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最后的敬礼


□ 石钟山

此小说是《激情燃烧的岁月》的续篇:父亲离休了,但是整个身心都是陷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里,无论是已经牺牲了的,还是现在还活着的战友,都让他牵肠挂肚,他常常睡到半夜,突然翻身坐起,喊出某个战友的名字。这时,他的警卫员小伍子再一次走进了他的生命,于是,已经离休了的父亲又被激活了。父亲的儿子终于理解了父亲,决定给父亲写一部大书。



那天晚上,父亲做了个梦,又梦见了小德子。小德子还是当年那身装束,腰里揣着两枚手榴弹,手里提着枪,背上背着那把鬼头大刀,刀把上的红绸子还是那么鲜艳,在风中一飘一飘的。小德子站在父亲的面前,满腹伤心地说:营长,你咋没吹号呢?
小德子这么问父亲,在梦里小德子已经无数次这么问过父亲了。结果父亲就醒了。醒来后的父亲便再也睡不着了。他披衣坐了起来,伍子还在睡,父亲就说:伍子。伍子就醒了。伍子似乎又回到了当年,一骨碌爬起来,很快地摸到衣服,然后问:咋地了,首长?
伍子已经来到家里一个多月了,伍子现在已经是一身轻松了。他早就退了,一双儿女,一个去了日本,一个去了英国。老伴又在两年前去了。悲伤后的伍子又无牵无挂了,他来投奔父亲。父亲何尝不想自己的警卫员小伍子呢。有时做梦,他都在喊小伍子的名字。
父亲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阵子老是爱回忆过去,过去所有点点滴滴细节,记得还是那么清楚,别说大的战役了。过去的事情,仿佛就是昨天发生过的一样,父亲在思念小伍子的时候,仿佛小伍子早就知道父亲在思念他。于是在一个月前的傍晚时分,小伍子一耸一耸地出现在父亲的视线里。那时,父亲站在自家的阳台上,望着夕阳,正在回忆一次行军。那时也是夕阳西下,队伍走在长城脚下,他们要和国民党的队伍打一场阻击战。大战前的一切都很安静,队伍中只有匆匆的脚步声,还有马嘶的声音以及蜿蜒的队伍。就在这时,小伍子走进了父亲的视线,父亲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揉了揉眼睛,待确信,那人真是小伍子时,父亲急三火四地从楼上走了下来,他来到楼下时,伍子已经站到了院门前。
父亲说:哈哈,伍子,是你嘛。
伍子没有说话,抬起手先给父亲敬了个礼。
伍子在那一瞬间,眼里已经噙满了泪。
伍子说:首长,是我。
父亲说:哈哈,你咋知道我这些日子正在想你。
说完,父亲把伍子抱在了怀里。
伍子的眼泪流下了两三滴,伍子在心里说:首长,我也想你呀。
父亲说:伍子,这次你不走了吧?
伍子自从转业后,曾经来过家里几次,每次,伍子呆上三天两天就走了。那时伍子很忙,他在老家一个地区里当着专员,他是借出差的机会来看一看父亲。那时父亲每次都说:伍子,你啥时候能不走哇?
伍子就说:等退休吧,我一退休就不走了。后来伍子终于退休了,孩子们也一个跟着一个飞走了。最后老伴也去了,这回伍子真的来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