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牟庭《诗切》简论


□ 房瑞丽

  摘 要:牟廷《诗切》出现于清代中叶乾嘉考据学的鼎盛时期,既不同于考据派的专崇毛郑和辑佚派的专事三家《诗》,也不同于姚际恒、方玉润的“独立思辨”。它辨毛郑,事三家,创己见,立己论,是清中叶《诗经》研究领域的别样奇葩。在对牟廷其人进行考察的基础上,从用三家辨毛郑、训诂古今、雅俗融合、用韵文概诗旨、分合整改诗篇等几个方面,对其进行全面地分析与探讨。
  关键词:牟庭 《诗切》 《毛诗》 三家《诗》
  
  在清初最高统治者“帝王敷治,文教是先”文化政策倡导下,在清廷大兴文字狱的高压政策统治下,经过清初百十年的发展,到清代中叶乾嘉时期,已形成了考据学一统学术领域的局面。具体到《诗经》研究领域来说,由宋明朱传一统,经清初学者汉宋兼采,到乾嘉年间形成了“人人毛、郑”的崇毛尊郑的局面。由康熙年间的陈启源《毛诗稽古编》、朱鹤龄《诗经通义》开启,到嘉庆年间的胡承珙《毛诗后笺》、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陈奂《诗毛氏传疏》的发扬,恪守毛郑,专崇古义的《毛诗》派研究达到了历史的最高峰。与此同时,受南宋王应麟《诗考》的影响,三家《诗》的辑佚也全面展开,范家相《三家诗拾遗》、陈寿祺、陈乔枞父子的《三家诗遗说考》成果卓著,再由辑佚大家王谟、马国翰、王仁俊等辑佚,使得三家《诗》遗说搜寻殆尽。而这一时期,有一《诗经》专著的问世,它既不同于考据派的专崇毛郑,也不同于辑佚派的专事三家《诗》,但其气魄胸襟,却能卓绝千古,这就是山东栖霞牟庭的五十卷《诗切》。
  遍览后代研究,提及其人其书者少之又少,可惜可叹!幸有山东齐鲁书社《山左名贤遗书》丛书的出版,才使得这部沉埋数百年的经学名著得以重现。齐鲁书社是据丁伯弢先生从日照丁氏所藏作者手写定稿本抄录而印行的。惜缺《小雅•鹿鸣》至《雨无正》三十三篇,前由王献唐先生所撰序录。
  自齐鲁书社1983年出版《诗切》,至今已二十余年,有关牟氏及其《诗切》的研究还是几乎为零。如果说《诗切》自产生以后在清代不得流传与其不切主流,牟氏的声名不显,及“务求实是,稿至五六易,尚不肯以一字问世”的治学态度有关。那么,当今学者除了在具体解释诗篇时,引用牟氏的某些说法外,尚没有对牟氏《诗切》的全面探讨。学者的漠视其存在只能是《诗经》研究的深深遗憾。
  牟庭,乾隆二十四己卯(1759)生,道光十二年壬辰(1832)卒。著名经学家。原名庭相,字陌人,号默人,栖霞人,贞相胞弟,牟所二叔父。自幼天资聪颖,就读于“小澥草堂”家塾。十九岁补诸生,被山东学使赵鹿泉称为:“山左第一秀才”。乾隆六十年(1795)优贡,然而自“优贡”以后,“应乡举者十八次,不得解略”。只做了一任观城训导,就因病辞官。
  牟庭青年时期,曾想通过科举踏入仕途。但其生性好古,研究经文史籍喜发己见,而应试诗文却常不被赏识。甚至有的主司执其落卷暴扬其短,好友牟愿相为其鸣不平道:“下第群称屈,如兄屈最深”。牟庭作:“合古由来不合时,此人偏学古人奇”诗句以励志。马邦举《牟公陌人先生墓志铭》记载:“先生性恬退,不以声气自通,而海内禀仰如鲁之灵光。无愤时嫉俗之言。家居,非应试不出邑,人罕识其面者。精心著作,一贯群书,穷居而不悯,老至而不知人事,反复不感于心,盖读书之乐,先生真得之矣。而性情谦和,退然如不自足,生平未以一字付剞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