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泥土有关的疼痛


□ 提云积

  这么多年,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进前方那片天空的。从泥土里拔出双脚后,那些前方的前方,在我脚下的方向变得坚定而清晰。前方的那片天空蔚蓝,我一直把那片蔚蓝的天空想象成奋斗的目标,然后,义无反顾地投入进去。或许是在行走过程中,会有一些时光的碎影不断地扯痛我的思维,便感觉那些蔚蓝的想象过于虚幻。若干年后,猛然回头,却发现那些营造了无穷生机的泥土已经离我越来越远,才想起我已经远离了那片泥土很多年,常常想,是否会在一些不经意的日子里,和那片泥土相遇,然后撞个满怀。

  与泥土的碰撞让我感觉到了疼痛,不知道我从泥土出走时,泥土能否感受到痛。喊出疼的时候,我正准备把一块石头从地里捡起来,地里的碎石会影响播种的质量。我只看到了裸露在外面的石头,没有想到就在我脚下的土里还有一块石头,我能感觉到它是故意地瞄准了我,或许还泛着冷笑。现在,它把我看做了一个异类,已经忘记了我,也已经不认识我曾经踏进过它身躯的那个身影,现在这个身影已经不再瘦弱单薄,已经有了可以承担风雨的体魄。当然,它也不明白一只穿着鞋子的脚怎么会在耕作后的土地上行走。它用一个尖而又尖的棱角瞄准了我踏上去的那只脚,这只脚在它的意识里已经变成了侵入者。我穿着高帮的鞋子,即使是这样,疼痛感还是坚持穿过厚厚的鞋底,严重地刺激了我的神经末梢,像一股电流,瞬间击中了我的脑子,然后遍布全身。我是在脑子接收到了疼的信号后,大声地发出那一声哎哟的。我坐在了地上,幸好我坐下去的时候,地里没有埋伏。

  我解开打成花状的鞋带,脱掉鞋子,再脱掉袜子,吃力地搬起脚。被石头棱角击中的地方已经红肿起来。在这一方地里,有很多人在忙碌着,他们或许听到了我的哎哟,或许没有听见,再或许是习以为常。他们有的在像我一样捡拾着地里的垃圾,也有的拿了铁盆在地里扬肥料。但所有的这些人中我还是一个例外,可能只是我下地才穿着鞋子,穿着袜子。父亲赤脚走在我的前面,那些忙碌的人们也都是赤着脚,多年前我也是赤脚在这样的土地里忙碌。今天我不知道有没有石块袭击过他们的脚,但我此刻是被石头彻底击中了,百发百中。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我和父亲从地里捡拾出了一篮子的碎砖破石,我的脚底只是隐隐地痛,行走已经没有大的妨碍。地里还有零散的农家肥没有撒开,父亲又拿起了铁锨。简单的农活也是需要一些技巧的,我撒出的农家肥在我手里的铁锨上是一道直线飞了出去,而父亲撒出的农家肥就像是一个扇面,范围广,也均匀。父亲让我到地头等着来播种的拖拉机,撒肥的活他自己做。

  天快黑了,太阳已经放了晚霞出来,是血色的红。两只喜鹊开始在地头树下的周围蹦来蹦去,树上有它们的窝,偌大的一棵树上,只有它们的一个窝据守在秋风里,那个窝是孤独的。它们并不着急地飞上去,它们或许是想趁着太阳的落红在土里再找寻一颗粮食,再或许是因为地里还有忙碌的人们,它们想到了安全,或者是不好意思早一点收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