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画时序性特征


□ 邬 建

中国先民在生产劳动中,在与宇宙自然的融合化一中,逐渐认识到宇宙是动态的、变化的,自然生命的生息发展是有节律的。正是这种动态的宇宙意识,最终将最能体现宇宙自然生息发展的节律、具有生命变化时序性的“线条”作为中国画的构成主体,以此形成了中国画独特的时序性特征。
中国画的主要造型手段——线具有时序性。在中国绘画中,线条作为主要的造型手段一直影响着中国画创作的变化发展,规范着中国画创作的审美及品评。南朝谢赫提出的气韵生动,作为中国画创作最高层次的审美标准,主要是通过中国画的笔墨形态而发挥作用的,而线条则是中国画笔墨形态中的关键因素。狭义地看,“气韵”可指秩序、节奏、韵律;“生动”则指鲜活、有生命力。将之对应于中国画的线条,一方面指有一定秩序、节奏变化的线条,才能表现出生命的律动和宇宙自然的无穷变化;另一方面,在造型的诸要素中,线条本身又具有秩序和节奏的特性。一点一画,一勾一勒,以不同的节奏和时序,由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是用笔,又是“道”,在这种合乎“道”的运笔使墨中,既结构出宇宙自然的万千变化,又记录下画者的生命状态。这就是中国画线条造型意识。
中国画线条造型意识,以及毛笔、宣纸的材料性能,为中国画的用笔提供了无限的极尽变化的空间。如中国画用笔历来讲究随机应变,讲究起承转合、映带连绵、笔断气连等等。一旦笔落纸上就容不得有半点犹豫和丝毫的迟疑,在创作灵感的激发下,以意领气,以气使笔,所谓“心随笔运,取象不惑”。笔的运行随着时间的流动,在顿挫、起伏、承转的变化中,将画家的情感、思想外化到作品上。不管绘画的意境如何,这种被宣纸敏感记录下来的用笔的瞬间特征,构成了画面的造型因素,这就是中国画用笔(线条)的时序性特征。
中国画作画过程中的一点一画,都讲究从精凝神,强调左右映带、上下连贯,注重笔意、笔势以及由此形成的秩序、节律,以此构成了中国画形式美的重要因素。中国画的这种时序性,决定了中国画线条的一次性和不可重复性。同中国书法一样,中国画有着严格的序列,线条的展开有着突出而鲜明的时间流程。但值得注意的是,这种一次性、不可重复性并不是说中国画每下笔都要一遍成,而是可一遍、两遍甚至数十遍而成,这也是中国传统的盘桓往复的时空意识的体现。我们看宋人绘画的邃密、深厚,大多是采用多遍复加方式完成的。元人绘画则强调每一笔就要有丰富变化,所以遍数相对减少。多遍复加关键是在每一遍都是一个完整的自足的系统,每下笔都要写出性情、写出意趣,而不是重复前一遍,不是描,更不是制作,而是对前一遍的完善和补充,前一遍对后一遍则具有启发和提示作用,以此由笔墨生发出层出不穷的景、层层深厚的意。黄宾虹的山水画就是采用多遍复加方式而又充分体现了中国画时序性特征的典范。
中国画的程式具有时序性。中国画注重程式,程式是一种高度概括化了的形式符号。山水画中的各种皴法,人物画中衣纹的各种描法等,都存在一个时序性问题,都有一定的顺序和节奏,即每下笔都要有形,这是第一步,每行笔都要有势、有力、有气,这才是关键。所以中国画强调线有起止,点有呼应,笔和笔的连接处强调的是笔断气连。前人讲“增不得一笔,亦少不得一笔”正道出了中国画用笔的程式化及其内在审美特征。因为笔行纸上,讲究的是气韵生动,一点一画,提、按、顿、挫构成一个气韵生动的生命世界,每一点画都是这个整体链条中的一环,各个环节依一定的秩序,按照一定的结构组成一个完整有机的整体。所谓多一笔或少一笔,就是打乱了这个秩序,从而使整体的节奏和韵律出现失调。比如中国画程式中的点,除讲究本身的大小、方圆的形状变化之外,更主要的还在于它的聚合形式。如“攒三聚五”、“有聚有散”、“有出有入”,主要说明了各种点的组合秩序和结构律动,气韵生动也正在于此。体会和掌握这种秩序和节奏则是把握各种点的程式的关键。
程式是中国画家丰富情感的凝结。程式相同,但秩序和节奏有别。在中国画简约的程式符号中涵容了画家不同的心灵和思绪。在灵感的引发下,画家的主观情思随着线条的运行和时间的推移而显于笔端,画家生命状态和节律亦随之被永久地记录下来。这时的艺术形象已经不是对客观物象的精准把握,而是主观对客观的概括提炼之后的一种笔墨语言符号,这种符号沟通主观和客观,从而使三者具有和谐共振的节律——一种永恒的但又是充满动感的生动气韵。这就是中国画的艺术形象,它既具有相对固定的形式,又具有流动变幻的节奏和韵律。它是以主观抒情写意为导向,以笔墨的时序性为特征,既具有强烈的感情色彩,又不是完全脱离物象的纯抽象概括;既是一种行为过程的轨迹,又是意趣、气质、修养的物化。正是在线条的运行中记录下了画者情感与生命的流变,中国画的迷人之处也正在于此。
中国画家的作画过程具有时序性。中国画家的作画过程,从开始到结束,始终如一的是对力度、气势的运用和把握,每下笔都要有气、有力、有意。虽然一幅画的完成并不都有严格的先后秩序,但画家运笔的速度,笔与纸相交的角度,行笔的顺逆,线条的组织、序列,画家的精神、意气等等,都是落笔便定,在笔笔生发中伴随着时间的流动,在一定的秩序统领下,在一推一荡、阴阳变化的节奏中,蕴涵着气韵生动的天地之道。可见画家作画时的意气、精神的体现,只能凭借这种时序性的用笔。由此构成一幅作品成败的关键,这也是画家艺术风格最主要的标志之一。比如中国传统人物画中的“十八描”,各种描法都是各时期画家对表现不同主题、不同审美意趣、不同体裁的各具个性特征的艺术语言的创造。如“行云流水描”的用笔舒卷自如,轻松随意,如云雾飘忽不定,似水流圆转不滞。这种用笔正如黄宾虹所说的“平”,在力度上无大的起伏,速度上无大的快慢,平缓而均匀。而像“枯柴描”、“兰叶描”等,用笔不仅要求运笔的过程中要有顿挫、提按等变化,从而使线条产生粗细、轻重、疾徐等节奏的变换,同时,在线条的组织、排列上亦与“行云流水描”有着不同的时序特征。中国画中线条的变化,使自身具有独立于物象之外的审美特性,它已经完全超脱于物形对中国画造型的束缚。由此同中国书法一样,线条成为中国画中相对独立的审美因素。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