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眼睛牙祭


□ 刘宏伟

  危小宝在匝道边欲冲还停地尝试了几次,终究还是眼睁睁地看着一辆带着好几个空座位的999路公交车,从不远处晃晃悠悠地开走了。每天上下班将近四个小时的车程,站着是件很恼火的事情。回到家,硬邦邦的两条大腿可以直接拿去当电线杆子使了。

  他伸手顺了顺夹在裤腰里的衬衣,原地转了一圈后,使劲地朝上提了提,懊恼地瞟了一眼对面高楼上那巨幅广告牌。上面的女明星甚是妖冶,眼神里流露出“淫淫脏水”,这是白鸽时常用来骂看着不顺眼的同性的惯用词儿,嘴里子弹般射出一个字——“操”!白鸽带着无限鄙夷的眼神倏然钻进他的脑海,她总是嫌他这个提裤子的动作太下作,说只有大山里的农民和成天流着哈喇子的脑残智障,才习惯性地做这动作。

  难不成你乐意看男人当众掉裤子?你有偷窥癖吧?那些跳踢踏舞的成天都提着裤子,也没见人嫌他们不雅观。

  去你的。你才有偷窥癖呢,你们全家都有偷窥癖。你就不能轻点儿吗?提个裤子,用得着那么夸张吗?比生孩子的排场还大。色鬼!再看,就得到地上捡眼珠子了。

  我色?难道你让我闭着眼走路吗?食色性也。有好风景为啥不能一饱眼福呢?不对,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打眼睛牙祭。

  一饱眼福?打眼睛牙祭?还不都一样,死盯着看。淫贱!好色!

  当然不一样,一饱眼福,是解决温饱后的多余占有,属于多吃多占型;打眼睛牙祭,是长期视觉饥渴后获得美的满足,顶多算解决温饱问题,且有一顿无一顿的,差别大了。

  见过好色的,好色好得一套一套的,你算是个绝种。眼不见,心不乱,知道不?世界就是被你们这样的好色男人看乱了的。人看人只看一眼,畜生看人才不转眼呢。以后不准你看我,你的眼睛太脏了,有毒!

  两人每次打嘴仗,白鸽从来不肯吃亏。道理讲不过了,就在气场上压过危小宝。很多时候,看着白鸽一副急赤白脸的样子,他真想狠狠地抽她几个大嘴巴。抽得她嘴角流血、眼冒金花、披头散发,每次想到这里,危小宝都会忍不住偷偷地乐出声来,就会把因打眼睛牙祭引起的不快冲得了无踪迹。想归想,打女人这样的事情,是他无论如何也干不出来的,属于彻底的软蛋行为。

  只要看见999路公交车,危小宝就会想起白鸽,他们的第一次牵手,就是在这趟公交车上,他借着蹩脚司机乱点刹车的机会,不但牵了她的手,还借机把她搂进了怀里。想起白鸽,就想起了今天老盛介绍的那位女孩儿,除了家境贫寒、模样没有白鸽好看外,看上去挺温顺贤淑的,而且还是他喜欢的双眼皮。她会不会像白鸽一样,管得自己连打个眼睛牙祭的自由都没有?

  这个世界上,真有不打眼睛牙祭的男人?反正危小宝不信,他最好的哥们儿、在大学教人类学的“包谷猪”同样不信,“除非丫装逼,或是个瞎子。不打眼睛牙祭的,还算是男人吗?漂亮女人要是没人看,不是跟把凤凰关进猪圈差不多了?白瞎了一道好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