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城市人口还有增长空间


□ 陆铭

如果制约城市人口增长的因素都可以随着经济发展以及技术和管理的进步而不断调整,那么,城市的人口承载力就可以继续增长

  特约作者 陆铭

  人们习惯于用一个数字来表示城市的人口承载力,但却看不到人口规模不断突破”承载力”恰恰体现了城市的“生命力”。

  回头看看城市曾经的人口规划是件很幽默的事。1983年出台的《北京市城市建设总体规划方案》提出,要把北京市到2000年的人口规模控制在1000万人左右。仅仅三年后,1986年北京市总人口已达1000万。《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方案(1991-2010)》又要求,2010年北京市常住人口控制在1250万左右,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北京市常住人口已达1382万人;《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提出,2020年北京的总人口规模要控制在1800万。但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2010年北京常住人口已经达到1961万。

  类似的现象也出现在上海。2003年春节后媒体报道说,“从现在开始,设计上海城市将以2000万人口为目标,比原定的1700万城市人口又上了一个台阶。……在此之前,上海的建设交通设计基本上都是叫700万城市人口设计。……估计到2C四年,申城6340万平方米的中心城区将拥有2000万的城市人口。”10年之后的2013年,上海的常住人口已经达到2371万人。

  人口密度越大的城市职工工资水平越高

  城市人口规模一再突破“规划”,常常被用来作为需要控制人口的理由。其实,首先需要搞清楚的是,人口规模和经济发展、生活质量是不是有关系?如果没关系,的确需要控制人口。如果有关系,为什么需要控制人口?问题是,人口更多的城市收入更高。

  早在上世纪70年代,美国就有研究指出,相比于小城市,大城市的职工平均产出和职工工资更高,城市规模(以城市的人口数量作为度量)平均每扩大1倍,劳动生产率会相应提高约4.77% -6.39%。那么,中国的城市发展与收入提升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呢?如果直接来看中国城市人口规模与收入水平之间的关系,也能够发现两者的正相关性。根据《中国城市统计年鉴2010》,笔者比较的2009年城市间就业规模与工资水平之间的关系显示出,在市辖区二三产业就业规模更大的城市,职工的年平均工资水平更高。根据《中国城市统计年鉴2009》,笔者比较的2008年就业密度与职工工资之间的关系也显示出,人口密度越大的城市职工工资水平越高。

  很多人会提出,大城市生活成本高,当然需要高工资。可是,如果只是因为生活成本高,企业为什么要支付这个工资呢?其实,企业支付高工资的原因是因为劳动者创造的价值比企业付的工资还要多。当城市人口密度高的时候,企业和在这里生活的人是生产率更高、能挣更多钱的。规模的秘密在于,生产中存在规模报酬递增,大规模的生产有利于降低每单位产品所耗费的生产成本。而且,企业可以提供多种类型的商品和服务,却不至于使每种商品和服务的生产成本太高,从而能够满足消费者偏好的多样性。特别是对于讲究思想和创意的现代服务业,人口密度大的地方也有更为密集但却看不见的信息流,对于提高相关产业的生产率非常重要。这就是为什么一流的大学教授、媒体人、金融分析师、艺术家都宁愿忍受大城市的生活成本还要在那里扎堆的原因所在。

  中国大城市的人口过密了吗?

  那么,中国的大城市是不是已经太大了,人口密度是不是已经太高了?问题在于,我们怎样来判断一个城市的人口是太多了呢?大城市的收入高、生活丰富,这些显然不能作为大城市人太多的理由。很多人会说,大城市已经人满为患,交通拥挤且环境污染。如果这些问题真的已经不能忍受了,为什么人们不逃离北、上、广呢?我的研究发现,即使考虑了收入水平和教育水平之后,生活在大城市的人还是比生活在中小城市的人更快乐。在这种与城市规模相关的快乐感消除之前,人们就会愿意流动到大城市去追求更好的生活。

  现代城市经济以第二三产业为主,随着经济从工业化向后工业化阶段过渡,服务业的发展越来越重要。然而,长期以来,不少论者却误认为,中国已经出现了大城市人口过密的问题。如果将中国放在国际比较的视野里去看,就不能简单地认为中国的城市(包括大城市)已经太大了。

  首先:除了1000万人口以上的特大型城市以外,中国的一般大城市还有巨大的成长空间。著名的区域经济学家亨德森对142个国家人口超过10万的2684个城市的统计研究发现,2000年人口300万以上的城市有94个,在100万-300万之间的有324个,两者比率为0.29;按同样口径定义城市,2000年中国人口规模超过300万的城市有10个,在100万-300万之间的城市有84个,两者比率为0.1190我和陈钊教授在一项研究里对2009年的中国城市数据做了类似计算,结果发现,市辖区年末总人口超过300万的城市有18个,人口规模100万-300万之间的城市有106个,两者比率也仅为0.17。亨德森还指出,中国的城市人口分布不够集中。全球总样本城市人口的空间基尼系数(表示城市间的人口规模差距)为0.5619,在中国、印度、美国、印度尼西亚、巴西、俄罗斯和日本等七个人口大国中,日本的空间基尼系数最高,为0.6579,中国最低,为0.4234。另据一位区域经济学家藤田昌久的计算,中国城市间人口规模的差异远远低于世界上其他市场经济国家,仅和中亚的其他前计划经济国家相近。可见,总体上来说,中国存在大城市不大,大城市数量不够多的规模均等化现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大城市人口还有增长空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