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沦亡之际


□ 宣茹

  宣 茹

  它是一堵墙,但它不是普通的墙,它不是一般意义上围合与阻隔空间的建筑物。它比战祸猝临的“残历碑”多了一腔迸发的血性,比奋起还击的“卢沟桥”多了一番厮杀的壮烈。它的名字叫“忻口战役纪念墙”。

  此刻,我就站在忻州这方土地上,站在忻口村外的山峰之上,站在这高高的汉白玉基座上,面对着这堵矗立的白色高墙。山下,是辽阔的河谷;远处,是起伏的山峦;头顶,是清澈的高天。

  我自幼生活的忻州城,距离这个忻口村、这堵纪念墙仅有20多公里,但我却从没来过。那场发生在70多年前的抗日战争对于我这个90后的女孩子来说,实在太遥远太陌生了。我们自幼承负着父母亲人太多的厚爱和教育体制太多的重负,实在无暇顾及更多。我来这里,是缘于我父亲一句无心的讲述——他在看一部抗战题材电视剧的时候说,他的姥爷、也就我的太姥爷王效青,曾经是一位英勇的八路军战士,他为了抗击日寇,失去了三个手指、一只手、一条胳膊。不过,他所失去的是同一条胳膊上的手,同一只手上的手指。

  我出生的时候,太姥爷已经作古多年,很难寻觅维系我们四代人之间的思想与情感凭证。于是,我开始询问我的姨奶奶和老舅舅们,从他们口中,我了解了太姥爷失去手臂的大致经过。

  那是1943年初冬的一天,太姥爷所在的八路军某部获取了忻州城日军增援奇村据点的情报。部队决定在忻州至奇村途经赵家庄的一座小庙对日军进行阻击。那是一个寒风呼啸的日子,惨烈的战斗从午后一直持续到傍晚,奋勇杀敌的太姥爷被炸药包炸去了三根手指。战斗结束后不久,太姥爷的伤口化脓了,八路军的医生十分痛心也十分内疚地告诉他,他那些受伤的手指必须连根锯掉。可是,没有麻药。战时受伤的战士太多了,八路军的药品供应太紧缺了。太姥爷紧咬着牙关,像历史上的豪杰和战争年代的英雄那样,以超人的毅力承受了刻骨铭心的剧痛。太姥爷的手指被截去后,由于部队与日军辗转周旋,战时缺乏盘尼西林,他的伤口又化脓了。八路军的医生十分痛心也十分内疚地告诉太姥爷,他那只坏死的手必须从手腕处锯掉。可是,还是没有麻药。太姥爷再次像历史上的豪杰和战争年代的英雄那样,以超人的毅力承受了刻骨铭心的剧痛。太姥爷的手被截去后,医疗所还是没有盘尼西林。这时候,部分部队要渡黄河去延安了,太姥爷踏上了奔赴革命圣地的征程。部队首长和战友们都把治愈我太姥爷伤势的希望寄托给了延安。只要到了延安,太姥爷的伤一定会治好。可是,还是可是,由于敌人的围追堵截,由于还是没有盘尼西林,他腕部的伤口又感染坏死了。这一次,太姥爷不再询问有没有麻药,任由医生将他的大半截胳膊锯掉……万幸的是,太姥爷终于到了延安。

  参加完解放太原的战役后,太姥爷回到了他的故乡——忻州奇村镇辛庄。这个饱受战争洗礼的强者,成了村里的独臂党支书,过上了平凡的农村生活,直至去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