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警惕中国的阿布拉莫夫


□ 吴 东

美国著名说客杰克·阿布拉莫夫(Jack Abramoff )本月再度成为舆论焦点,对他本人以及国会腐败的抨击仍在不断升级。中期选举在即,不同阵营的政客纷纷抓住这个机会玩起党同伐异的游戏。这一暴露西方政治黑洞的丑闻在中国媒体上也受到高度关注,截止1月18日,以“阿布拉莫夫+游说”在百度中搜索,可以找到2330篇相关报道。隔岸观火之余,回首检视中国的“院外游说”活动,却也别有一片洞天。
最近的报道,已有将“院外游说”与“院外腐败”划上等号的倾向,这暗合了中国传统政治思维与当前政治语境对这一敏感话题的普遍忌讳。“院外”容易让人想到“体制外”,“游说”与“寻租”、“交易”、“腐败”之间的暧昧联想,也容易让人形成先入为主的道德判断。
因此,当我和友人谈到“游说”(Lobbying)业务在国内发展的话题时,共同观点是:即使已有远海鹰等人在尝试把政府事务咨询作为主营业务来操作,专业的说客与游说公司仍没有足够生存空间。
但即便如此,我仍坚持认为:院外游说活动,从来就没有在国内消失过。一方面,这些活动是利益团体天然的需求,并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既有沟通体制的完善补充;另一方面,当前大部分院外活动并不透明,其形式上的隐蔽性与运作上的不规范性,比一两次“阿布拉莫夫丑闻”更有可能伤害到政治文明的健康肌体。
当前,新的阶层与利益团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体制内团体尚需借助院外活动增强影响,何况那些新崛起的民营、三资企业与境外利益团体。“跑部钱进”曾是老一代说客(如形形色色的驻京办、联络处)的写照,新一代院外游说者,纷纷以经济学家、媒体记者甚至NGO的面目出现。他们或“德高望重”,可上达天听;或熟悉府院体制,人脉通达;或善于引导舆论,操弄议题。在电信业改革、京沪高铁选型、小排量汽车解禁乃至怒江建坝等公共话题上,都频繁出现着说客的身影。而在公众视野之外,或许同样孳生着阿布拉莫夫式的寻租。毕竟,当匿身于幕后,游说与腐败便面目模糊了起来。
阿布拉莫夫倒了,院外游说在美国正面临空前危机,但绝不会有人因此认为说客将在国会山消失。在更严格的监督约束下,这一行当仍将存在并发展下去。对我们而言,警惕阿布拉莫夫丑闻在中国的重演固然必要,在制度上承认并规范院外活动的存在,或许更是未雨绸缪的良策。

作者简介 吴东,宣亚公关上海公司顾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传播》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传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