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元故事:“墙内墙外一样香”


□ 徐 许

看上去很“火”

近一段时间,影片《看上去很美》先后获得三项国内外大奖,但张元却总无法亲临颁奖现场。这是刻意回避吗?张元说,每次都事出有因,只好让人代领“小红花”了。
今年2月,《看上去很美》获得柏林电影节“电影艺术创新奖”。但当主办方把获奖消息通知他时,他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他必须赶回国制作《看上去很美》的一个片花——只好由妻子宁岱、女儿宁元元代领奖杯。“电影艺术创新奖”足一个非竞赛单元的奖项,由观众、影评人、媒体记者、影院老板等投票选出。
今年5月,张元获得意大利阿尔巴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这一次,张元提前得到了获奖消息,但却因参加第三十届香港国际电影节开幕式又一次与颁奖典礼失之交臂。“香港国际电影节三十周年荣誉大使”刘德华指出,本届电影节所有影片中,他最想看的就是《看上去很美》。
张元故事:“墙内墙外一样香”图片1
4月29日,张元凭借影片《看上去很美》获得第十三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张元得到获奖消息时正在重庆参加《看上去很美》的宣传活动。于是,该片两位主演董博文和宁元元代替张元登台领奖。尽管曾获得过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等一系列国际大奖,但此次获奖,张元依然异常激动:“我的内心非常温暖,因为这是第一次来自自己国家的奖项。”
止张元感到欣慰的足,《看上去很美》打破了当前一些影片“叫好就不叫座”的怪圈,国内外的发行都非常好。国外版权已经卖了20多个国家,而国内上映两个月来许多影院至今还在放映。该片发行方华夏公司的负责人说,这样好的票房,对于这类影片来说是个奇迹。
针对许多观众“看不懂”的评价,张元说:“我不知道他们究竟要看懂什么东西。这部影片写了孩子们的日常生活、成长过程、大人和孩子的冲突,还写了一个孩子的孤独。我希望影片是幽默、愉悦的,孩子的表演是纯真、自然又有活力的。——我认为这部影片还是比较容易解读的。”
今年一月,《看上去很美》在美国圣丹斯电影节举行全球公映首映礼。有趣的是,当张元到达目的地盐湖城的时候,他的行李却还在洛杉矶机场。一整天张元只好穿着一件皮夹克瑟瑟发抖在冰人雪地里。挨冻过后,组委会居然发给每位导演一人一件羽绒服。兴奋之余回到住处,行李却奇迹般地到了。
《看上去很美》(英文译名《小红花》)被安排在当地闹市区的埃及剧院。张元提前半小时到达,发现剧院通道门口等待进场的不同肤色的观众已经排成丁一条长龙。这时,张元才知道,首映礼早已一票难求。放映结束后,很多观众热情和张元握手,说:“你的影片让我们哭,让我们笑,让我们感动。谢谢你!”

没有“小红花”的童年

张元说《看上去很美》希望能唤起大家的童年记忆,但自己的童年记忆却是模糊而零碎。“我不大喜欢讲小时候的事情,因为好多记忆都很模糊。”
1963年,张元出生于江苏连云港。他七岁以前的生活基本在南京、徐州、连云港度过。很小的时候因肾炎住院治疗,同病房的一个肾炎痫友因吃多了激素类药成了胖子,没多久就夭折了。但半年以后张元却痊愈出院,没想到又患了气喘病。自此,气喘病伴随着张元整个少年时代。
那段时间,体弱多病的张元大部分时间躺在床上。每次犯病,父亲就围着张元的床团团转。
小学三年级的体育课,体育老师总要让大家围着操场先跑几圈。每逢此时,张元难受得几乎要死去。1976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全院的孩子都欢天喜地地跑出去看月食。张元只能独自躺在闷热的地震棚里,因为无力起床走出家门。那一刻,他和父母一样,对自己感到深深的失望。
因为体质虚弱,张元不得不长时间休学在家。为了打发那无奈而无助的时光,张元迷上了画画。他先后考过中央美术学院、中央工艺美院等高校。但1985年,张元阴差阳错地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
直到今天,张元对画画依然情有独钟。前一阵子,他曾经跟朋友聊起这么一个话题:如果将来不导电影了,是不是可以去“导画”。
当初报考电影学院时,张元认为,一部电影的主导者应该是摄影师。进入电影学院才知道,一部电影的主导者是导演。从二年级开始,张元开始关注导演艺术。张元说:“大学时喜欢费里尼和戈达尔,最喜欢的还是法斯宾德,他是我的榜样。他是个精力充沛的天才!虽然生命很短暂,去世时才三十七岁,但作品数量惊人,且每部作品都有不同的特色,我经常不能相信《玛利亚·布劳恩的婚姻》和《十三个月亮》是同一个导演拍的,包括他最后的作品《水手奎莱尔》,风格都不尽相同,但每部都精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