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虞村油画:图像演义的物质之变和人之变


□ 荒 林

  在虞村的画册上,有着我所见到的最简洁的艺术简历:“虞村,1958年1月3日生于上海,1978年-1982年就读于南京艺术学院工艺美术系工笔人物专业,1982年以来连续作画至今。”
  也许由于拥有自己的工艺玻璃厂而能够以业养艺的虞村,似乎生活和事业一直很顺利,正如他的油画《南方人》所表达的:画中人有硕大的双手和聪颖的头脑,他和树一样安详地站立在自家漂亮的小楼前,从容地观察着当代中国的物质和人之变。以他从容的画笔,连续地记录着我们时代变换着的图像。这便是我们可以愉快谈论的虞村:他的画和人一样,因充满信心而简洁单纯,幽默而透彻。
  虞村的油画充满了商业时代的民生理念和民主精神,这正是当代中国物质之变和人之变生发出来的新气象。与当代文学中的新写实主义重视普通人生一样,虞村也可以说是新写实主义美术的自觉实验者之一,他的作品充满了对人生的关注,有着表达人与物的平等对话图景和质疑等级规则与僵化美学原则的游戏笔墨。他数量众多的油画作品大致可以归为三类:一为人与物之变的动态组合作品,二为明星、名人图像作品,三是完全的民生作品,民工为主要对象。
  我愿意从民工形象出发讨论虞村油画的意义。虞村的创作通常有图像依据,这也是贾方舟称他的创作为“图像演义”的原因,即他能够把现成的电影、广告或者摄影作品的图像演义出自己的思想,再以此创作出自己的油画,这画与原图像之间的关系既不在形似也不在神肖,而是某种想象的演义,即画家自由意图的表达。民工形象《一碗饭》的创作资料便是一幅摄影,这摄影也可能是画家为了画而特意拍摄的,但不能不承认,在今天中国的城市中,随处可以见到这样的场景:一位或一群民工在城市的建筑工地上,通常是中午或傍晚吃饭时间,端着碗蹲着就餐。虞村油画再现了这一场景,却不同于摄影,尽管摄影本身也有条件留下这样值得记录的镜头,它的确是民生图像之一。但虞村在油画《一碗饭》中要做的自然远远不只是记录。这执饭碗者有一种倾听和机警的神情,他眼中的确有无奈和惶惑,嘴角却坚毅而顽强。他的饭碗和筷子决不粗糙,他坚定地执着他的碗筷,甚至还在倾听中思考。也许他就是在思考自己的这一碗饭,虽然它只是普通的一碗饭,但又绝不仅是一碗饭。劳动和自由,付出和回报,也许在得到这一碗饭之际,他还应该得到很多。虞村用他的油画传达着中国变化中的人与人的思考,这正是《一碗饭》感人至深的地方。《一碗饭》很容易让人联想起罗中立的《父亲》,因为构图是如此相似:一个人和一只饭碗。只是在“父亲”手中,饭碗是粗糙的并只盛有半碗稀饭;在民工手中,饭碗是精致和充盈的。和《父亲》给人悲壮沉重的审美感受不同,虞村的《一碗饭》带给人的是思考,正如画中留白的效果。在这幅画中,眼睛和手指、脚趾及额头与鼻梁上,都运用了中国画的留白技法,给人清明悠扬的美丽,体现了虞村的艺术匠心。
  在《古城106》中,虞村根据摄影作品演义了另一幅民工群像画。摄影作品中,一群民工也许是工余休息,站在一幢尚未完成的楼房顶,身后是已峻工的漂亮群楼。这样的风景是中国城市化运动的经典镜头。然而虞村的油画中,这一群民工却如同放松的船员,全体立于船形的建筑上,身后是浩渺的海洋,这样的场景不仅令人感动,更令人思考。时代的航船难道不就是由这些普通劳动者推动的?通过油画抒写时代之变,以人本的角度表达,为虞村作品增加了深度。而油画对于摄影这一现代技术化艺术的演义,恰在于人的创造思想对现代工具技术的超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