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匹马的话语权


□ 越 儿

  越儿本名王英,“70后”人,籍贯重庆,毕业于重庆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做过教师、编辑。曾在《中华散文》《散文·海外版》《美文》《海燕·都市美文》《散文百家》《广西文学》等刊物上发表散文、随笔,作品收入《21世纪年度散文选 2003散文》《大家美文》《西部散文精华》等重要选本,曾获重庆市作家协会、中国散文学会、《散文选刊》等机构颁发的各类散文奖项。2007年被评选为重庆市宣传文化系统“巴渝新秀”青年人才,现为红岩文学杂志社编辑。
  
  马场老板将这单三口之家的生意派给了马夫,马夫理所当然将其下放与了三匹马,一环扣一环的缰绳最终是落在马的头上了。
  年轻的褐马载着一个八岁的孩子开始往回走,才刚刚来到湿草地,就又要离开,不是说过要看拉市海吗,远眺得了,褐马深谙马夫的意图——走马呗。但停留在将要离开的水草地时,头上勒紧的缰绳像紧箍咒一样让它陡然生厌。尺度,马夫拿捏的缰绳尺度刚刚好,让褐马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够不着地上的水草,这也太工于算计了吧——又要马儿跑,却不要马儿吃草。马夫的举动无疑伤害了马的自尊,当然也伤害了他们业已建立起来的感情。想到既有的感情,褐马还是觉得有些话要对马夫说。就说眼前的这类经济游或是豪华游之类的游走吧,它是很有看法的。那算什么,客人多出一些银两,便多给看些景致,风景皆被称量过了。从拉市海经茶马古道,可以到原始森林……拉市海源头……速河古镇,如果银两足够多的话,绕行香格里拉也不无可能。它觉得这中间很有些不厚道,但却无能为力,只是斜着身子向草原纵深里溜去。它不愿意人说起香格里拉,香格里拉在褐马的心里,俨然一位深山修炼者,一位注重清修的高人是不喜热闹的,几千年的宁静淡泊,使其在辽远的意境里不断超度升华。而这些浮光掠影的行走早晚会破坏那里的气场,当铁蹄大举进犯,不知深山还剩下几缕仙气。褐马不停地打着响鼻,显然,它很不感冒这事,但这样的声响很快就被马夫的吆喝声淹没了。
  马夫偶然丢下的缰绳,让那根压迫了多时的马神经解放了出来,像一根琴弦轻轻颤动了几下,既而迅速带动全身,它有些把持不住,就要有电闪雷鸣了。那是草原上的马面向拉市海这面神奇古银镜展示的一种独特舞姿,它们似乎想要通过那带着浓厚祭祀意义的神秘舞蹈,开启拉市海,这扇连接过去与未来的神奇之门,进入一个自由、自在的国度。这种想法大大鼓励了它,由此它彻底忘记了马夫往日的谆谆教诲。年轻的褐马不管不顾地奔跑起来,向着丰美的草地,向着宽广的湖水。它愈跑愈急迫,愈急迫就愈是恼怒,愈是厌恶自己:在通往那些远古景致的路上,作为一匹有理想有追求的马都成什么样子了。优秀的种族基因给了它们吃苦耐劳的强健体格,也给了它们无比忠诚的高贵品质。先辈的事迹一直在江湖中流传:冒死将昏死的主人从敌战场里救出的战马,出生入死,赤胆忠心;浑身捆满炸弹只身冲往凶险峡谷的烈马,赴汤蹈火,视死如归……那是一部马的史诗,荡气回肠啊。如今,它们是无法与之相提并论了,毕竟时代不同了。但无论怎样繁重的负荷,马们从未拒绝,那是马的本分。但如果是屈辱呢——它们已经沦落成马场老板赚钱的工具了,甚至还有了玩偶的味道,那么,马的内心便有万马齐喑不可名状的悲苦了。不在沉默中灭亡,即在沉默中爆发。那些人说得多好啊,设身处地,褐马痛苦地举起前蹄,向着拉市海凌空飞跃起来,那纵身的一跳似乎就要够着古银镜里的另一个自己和曾经的好时光了。就这样舞之蹈之,它突然剧烈地摆动起长长的脖颈 ,向左向右奔突,像是要极力摆脱非马的一生 。褐马的马鬃高高地扬起,像凛凛的寒风,马背上那个穿红衣的小女孩顿时惊恐万状,早已抓不住缰,更莫说一匹狂野的褐马的思路。在褐马竭力摆脱掉它的屈辱感之前,它首先是坚决地摆脱掉身上的小孩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