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明清时期傅山书风的嬗变


□ 张 蕾

内容摘要:傅山在书法、绘画以及美学理论诸多方面均有很深的造诣。在这些成就中,又以书法成就最为见长。这些卓越的成就与其高尚的人格魅力,明清时期动荡的社会背景都有着紧密的联系。本文试图阐释傅山书法风格变化的三个阶段,并且结合特定的历史背景来深入探讨其变化的外部内部因素,围绕赵孟书风而嬗变的过程。
关键词:傅山书法艺术嬗变赵孟


傅山(1607—1684),明末清初时期人,初字青竹,后改字青主,又字侨山,别字公它、石道人等,入清后又名真山,号朱衣道人。他经历了明末和清初这两个在中国历史上堪称为最动荡不安的时期,作为一个爱国志士,面对国破家亡的惨败景象却又无力改变现状,因而将满腔的悲愤之情寄托于书法、绘画创作之中。对于他的书法贡献,我国历史上的许多专家学者都有极高的评价。廷在《跋家藏傅道翁三世墨迹》中曾介绍过傅山的书法艺术并称赞其为 :“傅公佗先生书法名天下,祖孙父子,一堂接受,如右军,太令,名臻其妙,神奇浑璞,时人未必尽如此也。”郭在传记中则说到:“傅山最善临池,草楷纂隶俱造绝顶,笔如铁画,不摹古,不逢时,随笔所至。或正或侧,或巨或细,或断或续,无不苍劲自如。”
纵向看来,傅山的书法艺术可以分为三个明显的历史阶段,这是他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三个时期,同时也是围绕赵孟的书法风格而变化的阶段。傅山曾自述他自己书法变化的三个过程为:“吾八九岁即临无常,不似;少长如《黄庭》、《曹娥》、《乐毅论》、《东方赞》、《十三行洛神》,下及《破邪论》,无所不临,而无一近似者。最后写鲁公《家庙》,略得其支离,不溯而临《争坐》,颇欲似之。又溯而临《兰亭》,虽不得其神情,渐欲知此技之大概矣。”(《霜红龛集》)
第一时期:明亡以前——初学“二王”,深入研习赵董书风。(1616—1644)
这一时期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大变革时期,傅山经历了其人生的青年阶段。这一时期,国家统治腐朽不堪,国力衰竭。傅山出生于一个官宦家庭,文化背景颇为浓郁,这些使幼年的傅山耳濡目染了许多艺术方面的文化背景。年轻时期的傅山,血气方刚,将国家的前途命运与自己的未来紧紧地结合在一起。“荡荡乾坤病,戈戈肺腑收”(《丹崖书论》),可以说是对这一时期历史特征的最为有力的体现。
青年时期的傅山非常欣赏“二王”的书风,潜心研习之,但由于最初未能得到其书法精髓,转而学习赵、董书风。他在《即事戏题》中说到:“乱嚷吾书好,吾书好在哪?点波人应尽,分数自知多。汉隶中郎想,唐真鲁国科。相如颂布蕖,老腕一嚯摩。”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是小楷《逍遥游》,其书体均点书工稳,朴实而古厚,深得钟王之味。正如苏东坡所说的:“始知真放本精微,不比狂华生客慧。”
第二时期:明亡以后,国破家亡,反对奴媚。(1654—1660)
明亡之后,国破家亡的局面使傅山一度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与彷徨之中,他激昂的情绪时时充斥在心中而无法排遣。傅山进行了积极的反清行动,在具体思想上和行动中均举起了鲜明的反清旗帜,并组织了一些志同道合之士一起进行反清复明的行动,但都归于失败。
在这种情况下,傅山的义愤之情更加突出,他非常强调“做字先做人”的道理,非常痛恨那些背叛国家的人,赵孟对国家的不忠当然也成为了傅山反对“奴媚之风”的直接原因。对于这种书风傅山强烈抨击,他认为这种柔媚的书风仿佛是人的媚骨一样卑贱,同时提倡那种自然而不做作的书风,“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以拙朴遒厚,自然真率为贵,反对轻滑,软弱和做作。他这时开始提倡向颜真卿的书风学习,创作出了许多著名的作品。这一观点是与董其昌所倡导的“书道只在巧妙二字,拙则直率而无变化境矣”针锋相对的。可见在这一时期傅山的书风已完全转变了,但是也有点陷入了“因人废书”的局限之中,不够客观公正。 他在这一时期非常推崇颜真卿的书体,《丹枫阁记》便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在这幅书法中,草书洒脱逸,用笔飘逸而又放纵,结体极具个性。这幅作品体现出了傅山草书的显著特点:结体宽厚,用笔追求空灵流畅之风,线条连绵不断,牵引之处颇显回环往复之妙,结体颇为复杂而富于变化,字体苍劲有力而秀逸多姿。
第三时期:反清无望,心态平和,重视赵体,重新研习“二王”书法。(1660—1684)
傅山在晚年时期,经历了生命的挫折以及人生的波动之后,开始重新研习“二王”书体,并从中得到启示重新肯定了赵孟在书法史中的重要作用。这是他在研习了“二王”书法之后的重新审视的认识过程。这是一个充满挫折与矛盾的无法复制的过程,这一时期的傅山,仍是高瞻远瞩志气凌云,幽居之中壮心不已。
傅山书风在晚年不但没有了米、黄、赵、董的痕迹,而且更加倾向于“二王”书风,开创了碑学的“阳刚之美”的风气,是以往的以“二王”为首的阴柔书风的变革,从此便开创了一代新的强烈的书风书体形式,是书坛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和转折点。近人马宗霍曾评价傅山的书法是:“草书则逸浑脱,可与石斋,觉斯伯仲。”但笔者认为:艺术创作需要激情和热情,草书创作亦是如此。高度的热情之后其实需要的是高度的自控能力,收放自如,笔法得当,才是优秀艺术作品产生的途径。傅山的书法作品有时候难免会给人一种难以驾驭的感觉,这也许说明了他的笔法有一点放任过度了。但正是这种狂放的笔触,才使得傅山真正超出了其他书法家。这种狂放的笔触,一般人们很难再复制第二遍,连傅山本人都不能创作出复本,这也是他超出王铎之所在。
分享:
 
摘自:装饰 2005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