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柳(外一篇)


□ 任林举

  一
  
  如果行走,红柳的脚步该是迅捷又轻盈的。
  看看它那细弱婀娜的身姿就知道,它定是一路上连蹦带跳地走过了荒漠,如邻家十八岁的少女,如狐,曾一路在蓝色的天幕下划出优美的弧线。
  但这终究还是沙的领地,纵使红柳的步履有如九色鹿般神异、矫健,又怎么敌得住沙的机心。走着走着,它还是陷入了重围,前面是沙,后面是沙,左面是沙,右面也是沙。直到最后,它也不知道那些细小的尖兵是怎样搭上时间的马背,对它实施了包抄的,甚至连最惊愕的一声叫喊都来不及发出,一切就已经都成为历史,一种生硬的生命组合,就被无端地凝固下来。
  细弱的红柳,无助地立于狂沙之中,成为一祯令人心动的风景,成为我眼前的一幅照片。
  那年去新疆,当我第一眼看到沙漠边上那株孤零零的红柳时,就觉得那是一种意味深长的植物,于是便执意下车,用一部“傻瓜”相机前后左右一顿乱拍。从此,红柳不仅在我的图片库里,而且在我的脑海里占据了一个十分巨大的空间。很多的时候,我会双目直直地凝视着那一株沙丘上的红柳,感悟它给我带来的种种生命信息,包括那些视野之内的,更包括那些视野之外的。
  岁月,飞逝而去,留下了尖啸的风,在身后。即便在梦中,我也能够听到或感觉得到,它异常迅疾的脚步,一阵紧似一阵,因为我稔知它对付所有生命的方式或手法。
  人的记忆或历史的记忆,又怎么禁得起如此猛烈的搜刮?于是,便真的不再有人记得红柳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更不记得沙漠的下面是否果真埋葬着红柳的足迹。
  一份轻盈的美丽,就这样被禁锢于沉重的荒凉,红柳无路可走。脚’下的囚锁,如铁一样缄默,发不出一丝声响,如大地一样沉稳,巍然不可撼动。如今,只有天空似曾相识,也只有天空为它留下了一个可以探出头颈、目光和心思的窗口。
  转身之间,红柳便把头仰向天空。天空是惟一的出路,天空是惟一的向往,天空是惟一的慰藉,天空,是红柳解救自己的惟一方式。当红柳第一次把手臂伸向天空的时候,它感到了沙的卑微,它第一次希望沙子能够更多地堆积在自己的脚下,只有沙的逼仄才能够维系住它一步步走向天空的动力。
  沙埋一丈,柳长一丈。
  红柳并无意让自己盲目地膨胀、拔高,它不想让自己的高度冒犯天空的高度,它要对天空保持着恒久的敬畏;但它确实要一步步靠近天空,那里是它命定的归宿啊。它只有靠沙,只有从沙丘的背上,以垂直的方向,一直把自己的路筑向苍天。
  
  二
  
  红柳的红,却原来是一种凄艳而又有一点壮烈的色彩。
  因为对这种色彩的偏爱,早年给自己的女儿起名时,曾想把一个红字镶嵌其中,但马上遭到先生的反对。理由是,凡名字中带有红字的女子,命运中都必然会有一些波折和磨难。看来,对于波折和磨难,并没有谁会不刻意回避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