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江南梅雨天(中篇小说)


□ 张廷竹

因为拒绝拿回扣,从医院里辞职出来的医生黄山坡,开始在一家公司跑生意。由于买不起房子,原来的女友也和他吹了。在跑生意的过程中,他遭遇形形色色的人,眼泪迸了出来,不是朋友带给他的,不是公司老总带给他的,也不是女朋友或其他什么人带给他的,这眼泪到底是谁带来的呢?

从小害怕跟领导打交道的黄山坡,一早就被叫进了总经理办公室。陆总手上的香烟已经燃到指头,喉咙一响,长长的一截烟灰掉落在写字桌上。他等着山坡自己交代,但山坡支支吾吾的,他说,我没事,我能够承受。陆总说,这不是你个人能不能承受的问题,本公司不容许这种行为。山坡低下头说,他跟您也算老相识了,不要为了这点小事翻脸。陆总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说,你这人怎么这样麻烦,这是小事吗?这时候山坡听见走廊上响起硬底皮鞋的咔咔声。他朝门外看看,脸色变得更加苍白。陆总拍一下桌子让他回过头来。陆总说,怕什么?今天我就是要替你讨回一个公道!山坡不由得两腿哆嗦起来了。门外却传来了一阵笑声,接着响起文明快乐的说话声,陆总,今天又有什么好事找我啊?

山坡看到陆总走到饮水器前,山坡赶紧凑过去给文明倒水。陆总说,“你们是老同学吧,中学还是大学,是一个班吗?”文明接过山坡递上的茶杯,瞟了他一眼,山坡弓着的身体像薄薄的纸一样被风吹着,簌簌地抖动。文明说,“是大学吧,西南医学院的同学。”陆总没说话,朝山坡看。山坡只好替文明补充说,“一个班、一个宿舍的,大学五年我睡上铺他睡下铺。”陆总的眉头锁紧了,眼睛里泛出一种比天气更冷的寒意。陆总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才挥挥手,“黄山坡你忙你的事去吧,放心,你的老同学不会找你麻烦的。”

山坡走到门外就再也走不动了。他靠在走廊的墙壁上,面对着墙上一张本季度销售进度表黯然神伤。他恨自己没管住这张嘴,也怪张老师没征求他的意见就将这件事捅给了陆总。张老师是陆总的老师,退休赋闲了常来公司坐坐。有一天张老师问他的婚事,他说没钱找不起对象。张老师说你的收入还可以吧。他的眼睛红了,一句话冲口而出:我是托人介绍到公司来的,每个月的奖金要分一半给介绍人呢。

陆总关上了门,屋子里说话声轻了许多。听上去好像文明在解释,而陆总很长时间没吭声。山坡抖瑟瑟地点燃一支烟,心里的郁闷和担忧像一块铁沉重地往下坠。偶尔有同事经过,诧异地朝他看,他的笑容有气无力,像躲进云层的太阳。

读书时山坡跟文明就没法比。风流倜傥的文明身高1米75,父母都是公务员。他呢,听姓名就知道,黄山坡;娘在山坡上挖番薯,挖着挖着就肚子疼得躺下生出了他。黄山坡来到这个世界上时只有3斤9两重,20岁时长到1米6戛然而止。如果说文明是大少爷,那他充其量只是个小小的书童。漂泊来到江南这座省城时,人家已经混得风生水起,他却连一张回家的车票也买不起了,再苛刻的条件也得接受不是?

屋子里砰地一声响,接着是陆总的咆哮声,各个房间的人都跑到走廊上来。他们听到陆总说,你帮我介绍业务介绍人,我已有酬金付给你,没想到你还来这一手!这五年上下铺的老同学,你也下得了手?陆总又说,甭给我玩儿虚的,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还想不想在这座城市、在这一行里干下去了?

山坡跑过去推门,想劝说一下,门开了,脸色铁青的文明踉跄着朝外走,迎面相撞,疼得山坡捂住脑袋。文明瞪他一眼,那眼光像一把刺刀。于是,山坡抓住自己的胸口,靠在门上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他确实被因为自己而引起的这一场冲突吓坏了,他宁可再分一半奖金给这位大少爷。

后来他思想斗争了整整一个星期,是否去文明那里赔礼道歉,要不要向他作一番解释?陆总好像知道他的想法,陆总说,黄山坡啊黄山坡,如果你那么做,你就不必回公司来了,我给你多发一个月奖金,你回老家去当赤脚医生吧!山坡只能苦笑。他岔开话题说,陆总,我不是赤脚医生,我是县医院正儿八经的内科主治医生。陆总仿佛吃了一惊似的重新打量他,是吗?他说,我还以为你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出来的呢,原来你还记得。

山坡羞红了脸。他愣怔怔地坐在办公室里,面对着窗外的雨景。江南的雨丝缠绵细腻,落在地上悄无声息,高楼耸立,立交桥上的交通灯红黄绿不断变幻,他的思绪飘散开去,想起了老家山溪中的竹排,瓦舍茅屋错落于县城的桥涵亭子间。县医院门前有一座石板桥,五年前他从桥上走过去走进了医院,五年后他从医院走出来走过了石板桥。同样的雨季,不同的是他的命运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黄山坡当了五年内科医生后辞职出走,原因很简单,医药代表送给他的回扣,他不敢收。辞职前一个月,一位病人硬生生地被滥用的药物夺走了生命,几十位死者家属跪在病房走廊上,呼天抢地号啕大哭。给死者滥用过药物的医生护士何止十位数,偏偏有一位老医生被抓住了且铁证如山。老医生上世纪60年代毕业于名牌大学,原本也是一个要面子知廉耻的人,临老了却走到这一步。门诊部正闹得不可开交时,黄山坡听见一位小护士在办公室喊救命,他跑过去一看,老医生斜靠在藤椅上,嘴向一边歪着,泛着气泡,手臂上挂着一支针筒。他将空气注入了自己的静脉,颤悠悠地踏上了黄泉路。

分享:
 
更多关于“江南梅雨天(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