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钓者


□ 邹德斌




一竿在握,心与眼,眼与心就合二为一,合成了水面那一点浮漂;会世界也就浓缩在那一点浮漂上,浮漂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世界有多大,心眼就有多大……
我真羡慕钓者,除了浮漂的沉浮,再也无物无我。他们手握的不是渔竿,而是身心双俱的痴迷跟闲适。
我不善钓,至今钓鱼的次数也就三次,后两次还是钓人家的渔塘。这三次加起来的收获也就是渔钩上那点鱼腥气——指不定还是作饵的蚯蚓留下的呢!前人王思任说:“空钩意钓,何必鲂鲤”,这话于我的三次面子有补,但在越来越讲求效益的今天,又实在形而上到了难避自欺的程度。
说到钓鱼的收获,大概首推《列子·汤问》中的龙伯国“大人”:传说渤海东面有五座山,常随波涛浮动。上帝命十五只巨鳌用头顶着,那山才固定下来。“而龙伯之国有大人,举足不盈数步而暨五山之所,一钓而连六鳌”。为此,诗仙李太白就曾自称“钓鳌客”。
能与那位龙伯国“大人”一比的大概只有《庄子·物外》篇中的任公子。你先看他是如何个钓法:“任公子为大钩巨缁,五下犍以为饵,蹲乎会稽,投竿东海,旦旦而钓,期年不得鱼。”他用五十头犍牛作鱼饵,人蹲在会稽,钩撒在东海,钓了一年多都没钓到。后来终于钓到一条大鱼,多大?“离而腊之,自制河以东,苍梧以北,莫不厌若鱼者。”制成干鱼让浙江以东,岭南以北的人全都吃腻了。
这钓的哪里是鱼,分明是百十艘航空母舰泰坦尼克!我就想,这鱼钓出水面时,怕东海的水位都要下降一截。能钓得这么大的鱼,当然就更钓人的胃口了。于是还是那位诗仙李太白,两杯酒一下肚又豪情万丈:“我从此去钓东海。”他钓到没有?史书上无有记载。



这龙伯国“大人”和任公子钓的鱼该算世上最大的了吧?不然。还有比他俩更会钓,自然收获也比他俩更大的。他俩只能算是短竿细线钓浅沟泥鳅的小角色。
你看,历史的上游,渭水河之磻溪畔,就悠然坐着一位鹤发童颜的钓者。谁见过这样的钓者:他把钩儿垂得直直的,也不挂鱼饵;这也罢了,他还将钩儿离开水面三尺三寸。他这是钓啥?他这也能钓到啥?
这位钓者就是姜尚姜太公。
那垂直的钩上当然不是什么饵也没挂。否则太公哪得“愿者上钩”的自信乃至狷狂,否则太公岂不成了疯子神经病!那钩上挂着《六韬》《三略》呢,此为匡世治政之奇谋,普天下的大鱼都恨不能跳将起来一口啄了去呢!
果真,一条大鱼随文王缓缓游来,一跃而起咬住了离水三尺的钩儿,太公抓住这一刹的时机,屏气握竿,顺势一提,“帮——!”渔线顿时绷得笔直,竿却弯成了满弓。渭水水面,不,那段历史的水域霎时恶浪遮天,惊滔蔽日,奔突起金戈铁马之杀伐铮铮。终于,“嗖”的一声,渔线在空中勒出一道美丽的弧,那大鱼被太公提将上岸。多大?——八百年鲜活蹦跳的大周江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