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似曾相识的人


□ 吉克木呷(彝族)

◎ 吉克木呷 (彝族)

金沙江水拍击着千年的沧桑

两岸堆积的卵石

犹如战场遗留的白骨

像战士一样坚守

坚守着一轮明月

升了又落 落了又升

千百次的轮回

依旧如当初

祖先迁徙的足迹历经多少磨难

一夜风雪后

在梦里若隐若现

冥冥之中又听到那声呼唤

等到明年春天到来

万格山峦绽放八百里期盼

知否?

朵朵都是先人未了的夙愿

鹰是梦想的另一只翅膀

飞翔的影子

掠过一片大大小小的山头

无数次的飞翔成无数次的孤独

没有痕迹 没有颂歌

没有停息

是那个人吗?

熟悉的面孔 熟悉的身影 熟悉的气息

——就是那个人

是千百年来

一路追随而来的那个人

于是六千零二十五平方公里的土地

在一封小小的信里慢慢展开……

对不起,是丢在风里了

对不起,是丢在风里了

再回头找寻也没用

即使走到当初开始的地方

逝去的风

还是回不来

真的对不起,没能挽留住那时光

没能让岁月凝固

没能让风凝固

水一样凝固成冰

让你走在风的上面

如走在如斯的冰河之上

对不起,确实丢在风里了

而风已经走远

来不及道一声别

把寻物启事也一起丢在风里

时间之物无人可寻

像一群无家可归的流浪儿

看!天涯海角

处处都是我们的家

风的家是丢不了的

因为风不会抛弃任何一个孤儿

我的诗住院了

天花板是白的

被褥是白的

吊瓶里的也是白的

头脑是一片空白的

闭着眼睛是黑的

走廊里是寂静的

血管里的流淌是无声无息的

病房里的空气是窒息的

如雷的鼾声是淹没我的

我的诗住院了

一个人躺在病床上

呻吟

没人来守护

没人来探望

刚毕业的实习医生

总冲着我大吼大叫

犹如邻家的大黄狗

见不得陌生的面孔

胆小的孩童

躲在篱笆墙背后

一直不敢迈近一步

当现实的针扎进幻想的肉体

犹如扎爆一颗颗美丽的气泡

看着那些曾伴我半生的病菌

在我面前眼睁睁地消失

从此远离我而去

却没有一丝丝伤感和惋惜

我的诗住院了

一个人躺在病床上

呻吟

有病亦呻吟

无病亦呻吟

木头家

木头家附近有条小河

小时候

木头喜欢坐在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

画画 写字 游戏

这次跟木头回家

一直很想看看这块石头

却听说很多年前就被大水冲走了

再也见不到了

木头家的路口还有棵老树

木头说它的年龄比祖父还大

祖父已去世多年

木头说他经常在梦里见到祖父

弯着腰蹒跚地从树下走过

树上爬着一群不敢出声的小鸟

木头家还有一群白色的鹅

最喜欢在河里玩耍

伸着长长的脖子

嘎嘎地叫

下蛋时会自己赶紧跑回窝

没下蛋的都守在门口

嘎嘎地叫

木头家的房檐上挂满了一串串金黄色的玉米

 棒子

有的还散发着泥土的气息

快要落山的太阳

暖暖地照射着

木头的母亲用开裂的双手揉着玉米粑粑

一个 两个 三个

揉到第四个时木头的眼泪流了下来

木头家还有一个凹形的叫做旮窟的火塘

火塘边木头的父亲醉语吟吟

被烟熏得睁不开眼

深埋火炭里的土豆

散发着烧熟的香味

而木头的父亲用火钳怎么找也找不着

雨,敲打着蜘蛛网

天渐渐地黑下来,在地球的另一角

雨,敲打着蜘蛛网

狠狠地打着这薄薄的坚强

窗外是一片没有声音但不安静的世界

点点灯火勾起的种种不安

在这个云南的边疆小城里安顿下来

在睡与不睡之间,我夹在其中

犹如一棵从石缝里艰难生长的豆芽

在雨后的每一个夜晚

总是要面对一张张天真的笑容

在每一个夜晚的雨后

总是挡不住没有重量的一滴水珠

明明是用思绪编织成网

明明挂在我经过的路口

明明我是一只使劲敲打玻璃窗的飞蛾

雨,仍敲打着蜘蛛网

被打破的天穹渐渐地看不见了

而在地球的另一角

执著依然重新挂起——

责任编辑 徐海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似曾相识的人”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