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短章六则


□ 大朵

  满树的花儿全开了

院子里的桃花

一树一树地全开了

粉的、红的、黄的

云蒸霞蔚

浮悬于日常生活之上

看花的人

望着它们

眼中只有它们

我从旁边经过

坚硬的水泥路

也变得柔软了

这一树树不易凋零的花儿

是让人容易愉悦的事物

惟有我从树下走过

难掩惆怅

难忘悲伤

  碎片

为什么天已经黑了

我还站在那里

薄暮的刀片

一点点将白昼凌迟

阳光曾轻轻照在水面上

岸上那些行走的人

消失在空气里

也许我是沉默的

爱是椭圆的

我用嘴唇听

用眼睛写

我们都是看风景的人

习惯在风景里看风景

  暗示

木质结构的房子

怎么还不发芽呢

我住在里面

已有很多年

也许一夜之间

我的身上就会长满木耳

  修车的下午

拖拉机突突地响了一会儿

但没有移动

他的头微微有点晕门口

车辆横七竖八地停着一双

女人的腿一闪而过扳手

扔在地上螺丝帽掉下来

在一个小水洼里其中的

影子沾满污垢有个什么东西

可能断了拖拉机依旧

无法开动天空不知不觉

变得阴沉沉的

那个修理工走来走去

全身的衣服油渍斑斑

  在午夜纪念一滴并不存在的雨点

这是历史上最寒冷的一个冬天

一滴生而不净的雨点,一滴藏污纳垢的雨点

世界之冰彻底浸透

亿万雨水从天而降

而这一滴

在寒风呼啸的午夜漆黑背景下

在宏大叙事的指缝间

遗落人间,而又远在人间之外

人类意识之外

生在这个时代是多么不幸

不比谁更丑恶,也不比谁更纯洁

一场首先并不存在的降雨

足以否定一滴其次并不存在的雨点

  从未到过阿里特丹

阿里特丹,阿里特丹……

在我想写一首诗的时候

突然跃上我的脑海

我不知道这个词语的明确含义

也许它只是一个人的名字

我因此甚至已经看清了她的模样

不过,它似乎更像一个地名

在一种模模糊糊的记忆深处

我曾经接触过它

我从未去过阿里特丹

我不清楚它在地球的哪一个角落

或者它干脆早已在几千年前消失?

就在脑海中出现这个词语的片刻

我眼前一阵惘然

我看见自己正穿行在阿里特丹的街道上

街道狭窄、宁静、阴影班驳

我的目光缓缓掠过几个世纪前的建筑

从脑海中走遍阿里特丹

让我想起了许多许多年前

我在一次次午夜梦回中

孤独地游览古中国的君山

我也从未到过君山

但我知道那是未到江南先一笑的君山

帝子潇湘去不还的君山

蓬莱官在水中央的君山

可阿里特丹是什么呢

那里应该有银色的海岸、热带的风土

棕色的皮肤、苍翠的椰子树?

我一无所知,也无意查询

我只是对这个意义不明的词语本身

惦念了整个夜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2期  
更多关于“短章六则”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