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井碑


□ 吴克敬

既是朋友,就该知晓朋友的所好。
俗人克敬在日本讲学9年的朋友,一朝回国,给克敬带目的礼物是几帧影像清晰的照片。其中一帧,所照为金井碑。上书:“敕持节宣劳靺鞨使鸿胪卿崔忻井两口永为记验开元二年五月十八日”,共29个方方正正的汉字。
金井碑现在日本千代田区的皇宫之内,完好地安置在建安福的前院。原来为旅顺口的一件旧物,怎么就成了日本皇宫的宝物?这个谜是不难解开的,朋友当时便告诉克敬,在1911年,被日本驻旅顺口的镇守府司令长官富冈定恭劫盗去的。克敬就只能又一次心痛了,泱泱中华古国的历史文物,被强盗劫掠去的岂女一块金井碑!俗人克敬即便把心痛碎,又能奈强盗何。
朋友的一片心克敬领了。
朋友的痛苦介绍言犹在耳,俗人克敬就有了一次出差旅顺的机会。于是心里下了决心,一定要到金井碑的原址去看一看。一千三百余年的碑刻被日本强盗劫掠去了,他还能把遗址也劫掠去吗?
俗人克敬在心里记下了唐使崔忻,记下了日本强盗富冈定恭,念叨着他们二人的名字,来到了被誉为“大连后花园”的旅顺口。去的路上,克敬听着导游热情洋溢的讲解,知晓清幽美丽的旅顺口,有着独特的自然景观,其中黄、渤海分界线,为世界所罕见。果然,导游安排我们首先登上老铁山,站在延伸入海的岬角处,放眼波光粼粼的大海,发现东部的黄海,水呈深蓝色,西部的渤海,水呈微黄色,中间是一道清晰的水流,形成“泾渭分明”的黄渤两海的自然分界线。如此奇观,谁能不惊讶呢?难道说流动的海水,在这里顿失水与水的质地,而像油和水一样,不能相融?
疑惑与惊讶在我们一行的眼前展现时,大家只有惊呼:奇观。
如这样的自然美景,在旅顺口还有许多。但就俗人克敬而言,只浮光掠影地扫了几眼,便陷落在历史的岁月中,不能自拔了。是谁说的呢:“一个旅顺口,半部近代史。”这句话在克敬的耳腔里回旋着,如电光划过,如雷鸣响起。那是历史的电光,历史的雷鸣,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在这里,在电光雷鸣的悲惨岁月,流下了太多惨烈的鲜血,太多悲伤的眼泪。
所有的鲜血和眼泪,都是从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开始抛洒的。到1904年爆发日俄战争,我们民族的鲜血与眼泪,由于两个帝国主义的残酷斗争,几乎要血流成河,泪流成河。
这场战争是荒诞的。日俄两个剑拔弩张的敌人,把他们的战场都设在中国的领土上来进行,其焦点地方就在旅顺口。此外更荒诞的是,中国的满清政府,却变成了一个有耳听不见有眼看不见的“中立国”。在日俄双方宣战三天后,慈禧太后颁发了一道谕旨:日俄两国,失和用兵,朝廷轸念彼此系友邦,应按局外中立之例办理,着各省将军督抚,通饬所属文武,并晓谕军民人等,一体钦遵,以笃邦交而维大局,勿得疏误!特此通谕知之!钦此。
今天,重温发生在旅顺口的这一场战争,和满清政府的“中立”态度,岂是一句“荒诞”可以概括,那根本就是一场大屈辱。在这场战争中,日本人打败了俄国人。从此,旅顺口在日寇侵占下,殖民统治长达40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