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满天星


□ 赵竹青
满天星
作者:赵竹青


  1
  男人拉着板车走在前面,板车上堆着炉子和桌椅,以及装满东西的盆桶;女人推了单车随后,后架上还免不了挂上两只装满杂物的笆篓。此时的街头已不显得冷清,两边楼房上的窗户亮了不少,马路上赶早的人脚步匆匆。进城卖菜的农民肩上实沉得很,每跨出一步都伴随菜担沉重而欢快的咯吱声。看着这些熟悉的情景,米子的脚步跟心情似乎都轻快起来。她的眉梢向上掀起了,好像这清晨的街道上,他们并不是孤单的一对。
  从住处到菜场有二十来分钟的路程。他们赶到时,天差不多大亮,菜场一天的喧闹已经开始。
  两口子的固定摊位在菜场门口,虽然不是正规门面,但上面有个遮挡,落雨下雪不耽误生意。他们是半路插进来的,以前是挑了担子乱串。托了逸民当官的同学章良的关系,才在这里做上了固定生意。从板车上卸下桌椅,摆好炉子,逸民去菜场提来两桶水,将炊壶摆上。
  慢慢地就有了生意。第一拨人主要是吃麻辣烫的,蛋和猪脚是搭头。米子将薯粉折断了塞进瓦钵,水开了薯粉软了,鹌鹑蛋、豆芽和那些麻辣作料被依次加进去。作料加完,瓦钵得迅速撤离煤火,薯粉糊了就没了嚼头。
  吃麻辣烫的大多是学生,一些做早班的年轻人也爱吃。再有就是菜场里那些卖菜的小贩们图省事,偶尔也来吃吃。下力气的人一钵子麻辣烫抵不住,还得加上两块猪脚或是两个鸡蛋。忙过早晨这阵,大半个上午主要就卖猪脚了,主顾也换成那些买菜的家庭主妇。她们将熟猪脚买回去做中饭菜。
  秋日的阳光越过马路对面的高楼投过来时,米子抽空给他们自己下了两个麻辣烫,给逸民的加了两个鸡蛋,自己碗里也剥了一个。两口子对坐在小桌边,慢不经心地填着肚子。对这份一成不变的早餐,米子是常吃不厌的。她喜欢这份小吃,不仅是它又香又辣,还为它的卫生。这小城里所有的路边摊档都是不太正规的,做厨师和收钱的多半是一双手。比如她米子,拿菜下料的是她,挎着人造革钱袋子的也是她。但麻辣烫不一样,瓦钵子对着炉子现煮,什么都给消毒了。
  逸民希望的是中晚餐能喝上两口,最近把水平降低了,只在晚上抿上一点。逸民母亲前年大病一场,治病借了不少钱。母亲没工作,逸民又是独子,欠下的债没人可以分担。夫妻俩一直想盘下个小门面,因此每一分钱都恨不得掰开了花。昨天中午,看见餐桌上可口的菜,逸民忍不住说,好菜啊,来一瓶啤酒就带劲了!
  米子盯着丈夫说,想喝就喝嘛,跟晚上换一下就是。
  逸民忙说,换不得的,晚上的才要紧咧!
  米子笑了。哎呀呀,不换不换,就晓得你晚上要紧。妹惜,帮你爸拿瓶酒来,外人还以为我抠扼他咧!
  不喝了,早点买门面要紧。你们看,这屋里吃饭的地方都没了。现在外面房价飞涨咧,不早点买到手,到时只怕更买不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