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相遇(短篇小说)


□ 刘浪

  1

  这个猴年的春节,对我来说不过只是几个平常的日子而已。像个认识经年而情分寡淡的熟人,他既没有突然之间多了两条眉毛,也没有慢镜头地少了一个鼻子,我也就没有必要张大嘴巴,惊异那么一下子。

  让我心情不错的,是一场据说肯定预兆着丰收年的中雪正在窗外飘零。老婆跟她的朋友打麻将去了之后,我沏了一杯茶,坐在窗前,开始构思和整理男人槐树的故事。

  雪下得慢条斯理,像个绅士。又向窗外瞥了一眼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坐在一列哈尔滨驶往涧河的列车中的男人槐树,也一定是往窗外看了一眼的吧。所不同的是,我看到的是一片清冷而缠绵的白,男人槐树看到的却是一个盛夏的午后。

  那个盛夏的午后闷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天空诡秘地白亮着,继而又变成了阴森森的铁灰色。男人槐树斜倚在座位上,他向窗外看了一眼之后,天空就越来越低了,像一口巨大的铁锅,倒扣着,不由分说地压了下来,远处的山脊和近处的树冠在向列车后方撤退的同时,似乎正在簌簌地发抖。而雷声说来就来了,轰隆隆、喀嚓嚓,不遗余力、不可一世。闪电这条抽搐着的鞭子,被雷声肆意地挥动着,天地之间就被劈出一道紧接一道的猩红的伤口。紧跟着,雨兜头而来,跟个泼妇似的,一点过渡也没有,直接就下疯了。大地在瞬息之间就被一团浊白所笼罩,而风也开始趁火打劫了,撒着欢,打着旋,恨不得要把这个它所不满意的地球连根带梢地吹走一样。

  雷声、风声和雨声纠缠不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它们一股脑儿地灌进男人槐树的耳朵里时,一定是我出现了错觉吧,我也听到窗外传来了一阵噼噼啪啪的声响。猛一愣怔之后,我清醒了过来——春节了嘛,有人在放鞭炮。鞭炮炸开的声响,急促、固执,一气呵成,是那种没有起伏的抒情,让人听起来觉得累。

  接下来,我的手机就响了。我就不由得长叹了口气。真的,我特别讨厌构思的时候有人打扰我。而且,我感觉电话一定会是总编打来了,让我去报道相关领导顶风冒雪给穷困市民送温暖什么的,过去的几年,每一年的春节我都会遭遇这类的事情,想躲都躲不开。

  还好,电话不是总编打来的,而是一个女士。

  我又叹了口气,就听女士说,过年好啊刘编辑,我是张萌。

  我愣了一下,随即想起张萌女士是我曾经的一个采访对象。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她应该是自费出版了一本诗集,要我在我所供职的涧河广播电视报上,给她发个消息。这年月,文学的日子不好过,诗歌似乎就更难,我就给她发了消息,好像还配了诗集封面照片和她本人的一张艺术照吧,我真的记不准了。

  我说,谢谢你,你过年也好啊。

  张女士说,祝你猴年万事如意,发财、健康、走运,包括桃花运。

  我说,好啊,你也一样。

  接下来,我正要告诉张女士我在写一个短篇小说,名叫《男人槐树》,也就是提醒她我要挂断电话了,张女士说,刘编辑,前几天我听广播,是交通台还是生活台了?反正我听见你点歌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