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冬日暖阳


□ 陆汉洲

  我的家乡位于长江入海口北端,成陆不久,俗称沙地。沙地的冬季,绝对气温决不比北方低,然而,由于空气湿度大,加上没有暖气,冬季便比北方难熬得多。阴冷的冬日里有一缕融融暖阳,对于我们沙地人来说,弥足珍贵。
  就说今天,别看气温一下子降了七八度,达零下四摄氏度——已经进入沙地的冬季最寒冷时段。但那一个久违了的暖阳,还是刺激了沙地人许多兴奋点。伴随着太阳过日子的沙地人,今天有不少人比往常起得早——出门晨练,外出做生意,抑或吃完了饭上单位加班。在这些人当中,就有我一个。虽然今天是周日。
  不难看出,已经有一周左右时间生活在雨雾阴霾天气里的沙地人,今天在紫薇公园里晨练时跑动的脚步,都轻松了许多。不仅我们脚下的路变得干爽利索了,不再水淋淋、湿漉漉,而且,空气里头满世界跳跃着快乐的因子。肉眼看不见的那一个个小精灵,在冬日的暖阳下和我们一起快乐着。
  昨晚有风,不然眼前的那一湾湖水一定会结冰。清晨,在微风的拂动下,平静的湖面上泛起了一片片带着弧线的文静的水波。那一个暖阳,恍若一张红扑扑、嫩嘟嘟、水汪汪,勾人心魄的女人的粉脸,背衬着密密匝匝的绿树翠竹和青瓦白墙的仿古建筑,挂在那一湾荡着文静的水波的紫薇湖上,成为沙地冬日一道别样的风景。
  让我感动的还有湖畔,用白砂刻意铺展起来的银晃晃的沙滩,在冬日暖阳的爱抚下,闪着晶亮亮的炫目的光点,很美,很动人。路边耐寒的花花草草,无不尽情地展示着各自在这一个季节里的天性和本色。尽管一夜西风,粉色的茶花洒落了一地花瓣,但她那娇艳的花蒂,依然是那样昂首挺立。粉色,不属于这个季节。今天得见一地灿烂的花瓣,实属不易。沙地茶花的杰出表现,无疑是对于冬日暖阳的一种感恩。
  从紫薇公园出来,我走进了摆着地摊的小商品一条街——沙地人熟悉的长兴路。憋了那么多天的生意人,今天的精神头特爽。路两旁划出的白线内,摆满了小商品的摊位一个紧挨着一个,有许多摊主不自觉地把商品摆到了白线外,把本来并不十分宽敞的长兴路挤成了一条细长的“缝儿”,车流、人流,在这条“缝”里头流淌、奔涌。汽车、摩托车、电瓶车的喇叭声,生意人的吆喝声,进城的乡下人和难得一见的城里的亲友同学,在一块儿海阔天空地侃大山的声音,在这条“缝”里头此伏彼起。暖阳下的沙地人脸上,一个个洒满了喜人的阳光。连那些上了岁数的老人皱皱巴巴的脸上,也都绽开了幸福的花儿。
  饭后,沙地人恨不得把冬日里那缕稀罕的暖阳,都搬进屋里,搂入怀中。亲不够,爱不够。我琢磨,今天大伙儿该搬的大概都搬出来了,该晒的几乎都拿出来晒了。小区的草坪上、阳台上,无不被花花绿绿的被褥、毛毯、衣物占领了。草坪、阳台,仿佛成了一个个五彩缤纷的被褥博览大展台。那一些似曾紧紧地包裹着一家一户隐秘的被褥,今天却纷纷无所顾忌地站了出来,一览无余地暴露在冬日的暖阳下。这是冬日暖阳的面子大。这也难怪,那一些被褥,无论是沾着潮湿气味儿,透着的香烟味儿、奶腥味儿,还是裹着新婚夫妇身上的迷人的香水味儿,无一不被冬日的暖阳化解。暖阳的香味儿,一律平等地赐给了冬日里珍爱阳光的人们,不分贵贱,童叟无欺。
  临中午,我从单位里下班回家,在小区入口处一个车库门口,看到了一窝正在纸箱里晒太阳的金黄色的猫儿。哦,这位猫妈妈一下子生了6个儿女。小猫崽们紧紧地依偎在母亲的怀里,有两只正在努力地吸吮着母乳。暖阳下的猫妈妈,一副贵妇人的气质,眯缝着眼,日子过得似乎很滋润。我从猫主人那里知道,这是猫妈妈生的头胎,生了才3天,差一点儿冻死。“今天太阳真好。”猫主人自言自语,也像在对我说。
  是啊,今天的太阳真好。尤其金贵的是午后的太阳。我一改以往中午小睡的习惯,去户外尽情享受午间的阳光。我出了门,在小区东头的邮政局广场上溜达。有几个农民工从邮局里进进出出,然后三三两两地到邮局东侧的墙根下晒太阳。他们有说有笑的,都是一口四川方言。有几个人在全神贯注地点着钱,点了一遍又一遍。点钱,也是在释放一种心情。
  沙地冬日的暖阳,照在这些外来打工的农民工黝黑发亮的脸上,好心情想瞒也瞒不住。什么叫开心,什么叫幸福,答案全在他们脸上写着呢。
分享:
 
摘自:沙地 2007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