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倘佯山水 情寄丹青


□ 陈 怡

  赵丹在乒乓台上画了五丈、六丈的大画,胡擎元就给他刻大印,有时候赵丹画了张自己太得意、一时舍不得送人的画,就让胡擎元给他刻个“舍不得”的印印上。
  
  照片上雾霭氤氲的山水景致是广西柳州的龙潭,这是1978年冬季的一天早上,赵丹由当地一位年轻人陪同,在这里写生,妻子黄宗英在一旁温柔地低头为他削铅笔,拍照时摄影师选择了逆光,追求朦胧的效果与诗意。这是赵丹生命中“戏少书画多”的岁月,朋友说:“宗英做贤妻良母时,一准阿丹又挨批了。”赵丹历经五年“文革”牢狱之灾,又继续在现实中遭遇不平,仍然不能站在他心爱的舞台上,期间,患难与共的黄宗英对赵丹悉心看护,如同这图中山水,给予了他宁静家园感,不啻于当时赵丹脆弱心灵的归依所。
  黄宗英至今记得清楚,那是1978年秋,赵丹在北京电影制片厂试演周总理,成功的扮相把在场所有人都震住了,然而一天深夜他们却突然得到通知,说赵丹被撤换了。“那时我们还住在北影宿舍,晚上十点北影厂长汪洋来我们家说这事,到了十二点,赵丹还是睡不着,非让我去问汪洋这是为什么。汪洋说他决定不了,我回来就劝他说,这事不是汪洋决定的,夏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你就自认倒霉吧。”
  第二天一大早,赵丹就收拾衬衣、裤子,说:“我没脸见人,要走了。”黄宗英只好帮他把笔、墨、纸、砚什么的都一起收拾上,跟着赵丹去找当时珠影厂正驻扎在北京金鱼胡同一家酒店里的《闻一多》剧组。剧组说吴天写的《闻一多》剧本要重新加工,一时上不了马,赵丹听了非常懊丧。黄家的宗江大哥为了安慰赵丹,那天特意约他上家里吃他平时爱吃的馅饼和小米粥。赵丹平日一口气能吃七、八个馅饼,那天只吃了两、三个,说了句:“我胃不太舒服”就独自上另一间屋子去了。过会儿黄宗英去看他,问他好点了没有,他落寞地坐在角落里答:“好点儿了。”黄宗英后来回忆那天的情景,说:“我想他体内的癌细胞就是在彼时彼刻扩散的。”
  其实赵丹第一次读到吴天的剧本还是在他没试演周总理的时候,那时他读完后说剧本很好,他想演,马上就去邮局回了封300字的电报。那些日子正好黄宗英的大姐在家里做客,她是个特别会持家的人,心疼得直说:“打个电报要得了那么多字吗?”黄宗英说:“他想打就让他打吧。”
  后来,夫妇俩回到了上海。赵丹一缓过劲来,就想找戏演,碰到苏叔阳、白桦和李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就说:“给我编个戏吧。”这时,他的一个朋友富华来找他,说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区委书记黄云清正准备请他们去广西作画,朱屺山詹也去,劝赵丹和他们一起去广西画画。赵丹答应了。“亏得有这件事,他的心才放开了些,在广西没日没夜地画,有一天晚上十二点多才回住处,进门就对我说:‘我们画了只白孔雀,好极了,要不是怕你担心,真想在那儿接着画,不回来了。’第二天一大早六点多,他又拉着我去叫人家的门,看他昨天画的水彩白孔雀,直问:‘好吧?好吧?灵吧?’”黄宗英现在还能感受到那时赵丹的高兴劲。
  荔枝红的季节,赵丹夫妇在广西呆了两个月。那段日子,他们被招待得很好,住在周总理在广西时曾住过的小红楼里,赵丹还画了那幢小楼前的荔枝树,红果子特别漂亮。白天他们常常坐了船去看柳州的风景,停下来时,就拿出军绿色的写生夹子,用HB的中华铅笔画素描,偶尔也把水彩带了去,当场写生。广西区委专门派了一个叫张英华的小青年照顾赵丹,那孩子特别热情,对赵丹也很崇拜。广西美协一位叫汤漾的画家和一位叫胡擎元的刻印家也常常陪着赵丹。赵丹在乒乓台上画了五丈、六丈的大画,胡擎元就给他刻大印,有时候赵丹画了张自己太得意、一时舍不得送人的画,就让胡擎元给他刻个“舍不得”的印印上。然而再怎么舍不得,这些“舍不得”后来也都送人了。那段时间里他们还去游了“都乐岩”,赵丹正是在那次回来后写下“天下都乐”几个字,这也成了他的遗言。
  赵丹在外面一般都只画小册页,画大画都在家里,他画画时,黄宗英就在卧室写《闻一多》的剧本,在那两个月时间里写了一稿八万字的《闻一多》——她去广西时特地带了四本《闻一多全集》和吴天写的《闻一多》剧本,写作的时候也参考了珠影厂对吴天本子的意见和对未来剧本的希望。赵丹和孩子们一般都不轻易说黄宗英的剧本写得好,平时常开玩笑说:“妈妈这个人,小聪明有点,但没啥道理。”那次他们却一致夸她写得好。可是黄宗英还在全身心撰写剧本的时候就有种不详的预感,后来果然没有通过。
  从广西回上海后,赵丹还是急着想演戏。1979年,李准曾答应给赵丹写《荆柯传》,后来又由于种种原因,依旧不能上演;粉碎“四人帮”后,《鲁迅传》剧组终于确定了由赵丹演鲁迅,北京的演员都到了上海,试装也试了,编剧、导演采访的相关资料已经有两、三大厚本,但剧本仍是通不过……作为一位著名的表演艺术家,赵丹自1965年拍完影片《烈火中永生》之后,直至此时,十几年间他竟没有再拍过一部电影,其内心的痛苦是可以想见的……
  两年后,在朋友的帮助下,《赵丹书画展》于1980年10月9日在上海揭幕,吸引了大批观众,内有一些画作就是此次广西之行所作。然而得知这个消息时的赵丹,已是重症晚期了。当晚,躺在病床上的他,从昏迷中醒来流着泪听完这则来自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报道后,微微地笑了!
  
  责任编辑/唐培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