宋安娜等


张一弓弓未藏

南 丁
编者按:文革之后,发轫于“伤痕文学”的中国新时期文学曾制造了文学作品一次又一次的轰动效应,然而随着新世纪的来临,新时期文学那些曾风光一时的作家如今身居何处,都在忙些什么?我刊从今年第一期起的系列报道“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将一一满足您了解的愿望。
80年代几乎可以说是张一弓的年代,他的《犯人李铜钟的故事》、《张铁匠的罗曼史》和《春妞和她的小嘎斯》连续三届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黑娃照相》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然而,曾经红得发紫的张一弓却几乎沉寂了整个90年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一弓身材比我略高,也就是1米75之上吧,也上不到哪里去。年岁比我略小,也是66周岁了。66岁的1米75的张一弓,走起路来依旧保持着昂首挺胸身材笔直的姿势,显得年轻,在夏天,就能看出他身材保持得还是不错嘛。头发仿佛是比年轻时稀疏了些,好像尚未发现白发,眼镜一戴,脚步依然轻捷,前后左右看,还是有男士风采的。
一弓跳舞跳得好,专业水平。也爱唱歌,我听到的就是《三套车》、《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偶然还有《在乌克兰辽阔的原野上》,也就是这几个曲目了,情绪表达还算准确,艺术表现则略显业余,但有一点好,人家不怯场,叫唱就唱,我看出来,他特想唱。多是朋友相聚的场合,对酒当歌,借歌宣泄,管它专业业余。嗜酒,也有量,但不能自控,喝起酒来显豪爽气,一路豪爽下来就有醉意,醉时就不定会搂住哪位朋友的肩膀眼泪两行地哭出声来。
生活极不规律。16岁读开封高中二年级时就应召去《河南大众报》作了娃娃记者,80年代初,《犯人李铜钟的故事》之后,从事专业文学创作,半个世纪的文字生涯,就使得一弓难于日出作日落而息,劳作和休息常颠倒着过。
《犯人李铜钟的故事》之后,一弓一发而不可收,有上佳表现,继李铜钟,又有《张铁匠的罗曼史》、《春妞和她的小嘎斯》,连续三届在全国中篇小说评奖中获奖,《黑娃照相》则是短篇小说的获奖篇目,成了获奖专业户。有些未获全国奖的篇目我也颇为欣赏,如《考验》。20世纪80年代,几乎可以说是一弓的年代。一弓的文学创作如日中天的时候,我正在河南省文联扮演主席和党组书记的角色,在河南省,作协与文联没有分家单独建制,文学创作也归文联管。看着自己的作家如此火爆,我当然高兴。那时,我们制定了政策要奖励有好的表现的作家,记得就曾给张一弓叶文玲兑现过,给张一弓晋升两级工资给叶文玲晋升一级工资。一弓有时会不经意提起此事,我就会想起一弓当场将奖励给他的奖金捐献给青年文学创作基金的慨而慷。
其小说创作几乎热闹地贯穿了整个80年代,在90年代怎么突然沉寂下来了呢?也几乎是沉寂了整个90年代。这是怎么回事?在新世纪开始时回想起来,坏就坏在一弓在 90年代初做了河南省作家协会主席。就是这个主席使得一弓在整个90年代被卷入了一场躁动不安中,他难以坐下来写什么小说。
记得是1991年末,河南省作协开代表大会,选举当时还在美国聂华苓那个创作中心度创作假的张一弓当主席,一弓于1992年元旦回到北京,然后回到郑州。这年初,河南省举办首届优秀文艺成果奖评奖活动,我那时已从省文联的工作岗位上退下来,还给我留下两顶闲帽子,省文联顾问和省作协顾问,也参与了这次评奖,一弓也是评委会成员,我们被安排在东明路亚细亚宾馆的一个房间里同住。上任不久的省作协主席张一弓意气风发,颇想在事业上有一番作为,他将一份拟办的《热风》杂志的方案给我看,征求我的意见,并说从赞助商那里有希望争取到10万元人民币作为这个刊物的启动资金。这10万元资金还就在评奖期间落实了,那天晚上一弓从外面与赞助商约会回来,欣喜若狂地告诉了我。我欣赏想做点事情的人,对那方案也提了少许意见。《热风》于92年10月出版,一弓自任主编,创刊号的封面也是他自己设计的。看那包装,看那篇目,感觉上还可以。将于黑丁和我的名字也作为顾问印在版权页,顾问只是名义,黑丁和我当然不会去问《热风》的什么具体事宜。当时一弓正在泰国访问,要为正大集团写一篇文字,这是拿了人家10万赞助款许诺下的回报。这年年底一弓访问泰国5个月之后回来,已出版3期的《热风》陷入困境,书商发行,书款收不回来。《热风》这个杂志,只在出版上有户口,在编制财政上都无户口,难于运转,面临生存危机,去巩义市竹林集团,采写人家的报告文学,拉人家集团老总做社长什么的,意在讨碗饭吃;又去豫北某纱厂,与人家对饮了一瓶白酒,醉了一昼夜,换得来3万元赞助;又作为被告和原告陷入马拉松式的诉讼之中。还听说,在农科院那里租来的《热风》编辑部办公室的墙上贴出四个大字:哀兵必胜。一弓带头又发动编辑部诸同仁集资办刊,大有不成功便成仁之慨,够悲壮的了。《热风》缠了一弓多年,坏情绪容易招惹病不是,病痛也接踵而至,是很掉了几斤肉的。有次座谈作家深入现实生活问题,一弓感慨万端地说,现实生活深入得我受不了啦。就是指《热风》将他这个主编烤得焦头烂额无可奈何。后来,一弓从省作家协会主席的职位上退休,虽然还保留着作协名誉主席,《热风》不冷不热不死不活的模样依旧让他揪心,后来干脆连名誉主编也辞去。突然想起来,因为《热风》,欠正大集团的那笔账尚未偿还人家,在 1998年酷暑中的郑州,坐在电脑前听他于 1992年在泰国正大集团采访时的录音,边听录音边往电脑里输入,几十个录音带听下来输进去,就用了月余时间,然后又对那些输入的素材按照新闻记者的严谨作风加以整理、写作,从夏到冬几乎用去了半年的时间写成了10万字的《正大集团创业史》,于1999年在《河南商报》连载,后又请华龄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小册子。就这样,一阵《热风》吹拂,就将小说家张一弓的90年代吹拂而去,就将小说家张一弓的3000个日子吹拂得没了踪影。时光过得也真是好快的。《正大集团创业史》发表和出版之后,包括正大集团在内反映平平。但是作为张一弓,他完成了他的承 诺,他心里干净了,觉得不欠人家什么了,解脱了。那一阵,我知道一弓在为还债而写作,进出文联大院都要经过一号楼一弓书房的窗口,有时夜深还会看到那窗口亮着灯光,就很为之感动。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