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楼(中篇小说)


  郑局廷

  曹军祥好像只打了片刻工夫的盹,一睁开眼,看见天色大亮,太阳公公在东边露出了红红的笑脸。他揉揉惺忪而有些浮肿的眼泡,从小车副驾上走下来,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便将双手托在背后,仰面活动活动腰摆,感觉疲惫减轻了些许,抬腕看表,时针正好指在八点。

  办事处政府办主任刘才云打开后车门,走下车,来到曹军祥面前.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眼,说,曹主任,看来咱们是白守一夜,只怕情报有误,虚惊一场。曹军祥掏出烟,递一支给刘才云。刘才云赶忙从荷包里掏出打火机,给曹军祥点燃烟。

  曹军祥狠狠地吸了一口烟,从鼻孔里喷出的烟雾形成两条青龙,转而飘逝而去,他对着小车喊道,邹信访,你那属“线人“没有谎报军情吧

  邹信访叫邹行方,因为是办事处的信访办主任.所以大家不叫他的本名,干脆就叫他“邹信访”。邹信访此时正靠在车后座上打盹,听到曹主任的喊叫,立刻回过神来,慌忙拉开车门,跑到曹军祥跟前,理儿壮壮地说,曹主任,情报绝对可靠。昨天晚上八点钟,线人偷偷摸摸给我打手机,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下午六点钟五个牵头人在夏继承家开会,密谋凌晨四点集结,每家出一人,乘一辆大巴去省政府门前静坐上访。线人就具体负责联络大巴车。

  看来情报确实准确无误。刘才云吸了一口烟,慢悠悠地猜测道,会不会是他们闹内讧,或是组织不起来人.临时取消行动了呢?刘才云不便在曹军祥面前为难邹信访,带着自言自语的腔调,仿佛在自我发问。

  绝对不可能!邹信访一边摇头一边武断地否认道,夏家绐合共百户人家,清一色夏姓,心齐得像割过的韭菜,一茬平。何况又有夏继承为头,怎么会出现内讧呢?想都不该这样想。

  你俩就别叽叽喳喳争了。曹军祥出面制止道.接着吩咐刘才云,你给另外两个班子打个电话问问,看看他们那边有没有什么情况?昨晚邹信访得到线人的密报后,立即给办事处主任曹军祥作了汇报。曹军祥在县委党校参加理论培训一星期.刚刚结业,得到这个消息后,没敢怠慢,立刻召集办事处分管信访的副主任老黄和办事处驻点夏家蛤的组织委员老许以及相关负责人开了紧急会议。起先有人提议,让办事处全体机关干部一齐出动挨家挨户做劝解工作,但被曹军祥否了,深更半夜黑灯瞎火的,办事处干部到湾子里去拍门打户,老百姓可能门都不会开,弄不好还怕背黑砖头。再谠,五个牵头人定了的事,不是你办事处的几名干部随随便便几句话劝说得了的,何况夏家始是方圆一带闻名的。铁板一块”,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最后曹军祥决定,兵分三路,让办事处三位领导带队,每路一台车,配三个机关干部,分兵把守三个出村口,如若碰见大巴车出村,实施9拦截”。曹军祥带着刘才云.邹信访守候在夏家始出村的一条主路上,黄副主任和许组委各带一个小组守候在两条相对小一点的出村路口。

  刘才云走到一边,分头给黄副主任和许组委打通电话,他们也很感纳闷,守了大半夜,村里好像鱼不动水不跳,平静得不闻鸡犬之声,会不会是取消行动更改日期了?问下一步该咋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