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紫色光(十一篇)


□ 鲁西西

追求悲伤

记得我十七八岁的时候,我不追求快乐,只追求悲伤。
如果哪天我悲伤到了极点,我就是快乐的。
为了达到我所追求的悲伤,我一遍一遍地读《红楼梦》,直到把我自己读成了林黛玉,把我说话的声调、走路的样式都读成了林黛玉。
在我读了不知多少遍以后,我就得病了:不停地咳嗽,不断地用林黛玉所用的那种手帕,写一些悲悲惨惨的七律诗。
然后,也学她的样子,将这些手帕放在煤油灯上,烧起来。
这样,我就把我弄进了医院。
住进医院的时候我仍然咳。
我将《红楼梦》里的所有诗歌抄了几大本,即使在医院里,我也一首一首地读,一首一首地背。
后来,《红楼梦》的电视连续剧出来了,我一集一集地看,一首一首地唱《枉凝眉》《葬花》……
那个时候,我很少有真正的快乐。
我发现我不会享受真正的快乐。
因为我身体里根本没有享受快乐的容器。
或许有,但我不知道它在哪儿。
快乐是需要享受、需要维持的,否则它就会悄悄溜走。
我亲眼看见快乐不止一次地来,又不止一次地,在我身旁站了一会儿,就悄悄溜走了。

哭泣

我常常想到婴儿的哭泣,他是那样的无拘无束。
他大张着嘴,伸出略带弯曲的大小腿,赤着的脚伸向空中。
他还伸出他的双手,露出牙齿——如果他有牙齿的话。
他一点也不想掩饰自己哭泣的样子。
所以,他不顾一切地哭,不顾一切地放声哭。
他哭得非常放松,胸脯一起一伏,像是一些运动员在跑步。
他的十个手指,左手和右手,非常协调地,上下左右摆动着。
他的十个手指在空中挥舞。
多少年了,我一直想像婴儿一样,饿了、累了、激动了,甚至悲伤了,能够无拘无束地大哭……
但我发现我的眼睛、我的手、我的脚,全被一个叫“成人”的东西捆绑着……

紫色光

紫色的背景。
我至今仍然记得那从自然界照到我身上的紫色背景上的紫色光。
帽子是紫色的。帽檐上的蝴蝶结亦是紫色。
密密的青藤铺展在我身后,这是我看到的惟一的一块绿色。
一根淡紫色的树枝在我手中。
安宁而下弯的嘴角,清亮的眸子,以及被我惊呆的两三只鸟……
这不是一幅画,而是十七岁的我,二十七岁的我……
当然,到了明年,我就三十七岁。
我希望她仍然是我,没有改变。

大学生

很多时候我都是被周围的大学生吵醒的。
他们有的在石子路上,一群一群地争论着什么;
有的在洗澡间,冲热水澡的时候扯起喉咙唱歌;
有的站在走廊上,用笛子的声音来吸引近处与远处的人。
他们把我吵醒后,我就只好静下来,安静地听他们说话,看他们都说了些什么,或者听他们唱歌;我最喜欢的是,静静地听他们吹笛子。
有一次,我被吵醒后,就坐了起来,起身来到了阳台。
透过阳台的窗户玻璃,我看见,不远的楼顶上亮着十分耀眼的灯。
是一群女生正在灯下的楼顶上跳舞呢。
被她们吵醒后,我就成了一个观众。
成了一个暗地里的观众。
我继续站在我家阳台,欣赏她们。
我觉得她们都很好看,使我醒得没有怨言。

笑声回荡

儿子特别喜欢看书。
他常常捧着一本书,一边看,一边大笑。
有时我正在睡午觉,听见他斜靠在客厅沙发上,一边看,一边大笑——他试着想忍住,但是不能。
有时我从外面回来,发现他在走廊上一边看,一边笑得前仰后合。
有时我在书房里看书,听见儿子的笑声从他的房间发出,迅速穿过他房间狭小的门缝,拐一道弯,再穿过客厅,再拐弯,最后,就从我书房的门缝里挤了进来。
有时他睡着了,我看见他在梦中笑啊笑的……
有时他竟忍不住,笑出了声。

法律

我买了一辆摩托车,骑了一年,两年,到第三年,就被人偷走了。
一天,我和一位好友从校园的西门到南门,再经过南门食堂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我的那辆被偷的摩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