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都活得挺好(小说)


□ 蒋军辉

文 蒋军辉

  1

  我们:我,老五,老黑,还有阿梅。我,雷迪娜洗浴中心门口保安,经常被人唤作看门狗,对此我心态平和深表认同,作为一个资深保安,我理解我的工作确实与狗有许多相似之处,正如我的老板,那个右手文着骷髅的大胖子指着我的鼻子对我的谆谆教导:你应该像狗一样灵敏,随时发现不安全因素,然后给里面报信,否则,滚蛋。你看,我与狗有什么区别。阿梅,雷迪娜洗浴中心这一带小区卫生保洁员,扫垃圾的,穿着黄马褂,脸上经常挂着中彩了似的傻笑,提着扫把和畚箕,沿着规定路线扫过来,到雷迪娜洗浴中心门口累了,在石阶上坐坐,喝口水,见了我,露出大门牙,还是傻笑,知趣地说,大哥,这就走这就走。我倒不希望她走,我想和她聊聊天。我说,你整天笑个屁啊,有什么好乐的。她说,大哥,活着苦,想想活着的好,笑一把吧。至于老黑和老五,怎么说呢?他们是接送老婆上下班的,他们的老婆在洗浴中心千活,千什么活?你问这么多千吗?他们的老婆还年轻,有几分姿色,不搓背不卖票,能干什么呢?每天下午,老黑和老五骑着自行车,不远万里,不辞辛苦,从城区的最东面,穿越整个城区,把自己的老婆驮到城区的最西面,雷迪娜洗浴中心,向别的男人出让部分老公的权力。老黑和老五把自行车停在远处的墙边,去别的地方逛逛,有时候不去,没兴致,也没什么可逛,便坐在洗浴中心门口的树荫下等,沉着个脸,长时间地不说一句话,搞得整个树荫都阴森森的。偶尔,其中一个掏出烟来,递给对方一支,给自己也点一支,抽烟,还是无话,两人以前都在晨光机械厂工作,认识。洗浴中心男人进进出出,他们常会投以仇恨的眼光,令接到目光的人落荒而逃,难怪,你老婆让人家玩了,你会不仇恨人家? 我有时候踱过去,递给他们一支烟,三个人抽着烟,还是无话。

  有什么好说的。

  2

  我讲的这事儿发生在好几年前,那时候的晨光机械厂是我们这个市的国营大企业,有一千多职工,企业改制后大部分都下了岗,扔在社会上漂,没人管。我们这个城市,娱乐业畸形发达,名声响亮,有钱的人都喜欢来我们这儿寻欢作乐,安全,花样多。每个周末,各个娱乐城、夜总会门口挤满了高档轿车,夜晚爬上本市最高的国际大厦往下看,那一簇簇灯火辉煌的地方,就是一个个销金窟,声色犬马。一片片漆黑的地方,那是我们的家。晨光机械厂在市区的厂房也被人改建成了夜总会,叫“来来来”夜总会,霓虹灯边挂着一个搔首弄姿的女人,招着手:来来来。许多女职工下了岗,直接就进了“来来来”,或者其他娱乐场所。社会上的传言是:晨光机械厂,婊子有半厂。

  我和老五老黑都是晨光机械厂的,我和他们在不同的厂区,所以不认识。我之所以抢到这个工作岗位是因为我年纪比他们大,下岗比他们早。那时我刚好四十岁,作为厂里认定的包袱,第一批下岗,他们年轻,是最后一批,等他们被厂里甩掉的时候,社会上已经找不到工作岗位了,扫厕所都让人占了。所以有时候年轻不一定是好事,会耽误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