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酒二伯


□ 刘宏伟

  1

  扑通一声脆响,漂头儿在水面上划出一道痕,迅速朝堰塘中间奔去。吴广在原地扭转身体,弯腰在石板坡上张嘴用力一吹,石板上的沙子就被吹开了,一屁股坐在看上去比较干净的地方。用事先捡来的两块石头,一垫一压就把自制的鱼竿固定在了石板坡上。双手啪啪地互拍了两下,手上粘连的泥沙就掉了,这个山里人特有的动作,更像是完成了一个仪式。一边紧盯着水面上的漂头儿,一边从裤袋里掏香烟和打火机。

  烟还没抽两口,水面上的漂头儿就有了动静,一眨一眨的。吴广抓起身边的鱼竿,一个漂亮的起竿,水面上翻滚起一个巨大的浪花,鱼竿猛然朝下弯曲,笔直的鱼线刀片一般在水中滑动。肯定是个大家伙!念头刚闪过,紧绷的鱼线戛然松弛下来,鱼竿又恢复成了笔直的一条线。

  “哦呵,糟了,没钩稳!”吴广起初以为这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突然感觉不对头,心里一紧,猛一转身,嘴里刚发出半声“啊……”,身体接连后退了两步,朝后一个趔趄,嘭的一声巨响,连人带竿跌进了堰塘里。

  吴广从水里冒出头来,钻入耳朵里的是一阵开怀大笑,岸上的人还不忘取笑一番:“你这个悖时娃儿,钓不到鱼可以用网打嘛,还打算像小时候那样,自己下去捉吗,呵呵……”

  另一个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你这个酒二哥!你看你,一声不响钻出来,把我们家老幺都吓到堰塘头去了。”不用看,吴广也知道,那是父亲的声音。循声望去,父亲站在远处的田坎上,肩头挑着一担粪水,看样子是准备去饮对面地里的小白菜。那是他种来给自己下面条吃时用的,苗子是他刚从集镇上买来的。

  吴广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擦掉遮眼的水流。根据父亲的称呼,他已经确定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酒二伯,打小看着自己长大的酒二伯,多么亲切的酒二伯啊。

  穿开裆裤的年纪,每次遇到他,酒二伯都要远远地弯下腰,假装要摸小鸡鸡,吓得吴广跟一帮同龄人总是笑着远远地跑开。要是一不小心被捉住了,就会恼羞成怒地又咬又抓又羞又急地破口大骂“酒二伯,我日你先人”。酒二伯不发话,只是呵呵地乐着、逗着。

  洪水村在山梁上,放个响屁就能飘出几里地。远远地就听见父母开始大声责骂自家的孩子:“你这个悖时的娃儿!怎么说话呢?酒二伯是你大伯,他的先人是谁?那不是你的先先人吗?你这个没家教的孩子,看我回家不好好收拾你……”这时,酒二伯就会放开被捉住的小孩子,一阵开怀大笑。笑声回荡在村子上空,久久不散。

  整个洪湖村,几乎清一色的吴姓,都是从同一棵老树上发下来的枝丫,辈分是很讲究的。酒二伯是吴广父字辈里年龄最大的,他上面原本还有一个哥哥的,没长成人就夭折了,在三年自然灾害中活活饿死了,所以酒二伯就成了这一辈分里年龄最大的长辈,也就成了他可以跟晚辈开玩笑晚辈却不能随便跟他开玩笑的“老辈子”。

  那时候的洪水村,多么喧腾热闹啊,白天老少爷们儿在田地里挥汗如雨,大姑娘小媳妇也没闲着,洗衣喂猪做饭奶孩子。只要孩子饿了,随地一坐,露出雪白饱满的奶子,一点儿也不避嫌害臊。大山里,有啥比奶孩子更伟大更庄严的事情呢;一到晚上,整个院子的人都会聚到梁子上乘凉摆龙门阵,讲各自家里的酸甜苦辣,还有吓死人的鬼故事。十天半月还会有走村串乡的货郎、剃头匠、草药先生上门做生意。吆唱、孩童的打闹声时不时地响起在田间地头,更有劁猪匠用牛角做成的“聒聒儿”吹得山响……还有酒二伯热辣辣的山歌,在十里八乡回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