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镇百姓(短篇小说)


□ 蒋晓灵

  午后的镇街有些清静.白喇喇的太阳走到了西巷口,懒洋洋地看着几个男女坐在古槐树下搓麻将。几双黑的白的黄的胖瘦膀子交错和牌,像啄食的鸡脖子,一伸一缩地拈个不停。拈了一番后,又噼里啪啦地投入紧张激烈的战斗中。不时有人打错牌冒出一句粗话,也有人和了名堂乐得拍掌大笑。“呀儿哪,我把‘鬼儿’都打丢了。”一个操外地口音的瘦女人说。牌友们幸灾乐祸地哄笑。隔了几间屋睡在凉板上午眠的木匠罗矮子翻了几个身,他听见他婆娘的外地口音分外刺耳。。他妈的,憨婆娘!究竟要输多少钱?“五短身材的罗矮子光着膀子骂出了门,熊暴暴地立在他婆娘面前,他的婆娘“黑眼儿”,一个上下眼睑都文上又粗又黑眼线的女人。“黑眼儿”这绰号就是罗矮子自己给婆娘取的.可能当初就是看着这女人眼睛大,又楚楚可怜,老光棍罗矮子才像捡了金元宝一样将女人带回家。

  “买烟!”

  “黑眼儿”正在兴头上,手里捏着牌不肯起身。罗矮子“啪”地抽出插在黑短裤背后的篾扇儿,准备朝婆娘头上打去。”黑眼儿”的双肩不禁哆嗦起来。众人吓了一大跳,以为罗矮子亮的是菜刀,原本舒张快活的心脏全都紧缩成一团。“黑眼儿”的眼泪一下就含满了眼眶,她边揩泪边骂:“等老子的儿——”她有意加重拖长了这个”儿”字,以显示她绝望中的依靠——“长大来收拾你!”每当两口子吵架的时候,“黑眼儿”就会拿她的儿来威胁罗矮子。据说“黑眼儿”跟前夫生的儿都十六七岁了.看她如此弱小,还以为是无依无靠的人。罗矮子才不管她,他吃准了这女人的脾气,从内到外都是怯懦!果然,不情不愿的”黑眼儿”还是骂骂咧咧地将烟买来了。

  罗矮子自觉在众人前挣足了面子。他歪歪地叼着婆娘买来的三元钱一包的劣质纸烟,得意地晃着跷起来的毛脚杆儿。“黑眼儿”没有事,大概也没有午眠的习惯,她坐在门口,拿出一副很旧的塑料耳环戴上,对着镜端详一番,然后就是眼神无光地长久发愣。偶尔能在短暂的寂静里听见墙上挂钟的嘀嗒声。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下午四点半。

  一把笤帚轻轻地扫到她面前。她的眼皮抬了一下,看到拿笤帚的人是阮二的独生女儿红红。

  “你放学了?”

  “放学了。”这条街的清洁是低保户阮二承包下来的。每月清洁费1 20元。街道的妇女主任是阮二那个生产队嫁出来的,非常同情阮二。阮二常穿着那件补巴的蓝中山装.背着一个空背篼,牵了头发稀少个子瘦小的女儿红红,埋头在镇上无声地走着。妇女主任每每站在街沿上对人说:“你看嘛.这号人老实得没有办法,不会一门手艺,又不会做生意,找点盐巴钱都困难。”一旁的妇女就附和:“是呀,当爹又当妈,着实不容易。”

  在场若有老太婆的,便长声述说老皇历:“记得他婆娘死那天,娃儿还没满月!二指宽一张脸儿,装在一个提篮头……阮二跪在坟堆面前哭得那个伤心……“后来,阮二就在妇女主任的推荐下,承包学校门口一条街的清洁。爷儿俩,一个大人拿着笤帚扫,一个小人没得玩法儿,就踢着瓶瓶瓦块儿当游戏。眼见垃圾扫成堆了,女儿就拿着铁铲儿飞快地跑过去,父亲则把垃圾车咕噜咕噜地推过来,合作得齐心协力。这种时候,人们对阮二没得说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