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呼叫


□ 金 虹

夜在一只猫的鼾声中变得幽深、漫长。猫是黑色的,比夜还黑。它的鼾声跟它的年龄很不相称,是混浊的,忽缓忽急,好像得了哮喘病的老人。肖琳就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温柔地从它的头部向下滑去,像是在安抚做噩梦的孩子。她在想孩子。两个,都在不足三个月的时候离她而去。黑猫知道。黑猫乖巧地缩在她的小腹上,让她有种踏实安宁的感觉。
   窗外有风有雨,淅淅沥沥的。她想这样的夜晚应该呆在床上,被一双坚实的手臂温柔地搂抱着。但丈夫不在家。肖琳不明白这样的夜晚他怎么还去打牌。她很困,准备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了,就听风听雨,然后进入梦乡。
   "救命啊--"
   突如其来的呼叫划破夜空,惊醒了黑猫。它"嗖"的一下蹿起来,像胎儿须臾之间离开子宫,肖琳感到腹部一空,身体轻如蝉衣。
   她摇晃着,飘飘悠悠地到了客厅,蓝底碎花的睡裙随着她荡到门前。她下意识地握住锁把,似乎是想夺门而出,但肩膀却碰着了门边照明灯的按钮。30瓦的日光灯顷刻间刺痛了双眸,茶色玻璃上清晰地印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与她只有尺寸之遥的扭动的身影像幽灵,让她差点也发出一声尖叫。
   强烈的在黑暗中突现的光明,没有令行凶的男人胆怯和畏缩,恰恰相反,她看见女人的头挣扎了几下,从玻璃上陡然滑落。
   "报警吧,不管到底是不是凶杀或者什么。"肖琳紧张地拨打了110。
   "为什么?你出去看看。"警察不紧不慢地问。
   "家里就我一个女人……你们,你们能来吗?"
   "我们去不去还用告诉你?"警察挂了电话。
   肖琳像是遭到了重重的一击,颓然倒进沙发。
   窗外的声音渐渐稀疏,最终在肖琳焦灼的等待和沉默的天宇中彻底消失。那是一种绝望的、无可无奈何的消失。难道真的出了事还是……此刻,她突然感到了另一种惶恐:如果警察来了,该不会说我是报假警吧?谁能够证实那瞬间的,在黑暗中发生的一切?
   几分钟后,警笛刺耳的鸣叫撕破了夜幕。紧接着,一束更加耀眼的强光打在玻璃上。肖琳飞快地穿好外套,准备万一警察敲门,自己好有个交代。但是,眩目的,甚至有些优美的光芒同时晃过她的双眼,随着"突突"远去的马达声,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过。
   她不知道警察为什么不进门调查,尽管她不喜欢警察,但她此刻希望自己正在被几个高大威猛的警察盘问着,希望借助警察的力量帮助十分脆弱的自己实现哪怕一次的同情。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指针指向零点一刻。丈夫还没回来。他真的是在打牌吗?会不会在干些别的?她其实早就在丈夫的呼机上发现了一个女子的留言,但她没敢追问,对丈夫一夜夜不正常的外出虽然忧心忡忡,也只将疑虑压在心底。她是一个喜欢安静的女人。
   黑猫回到她温暖平滑的腹部,很快又打起了呼噜。那种香甜的满足令肖琳有一丝感动,心就踏实了几分。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她在读研究生,而宋志鹏刚刚下海经商,两个人都没有时间和精力养孩子,就吃了进口的堕胎药。但不管用,痛苦了几天还是去做了手术。医生说这孩子命硬,干吗不要呢?第二个是三年后他们精心准备,满怀期待。可她不知道生命原来也会如此脆弱,一个弯腰甚至举手投足都可以令孩子害怕而拒绝生长。医生又说这是习惯性流产。她在休产假,一个多月了,但身边没有孩子。......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