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男儿河


□ 黎 晶



哲学博士蒋公理坐在省委大楼宽大的玻璃窗前,双手托住下巴,眼睛盯住楼外大街上川流不息的各色汽车,嘴角闭了又闭,嘴巴合了又合,怎么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还是笑出了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他一点准备也没有,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这个认死理,钻牛角尖,一根筋的倔驴,居然也能当上个县级领导,虽说女为县是全省最穷的山区县,可是能派到那里任县委副书记也算得上是祖上积德,伯乐慧眼。老爹一辈子的清廉做人,为人师表的学究风范,祖宗三代的修行,坟地里才长出这棵挺拔葱绿的蒿子来。听说这女为县有一条流经全县的河流叫男儿河,女为县,男儿河,很浪漫,这里一定有很多奇异的传说吧。
蒋公理大学毕业后,没有听从老爹的意愿,坚决不干教书匠,三代教育世家到他这辈算是打住了头。蒋公理的学习成绩在全研究生院里拔尖,毕业论文选题论点独特,被省委政策研究室挑中,进了省委机关,圆了他一直想从政的理想。一晃几年过去,省委大院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博士是个出了名的杠头。
有人说他狂妄自大,有人说他才华横溢,有人说他个性张扬,还有人说他是块好钢,只可惜棱角太利,永远看不见自己的后脑勺。蒋公理听罢一笑,照样的我行我素。什么叫过于显露,露出来的就要技压群芳。你倒是不露,扒去你的裤子,只看见白花花的两块屁蛋儿。要不如此,遮丑布一盖,别人还认为他的屁股是一个整块的,难道这就是中国人的哲学?气人有笑人无。蒋公理时时感到父亲为自己起了一个好名,他自豪!
省委组织部青干处长找蒋公理谈话,省委书记在《理论与实践》杂志上看到了蒋公理的大作,《党的领导权力的分配关系——三论民主集中制》御笔亲点到女为县任职。省委书记委托青干处处长临行赠言:一、人不能没有棱角,否则就不是你蒋公理,但棱角是橡皮的,该软软,该硬硬,要把握尺度。二、做事要讲究策略,形式要为内容服务,该屈屈该伸伸。三、是多向工农干部们学习,理论与实践有距离,有时正确的理论不一定就能指导实践,要学会引导。
蒋公理走马上任的当晚,夫妻俩谁也睡不着,丈夫仍旧沉浸在喜悦之中,盘算着将自己的才华如何在那么广阔的天地中释放。而妻子却是放不下夫君的牛脾气,唠唠叨叨地嘱咐了一夜。
女为县委常委会议室里,正中央摆放着一张用山榆木做的长方形的会议桌,漆皮脱落,没有光泽。桌子的裙边上还喷着红漆,隐约可以看到印有女为县革命委员会的字样。
蒋公理坐在桌角边,习惯地用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伸出去的手什么也没有触到,这时他才想起,自己装上了隐形眼镜,一身的农民打扮,脚下还穿了一双圆口布鞋,那是老丈人送给他的,让他少一些知识分子的形象。现在他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静候着县委书记的接见,心里觉得有些冷淡。虽然还没有见到那位农村车老板出身的县委书记,可他已从心里开始佩服女为县领导的文物意识。他又抬起头来,北墙上挂满了锦旗和镜框,这与大山外边的世界隔离得太遥远。蒋公理站了起来,他停在一块发黄的镜框下,那里面居然镶着的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奖状,是奖给女为县“农业学大寨”的。他依次看下去,这是女为县的光荣史,它就像男儿河边上的界碑,记录了流域的政治沿革与历史变迁,说不清是厚重,还是缥缈,幸福还是苦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