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倘佯山水 情寄丹青


□ 陈 怡

  赵丹在乒乓台上画了五丈、六丈的大画,胡擎元就给他刻大印,有时候赵丹画了张自己太得意、一时舍不得送人的画,就让胡擎元给他刻个“舍不得”的印印上。
  
  照片上雾霭氤氲的山水景致是广西柳州的龙潭,这是1978年冬季的一天早上,赵丹由当地一位年轻人陪同,在这里写生,妻子黄宗英在一旁温柔地低头为他削铅笔,拍照时摄影师选择了逆光,追求朦胧的效果与诗意。这是赵丹生命中“戏少书画多”的岁月,朋友说:“宗英做贤妻良母时,一准阿丹又挨批了。”赵丹历经五年“文革”牢狱之灾,又继续在现实中遭遇不平,仍然不能站在他心爱的舞台上,期间,患难与共的黄宗英对赵丹悉心看护,如同这图中山水,给予了他宁静家园感,不啻于当时赵丹脆弱心灵的归依所。
  黄宗英至今记得清楚,那是1978年秋,赵丹在北京电影制片厂试演周总理,成功的扮相把在场所有人都震住了,然而一天深夜他们却突然得到通知,说赵丹被撤换了。“那时我们还住在北影宿舍,晚上十点北影厂长汪洋来我们家说这事,到了十二点,赵丹还是睡不着,非让我去问汪洋这是为什么。汪洋说他决定不了,我回来就劝他说,这事不是汪洋决定的,夏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你就自认倒霉吧。”
  第二天一大早,赵丹就收拾衬衣、裤子,说:“我没脸见人,要走了。”黄宗英只好帮他把笔、墨、纸、砚什么的都一起收拾上,跟着赵丹去找当时珠影厂正驻扎在北京金鱼胡同一家酒店里的《闻一多》剧组。剧组说吴天写的《闻一多》剧本要重新加工,一时上不了马,赵丹听了非常懊丧。黄家的宗江大哥为了安慰赵丹,那天特意约他上家里吃他平时爱吃的馅饼和小米粥。赵丹平日一口气能吃七、八个馅饼,那天只吃了两、三个,说了句:“我胃不太舒服”就独自上另一间屋子去了。过会儿黄宗英去看他,问他好点了没有,他落寞地坐在角落里答:“好点儿了。”黄宗英后来回忆那天的情景,说:“我想他体内的癌细胞就是在彼时彼刻扩散的。”
  其实赵丹第一次读到吴天的剧本还是在他没试演周总理的时候,那时他读完后说剧本很好,他想演,马上就去邮局回了封300字的电报。那些日子正好黄宗英的大姐在家里做客,她是个特别会持家的人,心疼得直说:“打个电报要得了那么多字吗?”黄宗英说:“他想打就让他打吧。”
  后来,夫妇俩回到了上海。赵丹一缓过劲来,就想找戏演,碰到苏叔阳、白桦和李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就说:“给我编个戏吧。”这时,他的一个朋友富华来找他,说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区委书记黄云清正准备请他们去广西作画,朱屺山詹也去,劝赵丹和他们一起去广西画画。赵丹答应了。“亏得有这件事,他的心才放开了些,在广西没日没夜地画,有一天晚上十二点多才回住处,进门就对我说:‘我们画了只白孔雀,好极了,要不是怕你担心,真想在那儿接着画,不回来了。’第二天一大早六点多,他又拉着我去叫人家的门,看他昨天画的水彩白孔雀,直问:‘好吧?好吧?灵吧?’”黄宗英现在还能感受到那时赵丹的高兴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