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爱无边


□ 舒 乙

父亲母亲都写日记,但风格迥然不同,这和他们的性格、主张以及记述的年代都有关系。
父亲的日记越写越简单,简单到居然一日下来就剩下“理发”二字。这当然和他的情绪,和他记述的那个越来越左的年代有关。想想,他也真聪明,是无奈中的一点智慧吧。
母亲开始记日记很晚,现在查到的,最早也不过始自一九八二年。
为什么是一九八二年?
细细一想,颇有道理。从一九七八年起,她开始逐渐忙起来。这时她已经七十三岁了。找她来写字画画的人与日俱增。她好客,待人热情,而且心地善良,是个慈祥老人,招来一大帮朋友,谈天扯地,办这做那,每天都高朋满座。她有求必应,来者不拒。一来二去,便滋生了记日记的念头。头绪大多啊,必须一一记下来。
她去世之后,姐妹们在她抽屉里找到了不少她的日记,居然装了整整一手提袋,沉得很。
我断断续续地翻着看看。
母亲的日记,头一个功能是充当她的工作日志:一天画了多少画,画的是什么,给谁画的,写了多少匾,题了多少字,是中堂,是题签,是贺寿词,是挽词,写了多少诗,是七言,是五言,是词,写了多少信,写给谁,见了多少客人,都是谁,出席了多少会议,看了什么画展……等等等等,非常的详尽,真忙啊。
她常常一日之内把诸多事情列成一、二、三、四、五,分头叙述,有时竞列到十以上。她可是个七十多,八十多,九十多的老妇人!
从她写到的人名看,几乎文艺界各方名流都能在日记中找到,许多人是到家里来看她,也有很多时候是向她求字求画的。难怪许多朋友手中至今还收藏着她的字画。
她的日记己的另一大价值,是将她的诗作记录下来了一部分,其中不乏写得很有感情,而且颇有功底的。有一本日记中居然记录了二百零六首她的诗。
有一年,旅居台湾的老友台静农先生寄条幅赠诗给她,她有感而发,特书《怀老友》诗一首作答:
匆匆别去忽经年,
有喜重逢海角边。
尔我遭时同做客,
弟兄把臂各随缘。
遥瞻两岸家何远,
近忆陪都梦自牵。
世处人情各不同,
半窗风雨泪烛前。
母亲八十六岁那年,逢父亲九十二岁生她有一首诗,记在日记中,也感人泪下:
识苦含辛八六年,
此身难得一日闲,
齐鲁年年惊鼙鼓,
巴蜀夜夜对愁眠。
几度团圆聚又散,
首都重逢艳阳天,
伤心阴霾永隔世,
湖底竭时泪涟涟。
由这些诗中可以看出母亲是个感情丰富而细腻的人,她恋家,重亲情,重友情,挺过了一生的坎坷,到了晚年,追忆一生,常常感慨不已,诗句便“流”了出来,随时随地。
母亲的日记,记着记着,突然蹦出我的名字,着实让我吓一跳。我平常白天在家的时候很少,自己忙自己的,每天晚上陪她吃吃晚饭而已,交流机会实际并不多,和她接触的时间比起姐妹和妻子来要少得许多。怎么在她的日记中会有我的事呢?
当我们全家离开旧居平房,分别搬入各自的楼房宿舍时,我征求母亲的意见:“您愿意和哪位儿女过呢?”她轻轻说了一句:“就跟你吧。”这样,直至去世,我这一家和她又一起生活了十二年。
在这十二年的日记中,她多次记录了我的行踪,譬如:“乙已去密云开会”(1990)、“早乙六时许回京,先开四天冰心学术会,带来水仙一筐,大号的头,并有大抽子一个,桂圆一大包,鱿鱼一大包,大蜜柑十个”(1990)、“小雨,乙参观潭柘寺、戒台寺等处”(1992),“乙在国子监讲演”(1992),“乙照了许多四川、山东照片,但旧房全拆,抗战痕迹皆无,留大人物故居不多,北碚故居匾仍挂着,但没有前门”(1993),等等。
儿子每次远游,老人总是牵挂着。儿子回来了,老人放心了,跟着记述一些见闻。
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平平常常的事,但此时此刻,翻阅着她的记录,心里便不再平静。
小时候,在重庆北碚,看见过一大群小雏鸡,当天上有老鹰飞来的时候,怎样钻到母鸡的翅膀底下躲起来,当时便觉得鸡妈妈真好,它的翼下毛茸茸的,肯定又软又暖,非常安全,完全可以无,比无虑。
同样是小时候,时常看见猫妈妈怎样叨着刚生下不久的小猫到处转移。猫妈妈担心小孩子们看了它的小宝宝,无密可保了,危险了,便精心地寻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换一个窝,让小孩子们再也看不见摸不着。猫妈妈需要保证小宝宝的绝对安全,虽然叨着小猫走来走去的样子令人看着揪心和可怕。
不知怎么搞的,看了母亲的日记,突然想起了鸡妈妈和猫妈妈,仿佛自己成了那些小雏鸡和睁不开眼的小猫咪。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