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春(小说)


□ 张尚洁

  刘树根摘下墙上的相框,用袖子擦了擦上面的灰尘。

  “老伴儿,你说儿子今天能回来吃饭吗?”

  “不回来了,儿子今天训练,队里有任务。”

  刘树根脸上带着一丝落寞,不知不觉将头转向墙上的照片,照片里儿子正笑得灿烂。

  刘树根的儿子刘传宝是一名优秀的飞行员,在队里担当重要职位。树根以儿子为豪,因为成为一名飞行员是他的梦想。

  树根曾是高中的体育生,学校重点培养对象,他天天在学校里骄傲地昂着头,走路好似能带出一阵风。好几次老师找他谈话,语重心长地说:“树根儿,你踏踏实实的,别飘着。”树根却胸有成竹地说:“老师,您放心,等俺以后出人头地了,一定不会忘了您!”

  恰是夏天,市里来选拔少年飞行训练营的学生,全校只有一个名额,众人目光的焦点聚集在树根身上,他被带到了训练中心,看着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高科技器材,树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见识多么短浅。

  树根抚了抚怦怦直跳的心,在一片目光的注视之下,坐在了虚拟飞行器上。

  飞行器开始高速地旋转。

  树根被甩了出来,在地上撞了一下,又滑了十几米。所有人都愣住了,校长第一个冲上去抱起树根,树根五官痛苦地扭在一起,腿上汩汩地冒着血,嘴里含糊地喊着:“飞行员……”

  校长落泪了,他将树根送进了医院。

  “多处骨折,小腿骨裂,接是能接起来,但估计是瘸了。”医生脸上满是遗憾,向不远处的树根看去。

  树根愣愣地看着窗外那一抹淡淡的月光,脸上没有表情,只一滴泪在脸上滑过,滴在淡蓝色的被单上,没想到几年的梦想,只几秒钟便烟消云散。不仅不能成为飞行员,连以后生活都成问题了。

  于是家里人开始为树根张罗婚事。学上不成,那就直接成家吧,好歹还有个人照顾。

  那女人是邻村的,比树根大六岁,虽说大了嫁不出去,但也不愿嫁个瘸子。见了面,树根从兜里掏出一把枣子,对女人说:“姐,吃一个,俺自家种的,老甜了。”女人接过来,心里想:“瘸就瘸吧,人好才是正事儿。”

  树根获取了女人的芳心。

  结婚后,树根在学校门口摆了个修鞋摊子修鞋,女人在纺织厂上班,一月能余下些闲钱。

  不出几年,树根有了一个儿子,

  树根宝贝得很,天天眉开眼笑,抱着儿子一瘸一拐地到处逛悠。他给儿子取名刘传宝——传承自己未完成的梦想。

  传宝打小就很优秀,在学校各方面都名列前茅。

  终于,他走了和父亲相同的道路,选拔,训练,成了一名真正的飞行员。他用火热的青春打实了这条“星光大道”。

  一次,队里表彰,大家推选的优秀队员名单里有传宝,听到这个消息,树根破天荒喝醉了,睡着了都在笑。

  “老伴儿,我觉得传宝今天真可能回来!”

  “不会的,他有任务!”

  刘树根又不自觉地把头转向墙上的照片。

  两年前,传宝接受飞行任务,飞机遭遇强气流,仪器失灵了,被迫降落。当时摆在传宝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跳伞,可以活命,但飞机保不住:另一个是飞机快落地时再跳,但降落伞打不开,人会有生命危险。传宝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二种。

  飞机落地,发出一声巨响,起落架烧了,但飞机并无大碍,传宝却在被送到医院的途中停止了呼吸。

  树根听到传宝死了,把自己关在屋里几天没出来。女人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从此变得神叨起来,不住地唤“传宝”,好像传宝还活着。

  “老伴儿,你放着吧,我刷碗。我可得刷干净了,晚上传宝就回来了,我给他做他最喜欢的红烧肉。”女人嘟囔着。

  树根没有反驳,回到桌旁,看着儿子的遗照,相框上,明亮的玻璃映出了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他望向了窗外。窗外,天正蓝。

  那片蓝天,很美。

  (作者系章丘四中高一学生)

  责任编辑/曹瑞欣

  高方方点评:在《青春》的文本底部绵绵咏叹的是梦想的执着和忧伤,过往旧事的闪回与冷色现实的揉搓,让人禁不住跟随主人公命运的起落或悲或喜。做一名飞行员是刘树根父子两代人的夙愿,然而父亲为此却摔残了腿,儿子虽实现了飞翔之梦,却最终用青春殉葬了蓝天。文本首末的黑色相框像两道直直的车轨,滚压撕扯着我们的内心,而白发人为黑发人低首擦拭尘灰、抬头仰望蓝天的节点,却让我们在感伤之余触摸到一份之于梦想的不渝与坚贞。

分享:
 
更多关于“青春(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