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婶娘芳芳


□ 马爱红

  婶娘芳芳是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嫁给了本家二叔。我一直喊她芳芳婶。
  芳芳婶刚嫁到我们村时,是个甜美的新娘,村里那些和二叔同龄的人闹洞房时,我们几个小孩挤在窗台下偷看,烛红灯下,芳芳婶姣颜羞涩,始终抿着嘴微笑着,时不时羞怯地看一眼二叔。时过多年,提起“新娘”二字,我便会联想到芳芳婶,也一直以为“新娘”当是芳芳那样的模样。
  农村的新媳妇过了门十天就下地干活了。芳芳婶个子高挑,人又利索,自是为二叔家挣工分添了个好劳力。于起活来,不言不语,不挑不拣;与婆婆、二叔相处也从未红过脸。那时还是大集体,常有人说三道四、吵嘴闹事的,但全村的人竟没有说过她的不是。因着她的温厚和顺,与人无争,村里人有事多愿让她帮忙,重活脏活也都多半会推给她做,虽然她从不说什么,但她并不愚钝。从她样样活计不甘人后,从她整洁干净的衣着上,我知道她不只温厚,却也是聪慧的,敏感的,自尊的。我想她只是性情内敛,不愿招事罢了。至真的性情,不争的性格给她赢来了好名声,却也正是这样的性情和性格带给她一条无以解脱的坎坷之路。
  这是我在听妈妈说她跳井死了以后,突然感悟到的。
  芳芳婶跳井是因为她疯了,在家人没有看住的时候跳进自家院里的水窖里。那年她已经四十多岁。她还想生个儿子。
  芳芳婶生的第一个是个女孩。初为人母也没能给年轻的她带来一丝喜悦。孩子刚刚蹒跚学步,她像是为了完成使命似的又怀上第二个孩子。只是第二胎生的又是个女孩。见生下的是个女孩,二叔二话不说抱起就送了人,全然没有一丝亲情。芳芳婶也只是默默看了看孩子,任由二叔抱走。不知当时她有没有过骨肉难舍之情,只是以后妻电从未给人提起自己给了人的闺女,也没有想着去看孩子一眼。其实孩子给的人家离我们村并不远。
  农村妇女从不把自个的身体当回事,芳芳婶不久又怀上了。不幸的是这第三胎又是个女孩。孩子憋住了气,若是在医院里救孩子不算是什么难题,可芳芳婶是在家里生产,二叔又不肯去找医生,孩子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看一眼自己来到什么地方,便离开了这个不欢迎她的世界。二叔当时狠心地说:她是来害我们的,我怎会去救她!我不知一个无知的孩子有何害人之心,又为二叔的愚昧而气恨。芳芳婶似乎对自己十月怀胎的骨肉也无动于衷,始终不曾看孩子一眼。
  芳芳婶第四胎如愿生了个男孩。妈妈看望了她后对我说:这下可好了,一个接着一个地生,你芳芳婶的身子大不如从前了,这下总算熬出了头。可命运却似乎并没有放过对芳芳婶的捉弄,孩子在第四天不幸夭折了,这个打击不啻是晴天霹雳。芳芳婶一整天呆呆地抱着孩子死死不放手,没有眼泪,没有言语。后来在妈妈和本家几个亲戚劝说下,才让二叔把孩子抱出去埋了。以后芳芳婶的身体更虚弱了,原来流光溢彩的双眼如同风中烛光茫然散离。她才三十几岁,却再也没有那个年龄妇女应有的活力和精神。一见妈妈就说:我头好痛,好像有人拿针在扎,不知是谁放不过我,我平时没亏待过人呀。妈妈曾无数次劝她早点看病,她也曾去过几次医院,可最终相信的是神,不知多少次虔诚地匍匐在神龛前磕头作揖。我想她可能还是未断生儿子的梦,还在骨子里义无反顾地坚守着她的梦想,她的病根其实一直就在这里,求神看病不如说求神送子。在所谓的神的指点下,芳芳婶连着几个晚上三四点的时候到村头大槐树下烧纸求拜。深夜里的村外寂静黝黑,想着人也会害怕,更何况她还做着求鬼拜神的事,但芳芳婶心里的害怕却无人知晓。只是她的求拜并未使自己如愿以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